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40章 冤枉晋小生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晋小生被简又又尖锐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之后便骂:“跟小贱人在一起的,那就是老贱人,你敢凶我,我叫我奶打死你。”

     “呵……”简又又冷笑一声,撸着袖子瞪着他:“在你奶打死我之前信不信我先弄死你,再把你扔去喂狗,这么不干不净,死了也是活该。”

     挥手的时候,手里拎着的那一小块肉也明晃晃的出现在了晋小生的眼前,本来晋小生是被简又又吓住的,但是见到那块肉时,两眼顿时放着光,就跟豺狼看见了兔子,垂涎三尺,当即一个高蹦跳了起来,去抢简又又的肉。

     简又又没料到晋小生这么无耻的一手,愣了一下,感受到那块肉被他实实的拽住,心里的火气蹭的一下冒了上来:“放手!”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晋小生抬头瞪着简又又,眼里的嫉妒跟愤恨就像是简又又杀了他爹娘似的:“好哇,竟敢背着我们吃肉,晋丫丫你皮又痒了是吧,看我一会不打死你。”

     这样的狠话,晋小生不是头一回说,打晋丫丫也不是一次两次,晋丫丫明显被威胁住了,吓的躲在简又又的身后,头都不敢露,只闷闷的声音响起:“这……这是又又姐买的肉,凭啥给你吃。”

     简又又气得肋骨发疼,不知是该气晋丫丫的软弱,还是心疼她的害怕,反正所有不好的情绪都发到了晋小生的身上。

     她抬腿,对着晋小生的小腿狠狠的蹿了一脚,晋小生吃痛,倒退了一步的同时,手里也松了开来:“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连老娘的肉也敢抢,真以为老娘不敢打你是不是。”

     “啊,啊啊啊,你敢踢我,痛死我了,我要告诉我奶,让我奶来收拾你们,识相的把肉给我,我就放你们一马。”

     晋小生捂着自己的膝盖,疼的龇牙咧嘴,却还不忘那一块肉,肥瘦相间,虽然只是一小块,但却足以令晋小生疯狂。

     他都许久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肉了,这一小块肉怎么也能做一碗红烧肉。

     简又又觉得晋小生跟她肯定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里的,这样没脸没皮的事情,他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么的理所当然?

     正想好好教训教训这臭小子,忽然衣袖被晋丫丫给拉住了,扭头,就见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小声的道:“又又姐,别打,要是打了晋小生,我奶那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简又又顿了一顿,心里一口恶气更深了,不过晋丫丫的话还是听进去了,想到晋老太的胡搅蛮缠,的确令人头疼,她这会是打爽了,依晋老太的性子,闹不出什么大事,但绝对会像颗牛皮糖一样死死粘着他们。

     但是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晋小生,简又又觉得自己可不是圣母,更别提上一次晋老太他们将小姑赶出了她给租的房子,把所有的东西占为己有,若不是她巧合碰到了晋丫丫,小姑的病情不知又要如何耽搁。

     早就说过她不会放过他们的,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丫丫,我们走。”简又又眯了眯眼,闪烁着森冷的寒芒,叫人看了心惊胆颤,只是晋小生一心扑在肉上面,哪里去注意简又又的神情。

     晋丫丫听到简又又说回去,二话不说拉着她的手就走了,走的还有点急,明显的害怕再跟晋小生呆下去。

     “喂,贱女人,你别走,把肉留下来。”晋小生看着转身就走的两人,几步追了上去,叫骂道。

     简又又扭头,凶狠狠的抬起一条腿:“怎么,还想再来一次?”

