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09章 挑三捡四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彩云享受美食的好心情也因为崔氏的到来而破坏了个干净,捏紧了筷子一脸愤怒,看得简又又十分担心陆彩云的大力会不会把她的筷子给掐断了。

     “彩云,你轻着点,我就最后两双筷子了。”

     陆彩云见简又又那一脸心疼又担忧的模样,被她给气笑了,伸手戳了她的脑门一下:“你能不能注意一下重点?”

     “重点是你再用点力,这筷子就断啦……可别指望我把自己的筷子让给你,你到时候就用手抓着吃吧。”

     简又又自然明白陆彩云为她打抱不平的心,若是光生气就能让崔氏有自知知明,那她非常愿气个三天三夜,可摆明崔氏的脸皮之后连长城都甘罢下风,她要再看不开,那以后的日子可咋过。

     陆彩云没好气的嗔她一眼,然后继续扭头吃了起来,又又的处境令人堪忧,可她的心态却出奇的好,微垂的秀眸闪过一丝疑虑,昨天救出又又还没有发现,今日一瞧,眼前的又又跟以往的差别好大,若不是顶着一模一样的脸,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被人给调包了,只是想想青楼之地,谁没事会把又又给调包了。

     咬了一口面疙瘩,陆彩云在心里想,又又的转变,定是因为自己的亲娘跟大嫂合谋将她给卖入青楼,悲愤过度后所以不再软弱。

     如果又又的性格以后一直都是这样,那就太好不过了,否则指不定哪天又要被自己的亲娘给卖了呢。

     而另一边,属于简家的厨房里,崔氏,简洁,简单跟张巧蓉围在一张方桌,吃着崔氏从简又又那里夺来的野菜面疙瘩汤,因为简又又做的是她跟陆彩云吃的,所以哪怕做多了些,也不够崔氏这么多人一人分一大碗。

     整张方桌上,唯有简单的碗是大碗,其他人都是一小碗。

     简洁看着面前的一小碗疙瘩汤,眉头轻轻一皱,拿筷子挑了一筷子野菜,嫌弃的道:“娘,这是野草啊,咱家又不是穷的没菜了,你怎么拿草来吃啊,太恶心了,我不要吃。”说着,拿碗往前边一推。

     “有的吃就吃吧,别挑三捡四的了。”崔氏头也不抬的说。

     张巧蓉刚吃了两口,虽然心里直叹味道真好,脸上却不表现出来,要她承认简又又做的东西好吃,还是野草煮出来的,说出来都丢人,见简洁一副“这玩意我不吃”的模样,忙道:“小妹,这好歹也是面疙瘩汤,浪费了怪可惜的,你若不吃,给我吃吧。”

     简洁鄙夷的睨了张巧蓉一眼,又将碗给端了回来:“你做梦,我就是喂猪也不会给你。”

     话落,她站起身,一副要去喂猪的模样,张巧蓉脸色变了变,不再说话。

     简洁正欲转身,忽闻简单的惊呼声响起:“小妹,这面疙瘩汤可好吃了,你快偿偿,我还从未喝过这么好吃的疙瘩汤,还有这野草也鲜美的很。”

     一边说着,他又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口野菜,吃的眼睛都眯在了一块。

     简单长的很俊秀,浓眉,丹凤眼,白净的面容,头上戴了一顶书生帽,整个人都散发着儒雅的气息,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只是显得有些瘦弱,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但也不防碍他往大街上一站,惹来不少姑娘多看两眼,若非家里太穷,条件好些的姑娘不愿意嫁来受苦,云岭村的人都了解简单的性格,懦弱无能,上有个狠的老娘,自己只会读书又不管事,谁知道这秀才是不是最后的功名,万一一辈子都是个秀才,那也没多大用,家里条件又不好,所以同村的人大多不愿意把自家闺女嫁入简家。

     否则也轮不到张巧蓉来占这个便宜。

     简洁瞪简单一眼:“书呆子,简又又就是放个屁你也会觉得是香的。”

     同样是妹妹,这简单确对简又又比对她还要好,凭啥那死丫头能得到大哥的看重?这一点让简洁嫉妒不已。

     简洁的话音刚落,手背上就被崔氏拿筷子敲了一下:“作死啊你,怎么跟你大哥说话呢,把碗给我放下,你要不吃,今天都别吃饭了。”

     崔氏一小碗的面疙瘩汤已经吃完了,心里也是万分惊叹简又又的手艺,懊悔怎么没早些发现,也好多端一些过来。

     简洁气呼呼的重新坐下,摸着微疼的手背暗恼,对简又又更气了,这都怪那死丫头,却也不敢跟崔氏叫板,大哥是儿子,又是家里的顶梁柱,简洁自认再闹下去娘可不会对她手软,爹娘虽然疼她,可跟大哥还是差远了的。

     想到一天都没饭吃,简洁只能咬着牙,端起眼前的碗,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只一口,简洁的乌黑的眸倏地一眯,心头越加的不舒服,这死丫头的厨艺何时变这么好,连个野草煮出来的东西都这么好吃。

     简洁跟张巧蓉吵嘴,崔氏可不会去管,但这么没礼貌的对自己大哥,还是她的宝贝儿子,崔氏可不会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不顾了。

     张巧蓉呼哧呼哧几口就喝完了碗里的面疙瘩汤,眼珠子瞄向了灶上的大盆,想了想,站起身来。

     只是她刚一站,崔氏冰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作啥子?那是给你爹留的,你个没良心的,是想饿死你爹不成?”

     “娘,盆里还有不少呢。”张巧蓉不死心的道。

     崔氏瞪她一眼:“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爹起早贪黑忙个不停,你好吃懒做不说还想多吃,再啰嗦你中午也别吃了。”

     张巧蓉呶了呶嘴,不甘不愿扔下碗就出了厨房。

     身后的崔氏还在骂骂咧咧:“个黑心货,当初怎么就看上她娶她进门了呢,光吃饭不干活,还得我这个老婆子操心,我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得了这么个懒货媳妇。”

     “娘,巧蓉其实也挺勤快的。”简单弱弱的替张巧蓉辩解道。

     在他看来,不管他对张巧容有没有感情,既然嫁他为妻,他做丈夫的就该爱护她,哪怕张巧蓉的品行实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勤快?她哪里勤快了?”崔氏一见儿子替张巧蓉说话,气的声音都拔尖了起来:“你看看别人家的媳妇,哪个不是干活的好手,你看看她,下田她不会,做饭又难吃,喂个猪还能让猪给跑了……”

     崔氏越说越来劲,直将张巧蓉数落的一文不值。

     简洁在一旁忙不跌的点头:“就是就是,大嫂就是懒,也不会赚钱。”别人家的嫂子都会做绣活赚钱呢,还会孝敬婆婆跟小姑子,她家嫂子真的啥都不会,害她连私房钱都存不上,也买不了喜欢的小玩意。

     崔氏数落一句,简单的头就缩一下,如果有个龟壳,他都要把头缩进壳里去了,显然崔氏说话难听,却也是句句在理的,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忽然抬起头看向崔氏:“娘,又又煮的东西这么好吃,不如以后让她来厨房做饭吧。”

     简单是想着,如果简又又来给他们做饭,那他们吃什么,又又也吃什么,不必再一顿饥,一顿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