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13章 不起哄要死啊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洗完衣服回家,还没到家门口呢,远远的就听到崔氏的谩骂声。

     “天杀的臭丫头,一天到晚的就给我惹事,这回竟敢将王爱玲给推下河,她是嫌咱们命长是不是,早知道是这么个扫把星,惹祸精,当初我就该一把掐死她才对,省得如今竟做这下作的事情,唉哟唉哟,真是气死我了,死丫头洗个衣服怎么还不回来,就知道偷懒耍滑,正事不干,龌龊心思倒不少,我怎么这么命苦生了这么个害人精的东西……”

     “娘,王爱玲的脾气咱村里谁不知道,你不能光听王家婶子一面之词。”这轻如蚊呐却还努力替简又又辩解的,是简单。

     虽然少了那么些阳刚之气,但在这凉薄的简家,这弱弱的声音听来也算是唯一的暖意了。

     简又又一边听着崔氏的怒骂,一边悠哉悠哉的抱着木盆进家门。

     “娘,死丫头回来了。”简洁眼尖的看到了进门的简又又,腾一下子站了起来,对崔氏说道。

     崔氏一听简洁的话,立即回头,二话不说拿起手里的棍子就向简又又招呼而来,简又又面上一惊,忙闪到一边,让崔氏扑了个空:“孽障,你还敢躲?”

     “娘要打我,也得给个理由,是我衣服没洗完,还是把衣服洗坏了。”简又又站在一旁,脸上的表情阴森寒冷,看得人心里忍不住发怵。

     她从简单的话里也听出来了,王爱玲她娘,王赵氏在她回来之前上门闹过了,记忆里,王赵氏是个泼辣的主,这么多年就生了王爱玲一个女儿,哪怕是个闺女,但因是唯一的孩子,所以跟丈夫疼的跟个宝贝似的,今天王爱玲在简又又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王赵氏怎可能善罢甘休,在王赵氏的字典里,就算王爱玲嚣张,她简又又也只能乖乖承受着。

     眼下女儿受了委屈落了水,王赵氏这还不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到简又又的身上,所以上门将崔氏骂了个狗血淋头。

     崔氏虽不是善茬,但到底不敢跟王赵氏来硬的,要知道对方可是村长的亲戚,得罪了可没一点好处。

     在王赵氏那里受了气,崔氏又一股脑的怪到了简又又的身上,不打一顿,这心里怎么能痛快。

     可今天的简又又居然学会躲了?!

     “你还有脸说,我让你去洗衣服,你却给我去害人,那王爱玲也是你能惹的?”崔氏一想到王赵氏在她家撒泼指责,心口就气得一阵一阵的疼。

     一个小小的村长,在县里跟城里算不得什么,可在云岭村就是个官,那王爱玲虽不是村长的女儿,但却是村长的亲侄女,简又又竟然也敢惹。

     惹就惹吧,你让人打一顿消消气也就没了,居然把人给推下河,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这次只是王赵氏来,要是村长来呢?他们家还要不要在云岭村立足了。

     简洁也是一脸斥责的瞪着简又又:“娘,她就是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今天推王爱玲,不知道明天是不是就要去害村长的女儿了。”

     “给我闭嘴。”简又又不耐烦的对简洁大吼一声,脸上的鞭痕随着她的冷然而看起来有些可怕:“上蹿下跳你最有本事,不起哄你要死啊。”

     简洁被她这副骇然的模样吓了一跳,好半晌才回神,顿时尖叫着不断的跳脚:“娘,简又又欺负我,她咒我死啊,娘啊,我不活了哇。”

     这一哭二闹三上吊,头两样简洁是运用的炉火纯青,崔氏一听,立即虎着脸举着棍子又以要打来:“黑心肝烂肚肺的死丫头,竟敢咒你妹妹死,你活着也是祸害,看我不打死你。”

     面对这一家的极品,简又又真心无语了,论讲理,她们能跟你蛮不讲理,这讲不了道理的时候,还得上拳头,自然,简又又可不敢对崔氏上拳头,怎么说都是原身的娘,在这个孝道大于天的古代,动手打父母可是要浸猪笼的,为崔氏陪上一条命,傻子才干。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你凶,我比你更凶。

     简又又躲过崔氏手里的木棍,呯的一下将手里的木盆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巨大的声音溅起满院的泥土,连鸡舍里的鸡都吓的咯咯直叫,院子里的崔氏,简洁跟简单三人,都因这一响而震的呆若木鸡。

     “娘——”简又又拔高了声音大唤一声,那声音大的让简单吓的缩了缩脑袋,忐忑的看着简又又,崔氏亦是一怔,不知是不是简又又的气势太强,反正崔氏这会脸色虽然不好,却也没有吵闹,简又又这才道:“王家婶子说什么,娘便信什么,若真是我害王爱玲,为什么是王家婶子一个人来,以王爱玲跟王家婶子的性格,这件事会不惊动村长来个三堂会审或者叫人把我五花大绑送官法办,为什么村长不露面,就是因为是王爱玲没有打到我反而自己失足掉到河里,怪不到我头上,这件事不少人都可以作证。”

     崔氏乌黑的眼珠子微微一动,方才想明白简又又的话,一张脸更是乌漆抹黑,敢情自己是白白让王赵氏骂了一顿。

     若是换了别人,崔氏早就冲上门找对方算账了,可换了王赵氏,崔氏就算是白挨了骂,也得受着。

     这算来算去,祸源还不就是简又又。

     简又又看崔氏那眼神,立即就明白她心中所想,顿时无语的猛翻了个白眼,果然,跟这家人讲道理什么的,都是浮云。

     “娘……又……又又是无辜的。”简单见机忙不跌的替简又又求情。

     简洁这时开口道:“大哥,你一心向着简又又,她可曾向着咱们这个家,你刚没听她说吗?王爱玲要打她,她自己若没若王爱玲,王爱玲作啥要打她。”

     很好,这简洁还真是让她刮目相看啊。

     简又又索性往旁边的柱子上一靠,双手环胸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睨着崔氏跟简洁,直将两人笑的心里发毛:“既然小妹字字句句要娘打死我,那娘便打吧,反正我是娘生的,娘打死了我弄出一条人命,最多县老爷罚娘挨个几十大板,可往后心里舒坦了,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