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29章 黑心媒婆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我冲她撒气吗?现在是那死丫头气我。”崔氏啪一筷子打在桌子上,跳起来就骂:“我养她还不如养只狗呢,至少还懂得报恩,最后还能宰来吃,可你看看她呢,居然把我这个当娘的赶出来,她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个畜牲。”

     简富贵听崔氏骂的难听,表情有些讪讪,却也没有接着她的话,只默默的吃着饭。

     “娘,为那种没良心的丫头气坏了自己多划不来。”张巧蓉放下碗筷,起身轻抚着崔氏的后背,劝慰道。

     崔氏声音这么大,简又又不可能听不见,她若跟着落井下石,在简又又那里吃饭的简单听见了可就心里不舒服了。

     简单端着碗,脸色惨白,他担忧的看着简又又:“又又,你看……”

     陆彩云抬头看了一眼简单,眉宇间掩饰不住的愤慨之色:“看什么看,没听见你娘怎么骂又又吗?想给她送吃的,没门。”又又不过是今天没给她送吃的就这副嘴脸,怎么不想想过去的十年她可有给又又送过一粒米?

     陆彩云觉得这些菜就是喂猪,也不想便宜了崔氏。

     外面的谩骂声还在继续,简又又看了简单咬唇为难的神情,起身将锅里还剩的小半截鱼尾盛了起来:“大哥,你送过去吧。”

     “诶,好,娘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简单笑着接过碗,端着往屋外走去。

     陆彩云看了不乐意了:“又又,你干啥这样好心,她都那样骂你了。”

     “谁让她是我娘呢,如果不孝敬她,她能不带喘气的骂一整晚,影响咱们吃饭的心情,何况,我也不想大哥为难。”是她想太简单了,以为将崔氏赶出去就解气了,却忘了这个时代对礼仪仁孝的重视,崔氏将她赶到破屋是她的事,村里人说句她狠心却也不会当回事,毕竟没有将她赶出简家大门,而且也好好的活到了十五岁,可若是崔氏出去把今晚她的做为添油加醋宣扬一翻,那她明天就能成为人尽可夫的人。

     她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是否有多好听,可不想在这个村不能立足。

     厌烦的皱了皱眉,简又又挥去心头的不悦:“就当喂狗了。”

     “噗……”

     陆彩云本气崔氏的过份的做法,听到简又又这话,一个没忍住喷笑出来,心头的郁气也散了。

     对,就当喂狗了。

     崔氏可以对又又不好,谁也不会说句不是,因为她是娘,可又又不行,若是对自个的娘不好,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戳死的。

     一个姑娘家若连名声都没有了,那还如何活?

     简单将鱼送了过去,简又又只隐隐听到崔氏嘀咕的声音,却听不到说什么,之后便再没有一句骂。

     吃完饭,简单回屋了,陆彩云留下来替简又又洗碗刷锅。

     忙完,两人出了门,崔氏站在院子里阴恻恻的看着简又又离开,那眼里的恨毒,几乎能将简又又给埋了。

     以前怎么就没觉得这臭丫头这么可恨呢,真是一天也不想再见到她了,然而想到晚上那碗红烧鱼,崔氏下意识的舔了舔唇,味道真是让她欲罢不能,在她嫁人之前她定要学会这道菜,以后想吃肉了也能去河里抓鱼回来解解谗。

     陆彩云回家拿了鱼竿等东西,便跟简又又一道去了河边。

     张虎早早的就在这里等着两人,见到两人,忙迎了过来:“你们可算来了。”

     “你急什么?”陆彩云翻了个白眼,斥道。

     张虎咧着白亮亮的牙齿,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一点也不恼陆彩云对他的态度:“这不是没钓过鱼,稀奇的么。”

     下午的时候,陆彩云又多做了一根钓竿,分了一根给张虎,三人就这么并排在河边找块石头坐了下来。

     张虎虽是新手,但到底是男子,又跟着自己爹经常上山打猎,简又又只跟他说了一遍技巧跟该注意的地方,没多久就钓上了一条大鱼,比简又又这个老手速度都来得快,看得陆彩云心里一阵不爽。

     “你们跟张媒婆熟不熟?”忽然,简又又出声问两人。

     张虎跟陆彩云均是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简又又。

     “那就是个嘴碎的婆子,又又你问她做什么?”陆彩云道。

     “还蛮不讲理,我娘跟她吵过好多回了。”张虎接着道:“他儿子在咱们村里也是个霸道的,整天游手好闲,专欺负人。”一提到张媒婆的儿子,张虎的脸上满是愤怒,显然在他手里吃过亏。

     说来他们都姓张,虽然不是近亲,但往远了说,怎么也有点关系,可张虎却一点也不承认跟张媒婆家是亲戚,有这种亲戚,真丢人。

     云岭村里住着的村民,并不都是一个祖宗,有不同的姓,而这些人或许是近亲,也有远亲,还有同姓却没有一点关系的人家。

     “我大哥说,我娘明天让张媒婆替我说亲。”

     “什么?”陆彩云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说话的声音不由得拔高了几分,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忙压低了声音道:“你娘肯定没安什么好心,那张媒婆说的好听是媒婆,实际上尽干缺德事,我听我娘说过,她赚的都是黑心钱,只要你钱给的多,想要什么样的婚事都能给你办到。”

     陆彩云的话,并不让简又又感觉到诧异,以崔氏的性格,会给她找一门好的亲事才怪了,她这么厌恶自己,这个时候替她说亲,无非是想从这门亲事中捞到什么好处。

     “我知道,所以我想要知道张媒婆会替我找什么样的婚事。”

     张虎开始抓耳挠腮了,这种事问他一个大男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谁让他家跟张媒婆家关系不好呢,何况他一个大男人去问一姑娘家的亲事,不是让人误会么,到时候别让人以为他喜欢简又又,那可就糟了。

     陆彩云可没张虎那样的烦恼,只是微微一想,便拍着简又又的肩膀,一脸义气的模样:“又又,你放心,这事我帮你打听,只是时间需要久些,就怕这婚事你娘跟对方一拍即合,成了咋办?”

     “成了有成了之后的办法,你若能帮我打听是我娘替我说的是哪户人家就好。”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她现在都不想嫁人,她的宏图报负还没展开呢,怎能嫁作人妇,何况这古人迂腐,她有个书呆子大哥已经够难忍的了,若再跟比大哥更不能沟通的人生活一辈子,那无疑是让她生不如死啊。

     “恩,我会尽快替你打听来。”

     陆彩云的性格爽利,在村里也懂得八面玲珑,是有不少姑娘愿意跟她一块玩的,就算不能打探到全部,也总能打听个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