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52章 我腻不腻害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颜明玉不可能主动来秦家把春诏带走,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秦诏主动跟秦夫人提出来要来找自己,但简又又却不敢肯定秦诏是无意的来找自己呢,还是专程来找自己。

     觉得后者可能性比较大,毕竟能跟颜明玉一起来,显然是他找上的颜明玉。

     这么一想,简又又觉得秦夫人肯定知道自己给简富仁等人挖的坑。

     秦夫人看着简又又局促的表情,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神色:“简姑娘,你不必紧张,我没有怀疑你要利用诏儿的心思,这次去找你,是诏儿自己求我的,不得不说,为了让我答应,他可是什么法子都想出来了。”

     至于是什么法子,秦夫人便没有提,简又又也能想象得到肯定让秦夫人足够头疼,看她眼底那抹无耐跟宠溺便不难猜到。

     “诏儿说你被坏人欺负了,他得去救你,我听得一头雾水,最后好不容易才理清了思绪得知你那天你带诏儿出去后跟颜明玉见过面,便把颜明玉叫来问了问。”

     这才得知简又又昨天准备让颜明玉做的事情,本来让秦诏单独出去,还是去这么远的地方,秦夫人是不乐意的,但架不住儿子的苦苦哀求,想着颜明玉在一旁看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简又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秦夫人继续说:“昨天诏儿脏兮兮的回来,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他受了欺负,却不料他得意洋洋的跟我炫耀着他今天有多能干,把坏人都打倒了,那眼中的神采飞扬,连我都惊到了。”

     秦诏忽地抬头,嘴巴里塞的满满的都是苹果泥,兴奋的问:“又又,我把坏人都抓了,腻不腻害。”

     简又又听着秦诏模糊不清的话,脸上都是笑意,轻轻捏了捏他的脸蛋:“厉害,非常厉害。”

     秦夫人看着秦诏的眼底都是温柔,以前一直怕世人知道自己儿子的缺陷,会给他带来难堪,只是如今看来,他们一直将宝宝关在家里,是不是错了。

     她用自己以为对的方式把诏儿保护着,却不知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哪怕诏儿曾经烧坏了脑子,智力只停留在五六岁的时候,但并不表示他不能成长,接触外面的世界。

     或许,诏儿并非会像他们以为的那般脆弱。

     若是连他们身为爹娘都不能给诏儿一个健康的生长环境,又如何有资格要求旁人像对正常人一样看待诏儿。

     像昨天那样雀跃又激动不已的诏儿,是她鲜少见过的,那种因为自己的相助而满足沾沾自喜的得意模样,让诏儿凭添了几分自信,秦夫人有好几次都差点以为,自己的儿子是正常的。

     其实,智力不足又如何,接触的多了,有些事情自然而然深入人心就懂得了。

     而另一边,县城最大的客栈里,容璟之坐在天字一号房内,找木有很容易,沿途都做有记号。

     圆木桌旁,容璟之一身农家棉质的长袍裹身,却依旧不影响他高贵冷漠的气质,手指轻弯,敲打着桌面,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笑,凛冽而又阴沉。

     木有像个小媳妇似的站在门旁,欲哭无泪的表情像是立即要去见阎王似的。

     “唔,爷,您不能怪属下不请自来,属下完全是奉皇上的旨意前来寻您。”

     容璟之俊眸微抬,淡淡的扫了一眼木有,即便这样无意识的一瞥,却让木有顿感千金压顶,喘不过气来。

     “恩,爷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成了赫连渊的狗腿了。”

     木有的额头滑下一滴斗大的汗水,忙堆着讨好的笑:“嘿嘿,爷,属下是您的狗腿,独一无二忠心耿耿。”

     普天之下,也就爷您敢直呼皇上的名讳。

     “狗腿的脸看到了,独一无二忠心耿耿没看见。”

     木有:“……”

     木有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来,爷,您的嘴巴还能再恶毒一点吗?这样质疑一个对您忠心耿耿的属下真的好吗?你就不怕我叛变?

