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82章 两个瘟神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很快,聂春花提着一个菜篮子子过来:“彩云,你看看够吗?不够我再去摘。”

     陆彩云一看足足满满一菜篮子的青椒红椒,连连点头:“嫂子,够了够了,都嫌多了,我只拿几个就成。”这么多,够吃好几天了的。

     聂春花将篮子整个放到她怀里,笑着道:“客气啥,都是自家种的,以后若有啥想吃的菜直接说就成。”

     “那就谢谢嫂子了。”

     陆彩云拎着满满一篮子辣椒回了家,才到家门口,远远的就看见崔氏带着简洁过来,眼眸一暗,她快步走进家门,呯的一声,把门给关了个结结实实。

     简又又听见声响从屋里出来,看得一头雾水:“彩云,大白天的,你关门做啥?”

     陆彩云回头,一张俏脸满是气愤,她走到简又又身边,挽着她的手臂,将她拖进厨房:“看见两瘟神,怕被传染,关上门安全一些。”

     简又又一愣,还没想明白过来陆彩云话里的意思,就听到门外崔氏的大嗓门响了起来:“姓陆的,开门,看见我们来关门你啥意思啊。”

     简又又抿了抿唇,跟陆彩云把厨房的门也顺带关上了。

     有崔氏的地方,准没什么好事,让她在门外喊去,不理她。

     崔氏在门外敲了半天,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开门,便绕到一旁,伸长了脖子往院子里瞧,只见院子的地上还留着一堆鸡毛,崔氏的脸色瞬间不好了。

     这小贱人如今真是过的舒服了,不仅会赚钱,还吃鸡,想到这些本该属于他们简家的钱如今都进了陆家,连鸡都是陆家人吃,崔氏便气得肋下发疼,当即面色不善的吼道:“简又又,你现在出息了啊,把自个的娘跟妹妹关在门外,你这个不敬不孝的孽女,快给我开门,不然看我咋收拾你。”

     “你个天杀的没良心的,我养了你十五年,你就这么对待你娘,要知道当初没有我,哪有今天的你,你的命是我们救的,我们有救你之恩,养你之恩,你就这么妄恩负义。”

     简又又黑着脸走了出来,死死的瞪着崔氏,崔氏正说的起劲,冷不盯接触到简又又那凉嗖嗖的目光,被狠狠的噎了一下:“死丫头,你什么态度,有你这么瞪着自个的娘么。”

     “敢问这位大婶,你算哪门子的娘?我没爹没娘,又哪来的将娘跟妹妹关在门外,当初是你把我赶出家门,拿了我五十两银子,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从此我不再是简家人,跟你们再无瓜葛,你现在厚着脸皮过来跟我谈恩情,是你蠢还是我蠢。”

     一提到这事,崔氏便不由得心虚,但想到如今陆家靠着简又又过起来的日子,又是嫉妒的紧:“你以为凭着一张纸就能跟我们抹断关系,我们养了你十五年你就拿五十两银子来打发我们,我告诉你,没门,你现在就赶紧给我回家去。”

     她说的一脸理所当然,仿佛以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简又又被崔氏的无耻给气得直翻白眼,这世上会有这样的傻子么?给了简家五十两银子,在对方几乎可以说虐待的情况下还要屁颠屁颠回去,这崔氏哪来的自信自己一定会照听照做啊?

     或许曾经的简又又可能会听,但若是曾经的她,就不会离开简家了。

     “想让我跟你回去?好啊!”

     崔氏一听,眼睛一亮,她就说吗,这死丫头怎么敢不听她的话,只要简又又回去了,她到时候酿酒赚的银就是她的了,还有那咸鱼也很卖钱。

     正做着美梦呢,崔氏便听到简又又接下去说道:“先把我那五十两银子还来,再去找村长说理去,村长要觉得的你们站足了理,当日签的那份协议书是废纸,那我就跟你们回去。”

     王善光虽然不是什么正直不阿的人,但要当一村之长,若是一点道理都不讲,这村长也当不下去,这村长在一个村子里虽然很地位,但到底不是跟朝庭官员一样考上来了,大多谁家本事大,谁就当村长,但是也不乏有的村长得罪村民太过引起民愤,群起而愤之一状告到县太爷那换个人当。

     所以除非王善光能有那一手遮天的本事,否则那纸上明明白白写着的,就是他有理,去了县衙简家也占不到理。

     更何况简家可是把县太爷都给得罪了,简又又就不信简家能翻出什么花来。

     退一万步讲,就算简家真的有那本事,她难不成还真会受崔氏的控制不成。

     听了简又又的话,崔氏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别说她不可能把那五十两银子还给简又又,就是她想通了失小财让简又又回去赚大财,村长那里可不是他们说句话就能牵着鼻子走的。

