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00章 一起赚钱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母听了先是一顿,随即想到大户人家的丫环虽是仆,但是那跟在夫人身边的,也体面,许多人还求着娶呢,于是连连点头:“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显然是对娶大户人家的丫环,也相当满意,最重要的儿子喜欢。

     陆逍云更是心喜不已,想着娘同意了,这门亲事也就能成了。

     呸,什么好姑娘,那芳华要是个好姑娘,她陆彩云把头割下来给你们当凳子坐。

     陆彩云在心里狠狠的唾弃了一翻。

     陆母紧接着又问:“那既然是大户人家的丫环,一般都有卖身契在主子身边收着,咱们既然要娶人家姑娘,那肯定得替她赎身才是。”

     一提到赎身,陆逍云原本兴奋的表情便有些蔫了下去,闷闷的道:“替她赎身要花三十两银子。”

     陆母一听这个数目,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像他们娶媳妇,能有个十两银子就算是顶了天了,只赎个身就得三十两,还不算下聘的钱,那姑娘还是夫人身边的,这下聘少了,也不好看。

     一时间,陆母心里万分纠结,虽然又又赚了不少,但那都是她的钱,她帮着酿酒,也只拿属于自己的一份,又又虽然想多给,但是该咋样还是咋样,不能平白多拿又又的辛苦钱,如今她的身上总共也才攒了加以前的十两银子不到,加上逍云自己攒的,也不过几两,还差一半呢。

     “彩云啊,你大哥娶妻,你要不先借点给你大哥?”姑娘家的本就该身边存家私房钱,这日后到了婆家也不至于束手束脚,陆母也觉得问女儿借银子先给儿子成亲不太好,只是逍云若不定下来,彩云也不好说亲,这两孩子都大了。

     陆彩云冷哼一声,口气不太好的道:“三十两银子我有,但我就是扔给乞丐也不去替那女人赎身。”

     “小妹……你……”陆逍云猝然一惊,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陆彩云,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疼的爱妹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当即脸色也不太好了。

     陆母也是一脸的惊愕:“彩云?!”

     简又又看陆逍云脸色不善,怕是要误会了,忙拉了陆彩云一把:“彩云,好好说话。”

     陆彩云这才恍然看到了陆逍云有些僵硬的脸色,讷讷的动了动嘴巴,想说什么解释一下,却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说。

     简又又感受着屋里的气氛瞬间低到冰点,忙道:“陆大哥,你先别生气,彩云一心为你,若真是个好姑娘,别说三十两,就是三百两的赎身银子,我跟彩云都会想办法帮你筹到,让你开开心心娶人姑娘进门。”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像是阳春三月的柳枝,轻轻拂过人的心田。

     陆逍云看着简又又温和的神情,再听她刚刚说的话,眉头忽地一皱:“又又,你这话是啥意思?”

     怎么他听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陆大哥,你喜欢的那位姑娘,名叫芳华对不对?”

     陆逍云一惊,愣愣的看着简又又:“你咋知道?”

     他刚刚好像没有提到芳华的名字啊。

     简又又接着道:“你今天还送了她一支木簪子。”

     陆逍云的心,忽地一沉,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没错。”

     陆彩云急着开口,道:“那大哥可知道,你走后,那芳华把你的簪子放哪了?”

     陆逍云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不断不断的下沉,有种找不到自己声音的感觉,问:“放哪了?”

     “她扔了,一脸不屑的扔到了地上,她说,穷木匠也好意思追求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谁稀罕他的破簪子。”

     陆逍云听完这话,整个人仿佛置身冰窖,浑身发冷,手脚僵硬的几乎都不是他自己的了,一脸的错愕,怔愣在那许久反应不过来。

     陆母更是惊愣不已,呆呆的看着陆彩云跟简又又,一只手死死的拽住陆逍云的衣袖,看儿子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担心不已:“逍云,逍云,你别吓娘!”

     陆逍云在陆母的几番拉扯下终是回了神:“娘,我没事。”顿了一顿,陆逍云看向简又又跟自家小妹,舔了舔忽然有些干燥的唇,艰难的从嘴巴里问出一句话:“你们……还看到了啥?”