     他在心里暗暗腹诽着,却在容璟之一道若有似无的目光飘过来时立即打了个冷颤。

     对嘛,这才是他认识的爷,高贵冷傲,骇然深沉,只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从心底里畏惧,先前见到的像猫一样温顺的爷,一定是自己的幻觉了。

     转念一想,木有又觉得自己有被虐的倾向,竟然觉得这样的容璟之备感亲切。

     果然在爷的长年压迫之下,他都变的扭曲了。

     “有事快说,没事快滚。”容璟之看了木有一眼,不耐烦的说道。

     这指的,自然是木有突然出现在宏沛县,又是受皇上的旨意,要么就是有什么要紧事跟他汇报,但如果没有,木有可以打哪来滚哪去了。

     木有双手捂着胸口,一脸受伤的表情:“爷,您这是嫌弃属下。”

     容璟之嘴角微微一抽,真是够了!

     “木有,你确定要一直浪费爷的时间?”容璟之眉稍微扬,淡然的嗓音就像是从阴森的地狱里传出来的一般,让人的心也跟着抖三抖。

     木有忙收敛浮夸的表情,一本正经的道:“皇上让爷尽快回京。”

     “什么事?”

     “唔,大概是皇上想您了。”木有一脸的沉思状,皇上可没说什么事,只是见不得爷就这么一走了之而且还不说什么时候回来,如此迫切的让爷回京这么一副离不开爷的意思,可不就是爷走了让皇上一直惦念着嘛。

     容璟之霍然起身,他就觉得自己来找木有就是纯粹来浪费时间的,这小子没个正形,若不是能力有加,自己早就将他踹到爪洼国去了。

     “别让我再看见你。”容璟之抬腿往门口走去,经过木有身边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满脸的嫌弃。

     “爷,您不能赶属下离开,属下的职责是保护您的安危。”木有狗腿的替容璟之打开房门,忙不跌的说道。

     他就这么回去了,没能把爷一并带回去,皇上还不剥他一层皮,这回去也是死,留下来也是死,那还不如留下来呢。

     不管咋说,他在爷这里可嗅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异常,说不定有好戏看,说什么也不回去,死皮赖脸也要留下来。

     容璟之自然没错过木有眼底一闪而过的充满兴味的神情,危险的眯了眯眼:“你确定留下来?”

     木有狠狠的吞了吞口水,顿了一顿,最终硬着头皮点头:“爷在哪,属下就在哪,属下不能让爷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不过爷放心,在您没同意之前,属下绝对不会暴露了您的身份。”

     说完,他眨了眨眼,那一副卖萌的贱样换来的是容璟之的一顿暴奏。

     听说,整个客栈都弥漫着木有凄惨的叫声。

     听说,那惨叫声让人不忍心去听。

     容璟之离开的时候神清气爽,天字一号房内,门被关上的一瞬间,隐约能看到一名男子顶着一张猪头脸。

     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容璟之活动活动筋骨,这么久不在京城,木有的皮又松了,再不给他好好紧一紧,他就该忘了爷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张家姐弟走在街上,看什么都稀奇的不行,小脸上激动难掩,张莺姐妹买了几匹布,回去给家人裁了做新衣裳,又买了一小袋白面,还有一些油盐的调料,经过猪肉摊时,张天瑞的脚就像是生了根似的怎么也走不动了,几人相视一望,稍稍一犹豫,便割了一大块猪肉回去,肥瘦相间,很是诱人。

     还是过年的时候吃过肉,这都大半年了,不说小弟谗,她们姐妹几个也谗,今个就奢侈一回,多割些,吃个够。

     “虎子哥,你在看啥?”张倩蹦蹦跳跳的跑到张虎身侧,看他专注的盯着面前小摊上摆着的姑娘家喜爱的首饰,最贵重的,怕是那银制的首饰了。

     也是,对于有钱人家来说,想要买首饰都会去那些精致的首饰店铺或是金铺,像这种路边的小摊贩,除非做工特别精致让人一见就爱不释手的,那也只有他们这种穷苦老百姓会停跓。

     张虎的目光一直紧盯着一只银制的梅花簪子,嘴角的笑意是那样的温柔而又宠溺,仿佛是在看心爱的人一样,让张倩神情有片刻的恍惚。

     “恩。”

