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29章 无耻的晋老太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一怔,随即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见过无耻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那晋老太的脑子里究竟装的什么东西,竟然连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明明小姑跟已经被他们休弃了赶出晋家,明明没有任何关系了,晋老太是如何顶着那强大的心理把小姑给赶出属于她跟丫丫自己的家的。

     简又又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晋老太跟那小妾痛揍一顿,不过也恼火简富兰的逆来顺受,但她也明白,一个长期被欺压压迫的人想要一下子学会反抗,那也不可能。

     这时,“咕噜咕噜”的声音骤然想起,晋丫丫垂着头,小手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简又又这才发现是晋丫丫的肚子在叫。

     简又又拉着她进了归云楼,又点了一大碗白米饭,简单的上了一菜一汤,晋丫丫看着桌旁的那么多人,紧张的拽着衣服,直到简又又催促了几遍,她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那模样,简直就跟饿了几天似的。

     不过真实情况也差不多,简富兰还有伤,不能外出,晋丫丫小小年纪被恶毒的奶奶赶出住的地方,抢走了银子后,便只能每天在外面乞讨。

     打包的菜已经拿了上来,简又又拆开一只包着烤鸭的油纸包,拆了只腿放到晋丫丫的饭碗上,晋丫丫看着那油腻腻的鸭腿猛咽口水,感激的向简又又投去一瞥。

     简又又心中怜惜不已,柔声道:“快吃吧,吃完了跟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晋丫丫弱弱的点了点头,扒饭的速度更快了,那一只鸭腿更是毫无形象的拿在手里啃的满嘴流油。

     一桌子的人皆是同情的看着晋丫丫,也不觉得她的吃相有什么不好,唯独容璟之,那一双如墨一般浓稠的剑眉死死的拧成了一个疙瘩,一脸的嫌弃,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晋丫丫的身上,也没人去在意他的神情。

     晋丫丫吃饱之后,抹了抹嘴巴,这才将前几日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晋老太那一日里子面子都丢尽了,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更别说回去之后还发现那一两银子也没要得回来,更加不肯善罢甘休。

     简又又替简富兰跟晋丫丫安排的好,也觉得这孤儿寡母日子不会太难过,反而没了晋老太跟那小妾的欺压,日子只会更好过罢了,却不料简富兰能舒服得了一天,却不能天天这么舒服,只要人在县城,就没有不透风的强。

     晋家在县城好歹也生过了几十年了,即便晋老太的为人不好,但简富兰不是藏了起来,总会有人见过她,偶尔从别人嘴里听到简富兰的境况,晋老太只要稍稍一打听,便能知道简富兰住在哪里。

     在晋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如果简富兰懂得反抗,就不可能落得被晋家休弃赶出家门的下场,晋老太不用多找人,只带着小妾便耀武扬威的找上了门,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着简富兰的头发便是一顿好打,晋丫丫也没能逃过,小妾将她打了一顿,在屋里翻箱倒柜的搜了一翻,能用的东西一点都没落下,更别说简富兰藏着着一两银子,给简富兰的药也被小妾给扔了,诅咒她早死早超生。

     租房子东家赶来劝架,却也被晋老太跟小妾指着鼻子一顿臭骂,更是把简又又提前预付给他的房租都要走了,如此一来,简富兰自然再不能住在那里,带着晋丫丫拿着仅剩的几件衣服离开了,走投无路之下一直留宿在破庙里,白天便靠着晋丫丫出来乞讨。

     简富兰没了药,身体便越来越差,原本只需要几天休养就能康复,现在也加重了病情。

     “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婆婆。”王立雪听完晋丫丫断断续续的话,捏着拳头恨道。

     虽然婆媳之间难以友好相处,但是碰到这样的恶婆婆,简直是女人的恶梦,她不指望以后的婆婆能够像亲娘一样待自己,只求别是个心狠手辣的。

     在听到简富兰的遭遇后,王立雪突然对成亲生出了一比恐惧,她已经相看成功了一户人家,就等着对方挑选了黄道吉日过来下聘订亲了,媒婆自然把对方夸的好,但话却不知道有几分是真的了。