     陆彩云性子急,也不顾陆逍云听到下面的话会不会再受打击,说道:“中午我跟又又虎子在街边吃面,旁边坐着一男一女,两人举止亲昵言谈暧昧,那男子更送了她一支鎏金的簪子,更许诺她提亲之日送她纯金打造的步摇,那女子满心欢喜让男子尽快来提亲,这旁人的事本就跟我们无关,也只当看了一场风月之事,可我看到大哥你竟然送东西给她,别说她对大哥无意,就算有意,这种水性扬花的女人,我怎么容许她进我陆家的大门,让她以后勾搭外人来败坏大哥的名声,败坏我们陆家的名声。”

     说到最后,陆彩云更是一脸的怒气,陆逍云则是完全呆若木鸡了,那一副模样很显然被刺激的不轻,简又又非常怀疑陆逍云是不是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了。

     陆母听了陆彩云的话,抚着胸口一脸惨白。

     她无法想象,若是彩云跟又又今天没有碰巧看到,到时候她们真的娶了回来,家里是要怎样的鸡飞狗跳啊。

     一想到以后,陆母不断的拍的胸膛,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想到这是儿子喜欢的女子,怕陆逍云想不开或钻牛角尖,忙劝道:“儿子,这世上好姑娘多的事,咱没必要非得她一人不可,这样的女子不能娶,绝不能娶啊,你可千万不能钻牛角尖。”

     陆逍云可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儿子,陆家还得靠他来传宗接待呢。

     简又又看了失魂落魄的陆逍云一眼,担忧的抿了抿唇:“陆大哥,你明天不妨抽空去问问那芳华,送她的木簪子可还在,若真有意,这东西必定贴身放着。”

     其实陆逍云没有崩溃着跑出去这现象已经算是好的了,就怕他现在压着不发泄,过后受不了呢,就是不知道陆大哥喜欢那芳华多久了,要是时间久了,这感情自然深,若是不久,那就没什么大问题。

     陆逍云愣愣的抬头,隐隐可见他漆瞳眸中划过悲痛之色,对于陆彩云跟简又又说的话,他没理由不信,只是内心深处却还抱着或许芳华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

     “我先回屋了。”

     陆逍云讷讷的说完一句,转身便离开了,背影看上去很是落寞,自己心仪的姑娘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不仅践踏他的心意,扔了他送的簪子,更跟别的男人关系暧昧,换个男人怕也是受不了的。

     陆母看着陆逍云离去的背影,满眼担忧:“又又,彩云,逍云他不会做啥傻事吧。”

     陆彩云咬了咬唇,不确定的看了简又又一眼:“不可能吧,大哥可是咱们这个家的主心骨,曾经多少苦都受过来了,不可能为了个女人就一撅不阵的。”

     话是这么说,可看大哥离开时的失落伤心的模样,陆彩云也不敢保证了。

     简又又安慰的拍了拍陆彩云的肩膀:“干娘,陆大哥不是那样承受不住的人,只是一时间不能接受罢了。”

     “对,对,只要大哥明天去问过,知道那芳华将大哥送她的簪子扔了,自然也就死心了,就算伤心难过也是一时的,到时候咱再给他找个好姑娘,大哥很快就能从这悲痛里走出来。”

     “这样最好。”陆母喃喃的念了一句。

     因为陆逍云回来,又加上失魂落魄,回了自己的屋也忘他的屋里如今住了两个人,而他的炕更是让给了季老,呆滞的走到床边,身子一躺,睁着眼睛看着屋顶。

     季老没地睡了,便霸占了容璟之的木板床,气得容璟之差点跳起来砍人,季老轻飘飘的一句不想再继续住就尽管闹,让他乖乖的去了放米酒的屋子,打了个地铺凑和了一晚。

     只是心里将季老连那陆逍云骂了个遍。

     想他堂堂大燕丞相竟然沦落至此,他奶奶的,难道自己是脑子坏了还是进水了非要在这陆家住下。

     骂完季老跟陆逍云,容璟之顺便连自己也鄙视了一下,这才翻了个身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陆逍云起床的时候,就见他顶着两只黑黑的熊猫眼,一看就是整晚没睡,看得陆母更是忧心忡忡:“逍云,你没事吧?”

