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23章 母女两的算计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回屋的脚又缩了回来,简又又抱着满满一大盆的衣服走了出去,身后依旧传来崔氏不满的叫骂声,还有简洁扇风点火的谩骂。

     简又又的胸口,蓦地传来一阵悲凉的感觉,她抬起手,覆在了心上,暗暗一叹,这感觉,绝不是来自于她自己的,而是属于原身,被亲娘跟亲妹妹如此厌恶,怎能不是一种悲哀。

     对原身来说,死了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否则这会就算是被救了出来,也会被再送回青楼,面临千人骑,万人枕的命运。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崔氏不想着将原身送回青楼,这样被奴役的日子又好过多少?谁又能保证崔氏最后不会再卖女儿?

     简又又挥去心头的不适,在心中说道:你傻乎乎的任他们凌虐,她可不会,暂时的忍让,只为以后的独立出去。

     跟简家人生活在一起,她可没有出头之日。

     在这个以孝为天的时代,可不能说离家就离家,现在没有法子,可不代表一直没有办法,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摊上这么个爹娘嫂子小妹,她只能无语问青天,谁让她命不好,穿越在了简又又的身上。

     “娘,姐姐今年十五了,到了该找婆家的年纪了。”简家,简洁依偎在崔氏的身旁,笑的清纯可人,那一声姐姐从她嘴里冒出来,若简又又听见了,必要浑身直冒冷汗,谁都听的出这里面的阴谋。

     崔氏一时没明白为何简洁突这么关系简又又了,颇为不满的嗔了她一眼:“你姐姐气都气死我了,我还想着替她找婆家?”

     她恨不得虐待死简又又,方解她心头之气。

     简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不过却不敢让崔氏看见,心中冷哼,面上却笑的更加的迷人:“娘,既然姐姐这么气您,您还把她留在家里呀?这不是让自己更加不痛快吗?再说若把她留成了老姑娘,可是嫁不出去了,到时候还不是吃娘的,喝娘的,用娘的。”

     这么一说,崔氏眼中一亮,瞬间回过神来了。

     可不是,简又又今年已到了找婆家的年纪,之前想着将她卖去青楼得些银子,也好将这个让她一直生厌的臭丫头送的远远的再不相见,可谁知她跑了回来,还将他们想再将她送回去的念头给绝了,回来后的一字一句更是气得她头顶生烟。

     一想到简又又还要继续留在这个家里吃她的喝她的用她的还要气她,崔氏额头的青筋就隐隐暴突着。

     洁儿说的对,把她嫁出去才能眼不见为净,还能得一笔聘礼。

     “娘明个儿就去找张媒婆说这事,让她帮忙留意着其他村有哪家儿子要说亲。”崔氏说道。

     简洁拉着崔氏的手,继续说:“娘,咱家养育姐姐十五年,也该到了姐姐报达爹娘养育之恩的时候了,若嫁个贫穷男子,也是叫姐姐受罪,给娘的聘礼也不会多,所以娘可要替姐姐找个好人家才是。”

     她着重于好人家三个字,听着崔氏连连点头。

     “没错没错,怎么说也得家中富庶,以后咱们走出去也有脸面。”说这话的时候,崔氏想的可不是简又又过的好,而是聘礼到时候能多收一些。

     想完,崔氏立即苦着脸,叹了口气:“可是好好的人家咋会想要娶你姐?”

     条件好的完全可以娶个更好的媳妇,也不知能不能看上简又又。

     简洁这时对崔氏那颗榆木脑袋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笨娘,她都说这么透了,还不明白。

     压下心中的不耐,简洁乖巧的说道:“娘,听说白河村村长家的儿子,今年都二十五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姑娘,娘不妨让张媒婆去试试,白河村可比咱们村还有富裕,那村长家更是有钱,姐姐嫁过去这是享福了。”

     崔氏一愣,正想说这么美的事情凭什么让简又又去,然而刚一开口,便猛然想到了什么,一双倒三角的眼中瞬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哎哟,娘的好女儿,你可真是聪明,我咋就没想到呢。”崔氏捧着简洁的小脸,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出来了,这会满心想着白村长家会给多少聘礼。

     简洁看着崔氏乐不可支的模样,心里微微生寒,她虽然受娘的疼爱,但到底也只是个女儿,自己的娘什么德行,她最清楚,否则她今天也不会怂恿成功,谁知道再过两年等她到了嫁人的年纪,她的娘又会不会打她的主意?

     不行,她可不能步简又又的后尘。

     崔氏想着明天去请张媒婆说媒,忙进了屋翻箱倒柜找件干净成色较新的衣服,好在明日穿上,又拿了些钱让简单进城去买些糕点明天给张媒婆带去。

     花这些钱的时候,崔氏不停的自我催眠,她这是花小钱,得大钱,只要让媒婆舒心了,在这件婚事上上个心,只要成了,几十两银子的聘礼那是不在话下的。

     崔氏将钱交给简单的时候,叮嘱道:“单儿,你去县城买些糕点回来,不用太好的,可也不能太差,这是给你张媒婆婶子送去的,太差了人家也看不上。”

     “娘,为啥给张媒婆婶子送糕点。”简单睁着一双纯净的黑眸,不解的问。

     崔氏面对儿子时,向来都是笑眯眯的,见儿子问,当下便道:“还不是给你妹妹说媒。”

     “是又又吗?”

     “不是她还能有谁,洁儿可才十二岁,又又今年都满十五了,到了该找婆家的时候,当初是娘不对,不该把她卖去青楼,这不她好好的回来了,婚事也不能再拖,一拖就成老姑娘了。”

     当初简又又被卖去青楼,是瞒着简单的,可后来简又又跑了回来,在院子里的争吵又让简单知道了这件事情,简单向来护简又又,崔氏为了不让简单怀疑,便低头一副知错的模样。

     果然,简单见崔氏这一脸的内疚,忙安抚道:“娘,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二妹是个好女孩,娘定要好好给她挑个好人家。”

     “娘知道,娘也盼她能进个好人家,过少奶奶的生活。”崔氏假意的抹了抹眼泪,动情的说道。

     简单不疑有他,清俊有脸上浮现一丝温暖的笑意,打心里替简又又高兴。

     “那娘,我先去了。”

     “路上小心,对了,这事先不跟又又讲,等事成了之后再给她个惊喜。”崔氏叮嘱道,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想到简又又那一双漆黑如墨的黑眸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时,心里头总忍不住打突。

     谁知道简又又若知晓了这事,又要整出什么妖娥子。

     自从跑回来后,崔氏觉得简又又渐渐的不受自己的掌控了。

     简单连连点头,换了身衣服便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