     张虎听到张倩叫自己,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这梅花簪子做工很是精制,配彩云一定好看,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这位小哥,你可真是好眼光,这簪子可是我这最好的东西,如今也只卖了剩最后一支了,送给心爱的姑娘最合适不过了。”

     卖首饰的是个中年妇女,微胖,看得出张虎眼底的喜爱之意,忙推销道。

     心爱的姑娘……

     这几个字让张虎心里瞬间像是灌了蜜一样甜。

     “老板,这簪子多少钱?”

     老板笑的眼睛都眯起了一条缝;“看你真心实意的想要,我也不卖你贵,一两七钱。”

     唔,一两七钱,对于他们来说买支银簪子的确贵了,不过给彩云买的,值。

     张虎也没有犹豫,更是连价都没有还,爽快的掏了银子付账,只将老板娘乐得找不着北了,又拿过几条姑娘最爱的颜色鲜艳的发带:“小伙子,看你这么爽快,我送你几根发带,拿这绑鞭子最是好看的了。”

     “谢谢老板。”张虎道谢,拿过发带,然后拿着银簪道:“老板,麻烦你帮我包一下吧。”

     老板笑着打趣:“还打包什么样,这姑娘就在一旁,还不趁机给人家戴上。”

     刚刚老板就说这银簪子送心爱的姑娘最合适,这会指着一旁的张倩让张虎给她戴上,这是误认了张虎送簪子的对象。

     张倩忽的红了脸,羞涩的低下了头,心里头没来由的呯呯直跳,像是快要跳出心口一般。

     张虎神色微微一怔,看着老板打趣的目光解释道:“老板,你误会了,她是我妹妹,我这簪子是给我娘买的。”

     把张倩当妹妹一样看待,可不是她所以为的那种关系。

     老板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讪讪的笑了两声:“是……是这样啊,小伙子,你可真孝顺。”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不认同,哪有人送娘送这么精美的梅花簪子,一看就是给年轻姑娘戴的,不过人家这么说了,她做生意的,又不是说书的,知道那么多详情干麻。

     张倩的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失落,原来,自己在他心里,是妹妹啊……

     “倩儿,走吧。”张虎接过老打包好的银簪放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拍了拍胸口,嘴角的那抹满足的笑意让张倩有些刺眼。

     她强扯出一抹笑:“恩。”

     张莺带着张悦跟张天瑞去别的地方看东西了,说好就在这附近,不会走远,所以远远的就能看到几人的身影,张虎的身边跟着张倩,却不知陆彩云的踪影。

     “虎子哥,你这银簪应该不是给张婶买的吧,肯定是有中意的姑娘,是谁呀?”张倩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看起来那样的漫不经心。

     张虎眉头轻轻一蹙,彩云一个人去哪了呢?也不在小摊上买东西,入目所及之处,没有看到陆彩云的身影,张虎心头慌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回答张倩的话:“没有。”

     转过一条街,赫然看到陆彩云在归云楼的门口来回的走,目光时不时的看向归云楼大门的方向,似乎是在找谁,又像是在等人。

     张虎大大的松了口气:“彩云……”

     说着,人大步向陆彩云跑了过去:“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想着反正来一次县城,想看看归云楼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陆彩云掩去心头的失落,说道。

     上次就听说霍公子会长时间呆在宏沛县,原以为会在归云楼碰到他。

     张虎不疑有他,了然的点点头,归云楼的好多东西都是由又又提供的,彩云过来问问也是正常。

     “那怎么不进去?”

     陆彩云看了一眼大门口,还是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轻叹一声,摇头道:“我想想还是算了,这样进去未免太莽撞了些,这些事还是让又又来做吧,毕竟她比较擅长。”

     ------题外话------

     唔,这章感情有点复杂昂……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四角恋……最终谁恋谁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