     “娘,我没事,吃过早饭我就回县城了,铺子里还有好多活等着干。”

     陆逍云在饭桌旁坐下,简又又给他端来一碗南瓜酒酿汤圆:“陆大哥,一会我们也要进城卖汤圆,咱们一起。”

     陆彩云忙接口:“是啊是啊。”

     陆逍云点点头,端着汤圆漫不经心的喝了起来。

     张虎将驴车赶到陆家门口,将木桶拎上驴车,便去了县城。

     张巧蓉自问已经很早来了陆家,哪知简又又走的更早,又扑了个空,回去崔氏直骂她没出息,打算一会吃了午饭就去陆家旁边候着简又又。

     张虎将陆逍云送去家具铺后,陆彩云便拉着两人在这一条街上来回的走着卖汤圆,简又又无耐的笑了笑,幸好她猜到彩云这丫头想看着她大哥,没做多少汤圆,若是做多了,怕是这条街走到中午也未必能卖光。

     反正今天的主要目的不是来卖汤圆。

     三人卖完汤圆,张虎将驴车赶去了颜记酒坊,栓在旁边的树下,这样在颜记酒坊旁边,若是有人偷,也能第一时间看到,没什么累赘的三人便转悠在了家具铺的周围。

     突然,简又又被人撞了一下,那人连连道歉,之后便急匆匆的走了。

     “呀,糟糕!”张虎猛的大叫一声:“那人八成是个小偷。”

     简又又一惊,忙检查怀里的银子跟铜板,见好好的都在,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每回出门她带的都不多,只是再少自己赚的钱被小贼给偷了,想想就很憋屈郁闷。

     陆彩云的眼睛忽地看向简又又的腰间,见那里空空如也,瞪大了眼睛道:“又又,你的荷包。”

     简又又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摸摸腰上,果然王立雪给她绣的荷包不见了,拍着胸脯一脸庆幸:“幸好,幸好,那荷里装的都是些驱蚊的花草,没有银子。”

     在现代那抢劫的也是一个比一个手段高明,更别说在这古代了,腰上挂个钱袋子,那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那些偷儿们,老子有钱,赶紧来偷吧。

     所以简又又在王立雪给她送荷包的时候,便没有放银子,而是放了驱蚊的花草,往腰上一挂,偷儿们第一反应肯定是去偷荷包,谁能想她的钱都是贴身放着的。

     陆彩云惊愣的看着简又又,眼底闪着崇拜的光芒,她就说又又咋那么浪费,这么好的荷包不放银子竟然放花草,敢情这是蒙蔽小偷的眼呢。

     想想那小贼费心偷了一个荷包回去,打开一看里面除了晒干的花草屁也没有,那憋屈的表情就让人暗爽。

     简又又叹了一声:“就是可惜了立雪绣的荷包了,回去让她多做几个给我。”到时候上街再不也不担心被小偷偷钱了。

     “我也要让立雪给我多做几个,这样被偷了一个,还有第二个补上。”

     张虎看着两人兴致勃勃的模样,默默为王立雪感到同情,就这两人的心态,不仅没便宜了小偷,还将王立雪累的要死要活的。

     陆彩云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简又又看了看天,说:“虎子去买点包子跟烧饼来,咱们先吃点东西掂掂肚子。”

     也不知道陆逍云什么时候会去找那芳华,总得确定陆逍云见过芳华之后不出什么大问题他们才能放心。

     陆逍云在家具铺子里干活,除了中午会有那么一点休息时间可以得空,其他时间怕是为了赶工也不会随意出来的,三人这才想了个守株待兔的法子悄悄跟着陆逍云。

     张虎应了一声,去买吃的,只是他的包子跟烧饼还没买回来,陆逍云出了家具铺。

     简又又跟陆彩云相视一望,悄悄的跟了上去,这个时候,也没人去管回来找不到人的张虎了,想这么大个人,既然看不到她们,总该能猜到她们定是跟着陆逍云走了,乖乖在原地等着她们回来。

     陆逍云心不在焉的走着,好几次都走茬了路,简又又跟陆彩云两人也实在不是个追踪的好手,好几次差点直接暴露在陆逍云面前,要不是陆逍云心不在焉,早就发现两人了。

     走过两条街,这才在一个看似像是后门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陆彩云问。

     简又又看看四周,没来过的地方:“不知道,刚刚没在注意看大门。”

