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48章 堵上门来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你给我出来。”

     陆彩云回头,见到的就是简洁跟另外两名少女站在她家门口,简洁双手叉腰,而另两人趾高气扬。

     听到声音,简又又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身上围着围裙,脸上依旧是那令人看得头皮发麻的红色疹子,淡淡的看了眼门口的三人:“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另外两人,分别是简家排行老四,四叔简富仁家的两个女儿,简柔跟简珊。

     简富贵一共兄弟姐妹五人,老大简富才因为脑子灵活,在县衙里花钱买了个师爷的小官,早些年全家就搬去了县城里住,如今是简家最有本事的人,老三简富贵跟老四简富仁都住在这云岭村,还有两个女儿嫁了出去,最小的女儿如今是个寡妇。

     简洁目光一狠,恨恨的盯着简又又:“赶紧还钱。”

     简又又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简洁:“说好了三天之内给你们五十两,还没到最后期限你有什么脸上门问我要钱?”就算她现在手里有五十两,也不会今天给简家。

     简洁只当简又又在逞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谁知道你能不能拿得出这么多银子,我自然要天天上门找你要一遍,免得你不小心给溜了。”

     简又又不想多理会简洁,跟小孩子计较,简直是拉低智商浪费时间,轻嗤了一声,她转身往屋里走去,身后简洁见她转身就走,抬脚就要进来,陆彩云两臂一张横在她的面前:“出去出去,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想进就进的么?”

     “陆彩云,你……”简洁气恼,却不敢跟她硬来。

     陆彩云冷哼一声,斜着眼白了她一眼:“你什么你,别真把自已当千金大小姐谁都要依着你,你娘真是想银子想疯了,卖不了又又,小心过几年你娘把你也卖了。”

     “那个野种,卖了她也是活该。”

     “嘿,指不定哪天你娘说你也是捡来的呢。”

     “你胡说。”简洁气得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娘对她可比对简又又好了不只几倍,她不可能是娘捡来的。

     简柔在三人中年纪最大,她会跟着简洁来找简又又,无非是嫉妒三伯家既将得到五十两银子,到时候简洁肯定能有不少零花钱,跟她走的近些,也能得些好处。

     退一万步讲,简又又拿不出银子,这不还立了字据任他们处置么,卖了她也能得个不少银子,总之这个时候讨好简洁总是没错的。

     “洁儿,跟她废什么话,总之简又又一天不还钱,咱就天天来陆家找她,到时候真拿不出银子,也好直接将她绑了去卖。”

     简柔尖酸刻薄的说道。

     简珊比简洁还要小一岁,听了这话连连点头:“对,拿不出钱就拿人抵债。”

     屋里的简又又听了一阵无语,简家这都是些什么基因啊……

     简洁的到来只是小打小闹,简又又并不放在心上,毕竟立了字据是三天之内,这三天她就是再多的不满也不会闹破了天去。

     天一黑,陆家儿子陆逍云回来了,白天就听自家妹妹说关于简又又的事情,还说简又又今晚会做好吃的让他回家吃饭,当看到厨房里忙碌的简又又时,陆逍露出友好的一笑。

     “又又,辛苦你了。”

     简又又道:“陆大哥言重了,陆家收留了我,我感激还来不及。”

     “既然来了,你就安心住下,等我忙完手头上的活便回来替你将东边的屋子收拾出来。”

     陆彩云回头补了一句:“到时候,再给又又多打几件家具。”

     “没有问题。”

     因为在县城买到了八角,茴香等调料,简又又便做了道酸菜鱼,咸菜是自家腌制的,她先将咸菜炒过一遍之后,再放进锅里煮,鱼片切的很薄,简又又没有煮太久,不然鱼肉就老了,最后洒上花椒等调料,又酸又辣的味道瞬间刺激着众人的嗅觉。

     陆逍云震惊简又又的厨艺,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不说这味道香的直让人流口水,就是这鱼也不是一般的难做啊。

     “又……又又,这……这都是你做的?”

     当骨头汤,酸菜鱼端上桌,陆逍云明知这是简又又做的,却还是忍不住的问。

     简又又莞尔一笑:“陆大哥尝尝看味道可好?”

     说着,递了一双筷子过去,陆逍云怔愣了许久,直到陆彩云连连惊叹的声音响起,这才回神夹了一片酸菜鱼,那又酸又麻又辣的味道直叫人吃了欲罢不能。

     陆逍云一边吃,一边向简又又竖着大拇指赞道:“好吃,太好吃了,长这么大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

     赞完,便跟陆彩云两人开始风卷残云的夺食,一边叫着烫,一边飞快的下手,当陆母端着馄饨上桌时,酸菜鱼跟骨头汤已经去了一半,她没好气的拍着两人的手:“成什么样子,又又忙了半天还没吃上一口,倒让你们两全吃了。”

     “嘿嘿。”陆彩云啃着一块骨头,嘻嘻一笑:“又又才不会计较这么多呢。”

     “如果不是县城远,我真想天天回来吃饭。”陆逍云端着碗又激动又惋惜的道。

     简又又看着陆逍云,道:“陆大哥什么时候想吃我做的菜就回来,我给陆大哥做。”

     “好。”

     一顿晚饭,四人吃的连打饱隔,一个个摸着肚子撑的连动都懒得动了。

     陆彩云不由得感叹一声:“我忽然发现我前十六年吃的都不是人吃的。”

     陆母笑骂道:“我十六年的粮食都喂猪了。”

     碗是洗不动了,众人一致决定放着,明天早上起来洗,陆彩云跟简又又两人摸着吃撑了的肚子相互搀扶着回了屋子。

     陆逍云在家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回县城。

     大燕,皇宫

     御书房,自古皇帝批阅奏折面见大臣之地,书房里摆的是全套的红木用具,豪华典雅,博古架上专设文房四宝,名砚、名笔、老墨、宣纸,应有尽有,皇帝坐在案前,穿一件明黄色龙袍,腰间束着全镶三色碧玉带,头戴一顶万丝珠冠,正低头细细地看着什么。

     “属下有事,求见皇上。”

     御书房外,响起一道男子恭敬的嗓音。

     “进来。”皇帝赫连渊沉着含着威仪的说道。

     御书房的大门打开,走进一名白衣少年,面容俊雅,对着赫连渊跪地行礼:“属下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