     简又又冷着脸,娇小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冷厉,这该死的晋老太……

     “为什么不跟娘来云岭村找我?”简又又问。

     晋丫丫仰着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简又又,里面含着依赖跟信任:“娘说,又又姐帮我们的够多了,我们不能一而再的去麻烦你。”

     简又又咬着唇,哪怕再气简富兰的懦弱跟逆来顺受,这会也因晋丫丫的话而消气了,不管如何,小姑总会替她考虑的。

     摸摸她的头:“带我去找娘吧,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的。”

     这两个女人,给她等着!

     晋丫丫的小脸上,终于浮出了一丝笑容,她的心里很安心,这个表姐,让她觉得很强大,因为之前连奶奶跟姨娘都怕她,她说的话,必定都是真的。

     “谢谢又又姐。”

     因为晋丫丫的突然出现,简又又也暂时不逛街了,跟着晋丫丫去了他跟简富兰暂时居住的破庙。

     这破庙已经在城外了,想来也是,县城里面的小庙,怎么可能会破败,而破庙,多是乞丐的聚集地,到门口的时候,晋丫丫的身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跟提到晋老太时的情绪相差无二。

     “怎么了?”简又又问。

     晋丫丫咬了咬唇,弱弱的道:“今天没有乞讨到吃的,他们又会打我了。”说完,脸色也跟着白了一分。

     简又又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晋丫丫说的“他们”指的是谁。

     大多乞丐都会排斥后来的人,觉得是有人抢占了他们的地盘,拼命的打压欺负,尽管有些人的本性并不是这么坏,只是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你留在外面,我进去找你娘。”简又又说着,对容璟之使了个眼色:“帮我进去扶人。”

     容璟之果断的摇头:“男女授受不亲。”何况还是个脏兮兮的老女人,他才不去碰。

     简又又气得两眼一瞪,却又不能说容璟之说的不对。

     小姑虽然生了个女儿,如今已有三十岁,但季容大似乎已经二十五岁了,这年龄差距不大的确不太合适。

     她也是下意识的觉得把一个病得严重的人扶出来这种事情男人最适合不过,倒是一时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了。

     陆彩云这时道:“我跟你一起进去吧。”

     简又又点头,让众人在外面等着。

     破庙里面脏乱不堪,隐隐还能闻道腐臭的味道,简又又微微皱了皱眉头,无视一些乞丐好奇的目光,寻找着简富兰的身影。

     听到一阵一阵的咳嗽声,简又又很快找到了倦缩在角落里的简富兰,她走过去,蹲下身子,轻唤道:“小姑。”

     简富兰听到声音,愣愣的抬头,见到简又又的那一瞬间,眼中倏地一亮,是说不出的欣喜,还是诧异:“又又,你怎么会来?”

     “我在街上碰到了丫丫,知道了你在这里,先别说了,我带你离开。”

     说着,两人跟陆彩云一人一边,扶起简富兰。

     简富兰的身子已经虚弱到站不起来的地步,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两人身上,喝然她想要自己走,只是每走几步便脚下一软。

     好不容易走到了庙外,王立雪帮忙把人扶上了骡车。

     夏日的阳光很烈,打在简富兰的苍白的脸,有种几近透明的感觉。

     简又又看着这样的简富兰,不敢想象今日若非巧合碰到了晋丫丫,她能拖多久?

