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37章 白家闹上门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翌日一早,简家大门便被人敲的哐哐响,崔氏正在屋里做早饭,一听那拆屋似的敲门声,忙一边骂一边走了出来:“谁阿,一大早的就作死,轻点轻点,再这样敲门都要坏了。”

     崔氏气极败坏的开门,一见大门口站着的数十人,顿时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呢,整个人就被人给推了一下,重心不稳一下子往后跌去,摔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

     “唉哟喂,痛死老娘了。”

     “娘,娘,你没事吧?”简洁匆匆的跑到崔氏身旁,将她扶起,警惕的看着眼前一群来势汹汹的人:“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做什么?”

     为首的,是一名肥得五官都快要看不出来的妇女,那身上的肉,随着她的走动都在颤抖着,一脸的凶神恶煞,仿佛要吃人一般,身上穿的是绫罗绸缎,一看就像是富贵人家的太太。

     “我是白河村村长夫人。”妇人自报家门,一把揪住刚刚被扶起的崔氏的衣领子,力气之大将崔氏都提了起来,只两个脚尖踮着地,早在妇人进门的那一瞬间,她自是认清了最前面的妇女:“原来是亲家母啊,怎么过来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做准备,这个……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咱们有话屋里说。”

     简富贵,简单跟张巧蓉也出现在了院子里。

     简又又听到声音亦靠在门口,一脸戏谑的看着热闹。

     这白河村村长夫人果真“富态逼人”啊,不怕你不闹,就怕你不来闹,闹得越狠,于她才最有利嘛。

     “谁是你亲家母,少往自个脸上贴金,废话少说,我来退亲。”白村长夫人没好气的吼道,昨个听了白仁明那小子的话她并非百分百相信,便让自家兄弟来云岭村看看这简又又的脸,谁知是真的,这该死的崔氏竟想骗她的婚,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别说她是一村之长的夫人,就是她的娘家,在县城也是开了家铺子的有钱人,也不是说得罪就能得罪的,原本以为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她也就不计较这简家的穷酸,哪里知道这简家丫头得了怪病不说,还有传染的可能。

     就算她儿子活不长久,也不可能娶个病秧子回去找晦气。

     白村长夫人向来高高在上,只有她欺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别人敢欺到她头上的份,这次崔氏想要瞒天过海将有病的女儿嫁进白家,简直是痴人做梦。

     崔氏一听白村长夫人要退婚,当即惊的失声尖叫:“亲家母,咱们可是交换过庚帖订下这门亲了,你怎能出耳反耳,你这是瞧不起我们家。”

     “你以为你们家有多好吗?瞧瞧这穷酸样,就是瞧不起你们,怎么了?”白村长夫人嗤笑一声,随手将崔氏往旁边一扔,好在简洁跟张巧蓉眼明手快,及时扶住了崔氏才没有摔倒。

     被白夫人这样毫不客气的奚落,崔氏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她推开简吉跟张巧蓉,道:“你想要退亲,成,一百两的补偿费。”

     崔氏伸出一只手,狮子大开口的理所应当,直将院子里的人给惊得合不拢嘴。

     整个简家,只有简富贵跟张巧蓉不知崔氏替简又又找的这门亲事,所以从头到尾都处于呆滞状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插不上话,简又又纯属看好戏的,简单又是个只会读死书的,何况白村长夫人后身那数十人站着,光是阵仗看着就唬人。

     只有简洁插着腰附和道:“对,你们出耳反耳,以为我们家好欺负不成,还村长夫人呢,不赔一百两,咱们衙门见。”

     如今是白家退婚在前,于简又又的名誉有损,简家自然底气足。

     白村长夫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似的,一阵冷笑,这一笑,她身上的肥肉也跟着抖动,看的人恨不得怀疑那脂肪是不是要被抖下来。

     白家带了这么多人上简家去,自然被不少人看见了,这个时候,简家门口也围了不少云岭村看热闹的人。

     不少人一听崔氏开口就要一百两,又惊又妒,暗道崔氏这是哪里走来的狗屎运,竟然能讹白村长家这么多银子。

     “衙门见,好啊,你们简家骗婚,我倒要看看县太爷这案怎么断。”白村长夫人抖着脸上的横肉,怒斥道。

     身后立即有人附和道:“骗婚性质可恶劣了,少不了几十板子得挨,再关个几个月大牢,还得赚偿银子,这简家既然敢狮子大开口,就让他们赔个一百两。”

     白村长夫人冷笑一声:“你们替把这些人都给我抓衙门去。”

     崔氏一愣:“骗婚,什么骗婚?”

     “这个时候还跟我装糊涂呢,你那二女儿得了怪病,浑身出满了疹子,听说还传染,你这不声不响的是打算瞒着我们直接送上花轿等生米煮成熟饭呢,我呸,什么玩意,连老娘也敢耍,你这是想给我家找晦气不成。”

     别说她儿子如今病着,是想找个好好的姑娘冲冲喜的,给白家留个后,就算她儿子健健康康,也不可能娶这么个病秧子。

     再说了,如果她家明儿没病没灾,怎么可能看上这么个穷酸户。

     崔氏一听,顿时急了:“唉哟喂,这是哪个杀千刀的传的谣言啊,我家又又只是吃坏了东西,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亲家母,你可千万别信这话,你放心,等出嫁那日,保管给你个健康的媳妇。”

     这会,崔氏也不敢跟白村长夫人横了,忙舔着笑脸说道。

     白村长夫人岂是那么好说话之人,当即抬起一脚向崔氏踹去:“给我滚开,少在这攀亲带故的,这亲说什么也不结了,要么咱们衙门见,要么你把我那五十两聘金还给我,咱们从起桥归桥路归路,否则……哼哼……”

     她一哼哼,身后的数十人纷纷一跺脚,直吓的崔氏脸色煞白,正要说什么,却听一侧传来简又又凉嗖嗖的声音:“娘,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这病就算不传染,也不知何时能好呢,就算好了,也不知这怪病会不会再复发,咱也不能害了白家公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