     “你个小贱人,我……”

     “一口一个小贱人的骂我,你当我是有病才会愿意跟你回去。”说完,简又又头也不回的进了厨房,门一关,不论崔氏说啥都不打算开门了。

     崔氏这种人,没理也能让自己站在有理的一方说的理直气壮,简又又觉得如果真跟她认真的计较,能把嘴皮子给说破了。

     “娘,你看她,竟敢给你甩脸子。”简洁站在一旁,阴沉着一张小脸挑剥离间。

     不过是个没人要的小杂种,居然敢把她跟娘关在门外,能赚钱却也不想着他们家,这样黑心肝没良心的人就该被狠狠的打一顿。

     崔氏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了,站在外面又是一阵骂骂咧咧,直到季老背着手踱步回来。

     季老斜着眼睨了两人一眼,在陆家这么些日子,多多少少也听了个不少,一个村总共也就那么几十户人家,对崔氏一点也不陌生,见两人没什么好脸色,冷冷的哼了一声。

     哪怕没有说话,但身为一品将军常年带兵杀敌所带的威严跟煞气也足以将崔氏跟简洁吓的脸色苍白,到底是农村人,那一种由内而外属于上位者的气势不是他们能拥有理解的。

     崔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陆家舅老爷的狠劲,她就算没有见过,也听过村民议论了,更何况那方俊豪确实被打了三天下不了床,不过是树枝抽的,能让对方这么久不能下床走动还方家不敢上门讨说话,崔氏总有三分畏惧。

     季老没有开门,足尖轻轻一掂,从围墙跌进了院子里,紧接着便是他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好好的闺女不好好对待,现在看人家过的好了眼红后悔了吧,活该。”

     向来高高在上的季老,只有别人拍他马屁的份,季家手握重兵,除了容璟之从不给个好脸色,谁不见了礼让三分,这说话自然不会顾及旁人的感受。

     更何况,崔氏这样的人,顾及她感受她都不会感谢你半个字。

     崔氏被季老说中了心思,表情瞬间扭屈了起来,捏了捏拳头,拉着简洁转身离开,回去重新想法子把简又又弄回家去。

     陆彩云将洗干净的辣椒放在砧板上切,一边切一边骂:“这遭瘟的老婆子,居然这么的不要脸,还敢跟你谈恩情,若她不是长辈,我真想一大嘴巴子呼上去。”

     简又又听陆彩云给自己报不平,脸上浮起笑容:“撑死她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左右总不过那几句,好在当日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双方都摁了手印,还有那么多村民做证,想要拿孝道来压我,还不够份量。”

     当初见识了崔氏的无耻,简又又早就想到了防患于未然,不然也不会拿纸一一写下来,就怕空口白话到头来让崔氏翻脸不认。

     陆彩云见简又又一脸的无所谓,稍稍安了心,她就怕又又被崔氏闹的不行,真回了那个家去,到头来还是得活受罪。

     若是换作以前的简又又,真不好说,只是如今站着的,早已是另外一副灵魂,别说崔氏不是她的亲娘,就算是亲娘,这么虐待自己的女儿,简又又也不可能对简家有半分的恩情。

     鸡的内脏洗干净之后,简又又再将它们给去了一遍腥,稍微腌制一下,便将鸡跺块。

     半只红烧,半只炖汤。

     炖汤是拿瓮文火慢炖,放了山上采蘑菇跟木耳,提了鲜味。

     青椒跟红椒各放了几个,颜色鲜明看上去很是诱人,没有朝天椒辣味不足,简又又便放了些街上买的糊椒粉在里面。

     一个韭菜炒鸡蛋,白面馍馍,煮的粥。

     庄婶给的鸡很肥,半只也炒了两碗,简又又想了想,便拿出一碗,说是给王义山家送去,拿了人家一篮子的辣椒回来,他们也得回馈些啥,鸡在他们看来是大菜,珍贵的很,在简又又眼里并没有什么。

     陆彩云看着那热腾腾的鸡肉直流口水,心中不舍,却还是听进了简又又的话。

     没有谁是必须要对谁好的,别人帮你,是情份,他们也该要懂得回报,这样交情才能长久,只肯索取不肯付出的人,实在是无耻又讨厌。

     虽然话说的有点郑重了,但却是一个道理。

     陆彩云二话不说,端着碗,再上面扣上一个保证鸡肉不那么快冷掉,匆匆去了王义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