     古代的人,最怕的,就是得病,很多时候一个简单的感冒发热,也极容易丢掉小命,更别说简富兰当初被晋老太打的伤虽不重,却也不轻,明明还没有养好,再遭毒打,又住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之下,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

     心里忽地又有种恨铁不成钢的火气:“小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就该直接来找我。”

     “我……”

     “不要说你不想给我找麻烦,既然当初帮了你,我便不可能对你袖手旁观,你把自己跟丫丫弄到这种地步,才是枉费了当初我帮你们的好意。”

     简又又的口气不太好,对一个长辈,可以说是大不敬了。

     简富兰的脸上闪过一抹羞愧,看着气呼呼的简又又,心里头划过暖意,在她走投无路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候,还有简又又这个侄女可以依靠,真好。

     明明她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明明她跟简家才是一家人,可真正有了难处,那些所谓的亲只会对她避之唯恐不及。

     “又又,对不起。”她辜负了又又的一番好意。

     骡车缓缓往城里走,车上响起简富兰虚弱的嗓音。

     简又又在心里无耐的叹了一声,紧紧的握着简富兰的手,郑重道:“小姑,你跟晋家已经没有关系了,晋家的行为跟强盗没有两样,以前跟丫丫的苦日子还没有过够吗?我可以帮得了你一时,但也不可能天天都顾得到,若是你不想通,丫丫也没有好日子过。”

     简富兰的心头,狠狠的一震。

     她咬着唇,想着前几天晋老太跟小妾那嚣张的模样,想着晋丫丫被小妾抓着一顿好打哭着喊救命的场紧,指甲紧紧的掐进肉里。

     简又又见简富兰沉默,也不再说什么,毕竟要一个人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只要小姑能听得进去。

     进了城,简又又便带简富兰去把脉,抓药,想了想若是给简富兰再找个住的地方,就怕那晋老太再来闹腾,现如今的简富兰,怕是只有被欺负的份。

     思索了半天,也只好来找庄掌柜了。

     骡车赶到颜记酒坊门口,酒坊的生意很好,就见庄掌柜在里面招呼客人忙的团团转,庄掌柜也看到了简又又,只是无暇分身,对她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简又又表示理解,便找了个树荫底下静静的等着。

     没多久,送走了手上的客人,庄掌柜便走了过来,问:“又又,可是有事?”

     “恩,有事求庄叔帮忙。”

     庄掌柜不在意的笑道:“什么求不求的,有什么我能帮上的,你尽管说。”

     面对庄掌柜毫不犹豫的相助,简又又心下感动。

     “我小姑重病,想请庄叔收留她们母女住些日子,等我找到了安置她们的地方就行。”

     庄叔顺着简又又手指的方向望去,随即笑道:“我当什么事呢,不过是小事一桩,我跟你庄婶只有两个人住,本就冷清,多两个人住还热闹些,不过我现在走不开,我把钥匙给你,你自己带她们去吧,反正地方你也知道。”

     “那就多谢庄叔了。”

     “谢谢叔叔。”晋丫丫乖巧的对着庄叔说道,惹得庄掌柜欢喜不已。

     “我们家这都多久没有孩子了,这下可好了,你们就把那里当自己的家一样就行。”

     庄掌柜由衷的说道,也不多逗留,说了声又匆匆折回酒坊忙碌了起来。

     得到庄掌柜的同意,简又又便拿着钥匙去了庄掌柜的家里。

     简富兰坐在骡车上久久回不了神,看着简又又的眼底带着震憾跟错愕。

     那是……颜记酒坊的大掌柜……

     又又竟然跟他认识,而且看上去很是熟悉。

     简富兰的心里说不出的钦佩。

     庄掌柜的家里,简又又把简富兰安顿好后,细细的叮嘱了晋丫丫几句,今天来县城虽然逛街过七巧节是主要的,但也要买不少东西回去,这一下已经耽搁了一些时间,简又又也不再多留,晋丫丫已经十二岁了,又是从小干活,照顾简富兰是不成问题的,简又又给简富兰留了两吊钱,说下次再来看她们,就离开了。

     一路往街上走去,王立雪忍不住担忧的问:“简家小姑的婆婆会不会再找上门?”

     “不能吧?”陆彩云瞪着眼睛说:“那晋老太再嚣张,也不敢闯到颜记酒坊大掌柜的家里去吧。”

     对于又又的这个做法,陆彩云自认还是能够想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