     两人猫在不远处的拐角,偷偷看着陆逍云敲了敲门,门开了,然后陆逍云递了几个铜板上去,说了句什么,那人掂了掂份量,虽然不屑,却还是转身进去了,想然是替陆逍云传什么话去了,后门没有关,掩了个虚门。

     陆彩云看得直骂娘:“这狗娘养的,传个话竟然要那么多铜板,大哥真是被鬼迷了心眼,竟然为了那样一个女人把自己的血汗钱往外掏。”

     这也是换作现在,他们家靠着又又手里有了些存银了,要是搁以前,这几文钱可是他们家几天的开销呢,大哥眼也不眨就给了人家,她非得气死不可。

     不过现在没气死,也被气得不轻。

     简又又忙给她拍背顺气:“轻点轻点,小心被你大哥发现了。”

     就她这样的性格,给人当卧底不用别人查,自己就能给露出马脚让人抓住了。

     很快,后门再次被打开,芳华走了出来。

     陆逍云拉着她离了那后门一些距离,到是离简又又跟陆彩云近了许多:“芳……芳华……”

     “不是昨天才见过么,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芳华语气明显的不耐烦。

     陆逍云以前从未在意过,只以为芳华怕偷偷跟他见面传出去影响不好,所以才会那样急迫,可昨天听了简又又跟陆彩云的话,这会再看芳华,那张俏丽的小脸上,虽然噙着温柔,但那一双凤眸之中却含着深深的厌恶。

     陆逍云整个人呆住了,脑子瞬间一片空白,愣愣的不知作何反应。

     “说话呀,没事我回去了,夫人一会午睡醒了该找不着我了。”芳华皱了皱秀眉,说道。

     陆逍云张了张嘴,顿时发觉喉咙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哽在那里让他难受不已,见芳华抬腿就要回去,下意识的就拉住了她的手,芳华却像是被什么瘟疫碰到似的甩开来了,让他觉得浑身冰凉冰凉的。

     “芳……芳华,我想问,昨天我送你的木簪子还在不在?我……我想起来有瑕疵没雕好,我拿回去重新改一下,再来送你。”

     芳华一听这话,眼神一闪,刚想撒个谎先安抚了他,却看到他穿着洗的发白的衣裳,上面还沾着白色的浆,露出的鞋子都磨破了边,整个人看上去不修边幅,别说金簪了,连个银簪都买不起,只会雕个木头簪子,这样的人再纠缠下去只会坏她的事。

     她芳华要相貌有相貌,又是方家大夫人身边的大丫环,就算不能嫁给富贵人家当正妻,也绝不会嫁给一个乡下的穷小子。

     于是,芳华抬头,毫不掩饰脸上的厌烦,道:“那破木簪子我给扔了,还有,你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当初你替我赶走流氓我是很感谢,但我们两是不可能的。”

     简又又这下明白了,这果然又是狗血的英雄救美的戏码,通常是郎有情,妾有意,到这完全成了陆逍云一个人的自作多情。

     陆逍云的身子,随着芳华的话,狠狠的晃了两晃,他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疼,疼的在滴血,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

     “你……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陆逍云不死心的问。

     芳华鄙夷的看了陆逍云一眼:“没错,那人比你有学识,比你有钱,你只会给我送木簪子,人家可是能给我戴金步摇。”就算不是个大富大贵之有,却也比这陆逍云强太多了。

     这样直白比较,更像是一把刀扎进陆逍云的心里,他一直以为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女子怎么会这样一副势利的嘴脸。

     陆彩云看自家大哥被人贬的一文不值,气得直接冲了过来,指着芳华就骂:“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人家的下人,我大哥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我看你就是一辈子的奴才命,狗眼看人低,我告诉你,不是你看不上我大哥,是我大哥看不上你,你个水性扬花不要脸的女人,早晚被人给甩了。”

     说着,拉着陆逍云就走:“大哥,我们走。”

     简又又凉嗖嗖的目光看着芳华,冷笑一声:“还戴金步摇呢,也不怕被金子给压死。”贪图富贵,丫的早晚让你后悔。

     “你……你们……哪里来的乡下贱丫头……”

     “乡下丫头也比当人奴才强,真当自个是香馍馍呢,我呸。”