     晋小生到底年幼,看着凶神恶煞的简又又顿时怯步了,站在那里一脸扭曲的瞪着她,好半晌才咬牙道:“你给我等着,我奶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着,转身小跑走了,看样子是打算回去找晋老太来“收拾”她了。

     简又又的嘴角划过一抹冷笑,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她看着跑远的晋小生,对着身后的容璟之招了招手。

     容璟之一直沉默的跟在简又又身后,做着属于“侍卫”的活,心里说不出的憋屈,但在这憋屈之下,他却有种甘之如饴的错觉。

     一定是这天太热,让他出现幻觉了。

     “做什么?”容璟之板着脸,问。

     对于他这不怎么好的语气,简又又选择了无视,这么久以来,她也算是摸清了这男人的性子,有点恶劣,但还算听话,好逮也救过她,她不计较。

     简又又将几个碎银子装在荷包里,笑道:“看到晋小生走的方向了吧?把这个荷包给他拿去。”

     容璟之挑眉,眼神分明是在说:你不是开玩笑?

     这女人对人虽然大方,但若是她不想给的银子,别想着从她手里扣走一丁点,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那晋小生刚刚怎么对她的?这会竟然给他送银子,该不会被晒傻了吧。

     想着,容璟之抬手打算摸摸简又又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

     简又又一脸的黑线,没好气的拍掉他的手:“快去。”

     容璟之抿了抿唇,拿着荷包往晋小生离去的方向走去。

     “又又姐,为什么让叔叔给晋小生送银子?”晋丫丫的声音忽然响起,走出几步远的容璟之脚步一顿,背对着简又又的脸上,一片狰狞。

     老子看上去就有这么老吗?这死丫头怎么就总记不住,得叫大哥,不是叔叔。

     他不就是比简又又大了十岁么!

     咬了咬牙,继续去追晋小生,一边走还一边不忘想着怎么扭转晋丫丫的思想。

     简又又没有注意到容璟之那细微的情绪,她垂头,看着比她矮了一个头的晋丫丫,一脸严肃的道:“丫丫,不要觉得又又姐坏,我只是让晋小生知道,这个世上,不是谁都能被他欺负了的。”

     晋丫丫懵懂的眨了眨眼,好像不太理解简又又话里的意思。

     半晌,她忽然道:“又又姐,你是在替我跟娘报仇对不对?”

     可以这么说,但这么多年,小姑跟晋丫丫在晋家所受的苦跟折磨,简又又觉得怎么教训晋老太几人都弥补不了,而且小姑跟晋丫丫既然离开了晋家,跟晋家再无瓜葛,若是一直耿耿于怀过去的种种,怎么往前看,往前走?

     然而晋老太却不肯安生,都把小姑赶出晋家了还不肯放过她们母女,那她就没必要跟他们客气了。

     晋丫丫看着简又又脸上的煞气,识相的闭上了嘴巴,她怎么觉得,这个模样的又又姐好可怕——

     在容璟之走后没多久,简又又便拉着晋丫丫往晋家的方向走去,差不多快到晋家的时候,果见晋小生正拿着她的那个荷包欣喜若狂,想来是看到了里面的银子,正小心翼翼的系好,收在胸口,还不放心的拍了拍。

     简又又看着前面,却对晋丫丫说:“丫丫,一会不管看到什么,即便你接受不了,也不要多说一个字,知道吗?”

     晋丫丫点点头,哪怕她不知道简又又要做什么,但对于她说的话,她从不拒绝。

     又又姐对她跟娘这么好,不管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恩,错的也是对的。

     晋小生四周看了看,似乎是在担心自己刚刚得了一笔意外之财会不会被别人看到,这么多银子,他数了数,大概有十两之多呢,想想就让人振奋,他可以买好多好多的鸡腿。

     这么想着,嘴角不由得流下一滴口水,抬手,他正要擦掉,却蓦地听到一声刺耳又尖锐的嗓音。

     “好哇,晋小生,你个小偷,竟然敢偷我的银子。”

     晋小生吓的手一抖,明显的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扭头就见简又又朝他冲过来,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紧紧的护着胸口,那里,正藏着他刚刚得来的意外之财。

     “你做什么?”晋小生连说话的声音都发抖了,不知是被简又又突然出现给吓的,还是自己藏有“巨款”的事情被人给发现了而心虚的。

     只是这荷包本来就是一个男人扔在他手里的呀?他为什么心虚哇。

     简又又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抓住晋小生的手:“你偷了我的银子,你说我要做什么?”