     简又又对着芳华狠狠的呸了一声,转身离开,留下芳华一个人气得脸色铁青。

     陆彩云拉着陆逍云回家具铺,正午的日头颇为毒辣,陆逍云只觉得自己浑身冷冰冰的,耳边响着陆彩云嗡嗡的说话声,却听不见她说的一个字。

     “大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还是一朵烂花,你这样为她可不值得。”

     “想想娘,想想我,你可不能为了一个女人而抛弃我们,咱陆家还得靠你传宗接待呢。”

     “天下好姑娘多的是,赶明让娘找媒婆好好物色几个,保管不比那什么芳华差。”

     “……”

     陆彩云一路上几乎没停过,到了家具铺门口,就见张虎满脸急切在原地打转,见三人回来,脸上这才松了口气。

     “彩云,又又,陆大哥……”

     陆彩云停下来才发现自家大哥根本一副魂不在身上的模样,刚刚她说了那么多,敢情他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大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陆逍云猛的回神,看到了家具铺,打发了陆彩云:“我还要忙,你们先回去吧。”

     也没说别的,人就进去了,急的陆彩云在后面跳脚,骂芳华是个狐狸精。

     简又又拉着陆彩云进了家具铺,找了那赵老板,说道:“赵老板,我陆大哥刚受了一点刺激,麻烦你帮忙多多照看。”

     赵老板也没多问什么,点头应了下来:“逍云也算是我徒弟,我会好好看着他的。”

     简又又还没到陆家门口,崔氏不知从哪里突然蹿了出来:“简又又,你给我站住!”

     这冷不丁的一声喊让简又又吓了一跳,见是崔氏,脸色顿时不好了:“又做什么?”

     “死丫头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好歹也是你娘。”

     养母也是娘,她养了这死丫头十五年呢。

     见崔氏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简又又翻翻白眼,不打算理会她,这翻来覆去也就这几句,她跟简家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别说养母,就算眼前站着的是亲娘,她也没有任何感情。

     “你个……”

     张巧蓉一看崔氏那指着简又又的架式怕是又要开骂了,忙拉住了她,笑道:“娘,让我来跟又又说。”

     说着,拉住了简又又的手,简又又扭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她可没忘了,当初原身被卖去青楼,可有她这大嫂一份呢。

     陆彩云也眼神不善的盯着张巧蓉。

     张巧蓉看着简又又那清冷的目光,心头一寒,面上却扯着笑容满是亲切的道:“又又,是这样的,你大哥马上要参加秋闱了,这考试几天住在外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你大哥这次若能中举,也是光耀门楣的事情,你身为妹妹脸上也能增光。”

     简又又抬手,打断了张巧蓉还要继续说的话:“说中点。”丫的这模样怎么像是上门来要银子的,不过大哥参加秋闱,的确要一笔盘缠,但是她当初不是给了崔氏五十两么,那银子难不成不不够给大哥去赶考的?

     又不是去考状元,也不用上京啊。

     张巧蓉似是看穿了简又又的想法,忙舔着笑脸说:“又又,你千万别误会,嫂子今天不是来问你要银子,我也知道那银子都是你辛苦赚的,不过咱家现在虽然不缺钱花,不过你大哥一路往上考,花的都是钱,这再多的银子也不经花不是?”

     这回,换简又又惊讶了,这张巧蓉满眼的算计,会不是来要她的银子的?

     “那大嫂的意思是?”

     张巧蓉面上一喜,暗道简又又问这话,便是有戏:“你看你现在酿着酒,卖去了县城的颜记酒坊,我想能不能把这酿酒的法子告诉我们,我们也跟着你干,好给你大哥赚些赶考的盘缠。”

     这话说的好听,不要她的钱,却要她的方子,这方子被简家要去了,这不是等于拿她的钱吗?而且可比直接问她要钱还要狠,这是断她赚钱的路子呢。

     简又又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你也知道那是我赚钱的生路,若是给了你,我还哪有钱赚。”

     张巧蓉面色一僵,讪讪的道:“也不是不让你赚,我的意思咱们两家一起赚钱,虽说你离开了简家,但说到底咱们还算一家人是不是。”

     “你这话错了,早在我离开简家签下协议的时候,我就跟简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妈的谁跟你们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