     晋小生挣扎着:“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偷你银子了。”

     就算他怀里的荷包真的是简又又,那又如何,到他手里的东西,哪有再还回去的道理,何况,他本身就没有偷。

     这么一想,晋小生的底气足了一些,面对凶恶的简又又也不害怕了,捂着胸口的手不敢放掉,就怕简又又趁机把他的银子抢了,于是拿脚去踢他。

     简又又一直防着晋小生,哪里会让他踢,躲了一下,骂道:“你个有爹生没娘教的东西,偷人荷包还敢这么理直气壮,还要不要脸啊。”

     晋丫丫站在不远处,看着彪悍的骂人的简又又一愣一愣,那荷包是又又姐让叔叔给晋小生的,现在又又姐却冤枉晋小生偷的……

     她忽地紧抿了唇,被人冤枉的滋味,她不只一次的尝到过,前不久,她跟娘离开那个家的时候,她奶还冤枉她偷了一两银子,但现在……看着晋小生被冤枉,心里居然有种畅快的感觉。

     晋丫丫纠结的想,自己是不是很坏,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晋小生从小被晋老太捧在手里宠大,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气得脸红脖子粗:“你才不要脸,你全家都不要脸,你这么大个人欺负小孩子,最不要脸。”

     周围,渐渐聚拢了一些人,对着简又又跟晋小生指指点点,这些人都是被两人的争吵引过来的,自是不知来胧去脉,只看到简又又凶恶的拽着晋小生的手,明晃晃的以大欺小。

     “欺负你怎么了,偷我银子还敢这么嚣张,今天我不仅要欺负你,还要把你送官。”简又又咬着牙,瞪着晋小生。

     周围看热闹的人听到简又又的话,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这晋小生真是越来越过份了,这么小就会偷东西了,以后长大了还了得?”

     “就是,平时就爱欺负同龄的孩子,简直坏透了。”

     “我就说怎么无缘无故的吵了起来,原来是手脚不干净了。”

     “不过这么小的孩子送官会不会太残忍了?”

     “你不了解,这孩子从小就不学好,要不好好教训一下让他长长记性,指不定更坏呢。”

     “对,送官。”

     人群里,有不少是认识晋小生的,毕竟他家就住在这里,即使有路过的打抱不平说句话,但对于了解晋小生的人来说根本不管什么用。

     晋小生在听到送官时早就吓的不知所措,这会面对大家的指责,“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们离晋家不远,这么一阵轰闹,想要不惊动晋老太也不可能。

     “哪个天杀的王八蛋欺负我家小生。”晋老太本是想出来看热闹的,只是一开门就听到自家宝贝孙子的哭闹,心里那个纠疼,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小妾杨桃花紧随其后,拨开人群就将儿子搂在怀里:“小生,咋啦,谁欺负你了,给娘说。”

     晋小生吸着鼻子,手指向简又又,正要说什么,晋老太突然大叫了一声,直奔晋丫丫而去:“小贱人,你还有脸回来,是不是你欺负的小生,反了天了你,看我不打死你。”

     晋丫丫看晋老太向她冲来,吓的往后退了几步,因为太害怕,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惊恐的看着晋老太在她面前停下,脱了自己脚上的鞋子,扬手就要往她身上打,这是惯用的一招,晋老太几乎想也不想,看到晋丫丫就让她心生厌恶,总要先打了解了她心头的恶气再说。

     晋丫丫小脸惨白,两眼一闭,一副认命的模样,只是想象到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她悄悄睁开一只眼,就见晋老太握着鞋子的手还举着,但却被人给抓住了,怎么也挣脱不开。

     简又又看到容璟之制止了晋老太对晋丫丫施暴,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便听到人群外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声音。

     “让开让开,听说这里有贼,哪呢?”

     众人回头一看,见是衙差,忙恭敬的给几人让开了路。

     ------题外话------

     还木有完……进了衙门就有苦头吃捏……蔑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