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54章 偷银子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哪怕百合说不饿,但事实却是她的确没有吃午饭,陆彩云对着陆逍云使了个眼色,陆逍云会意,立即替她叫来一碗面。

     百合端着面前的碗,眼底噙满笑意。

     她不怪陆逍云的粗心,能这么静静的陪着他,看着他便好,比起当初他跟芳华在一起自己只能远远的看着他时,如今两人的相处模式实在是很好了。

     几人吃完面,陆逍云便扶着百合去医馆,陆彩云也跟着去了,其间不忘把陆逍云给挤开了,自己扶上了百合的手。

     “哥,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我来吧。”

     陆逍云古铜色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忙点头:“恩,你小心着点。”

     百合心里划过一丝失落,很快收起来。

     “百合,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哥来扶着你?”两人靠着很近,陆彩云悄声问道,眼底满是打趣。

     百合一愣,脸蓦的红透了,恨不得立即找条缝钻进去。

     虽然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只是这话被人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而且对象还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妹妹,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会不会让彩云误以为她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啊?

     陆彩云没有发现百合又羞又纠结的心思,自顾自的道:“其实你不用害羞,我一早就知道你喜欢我哥了。”

     百合:“……”

     这样真的有好一点吗?

     百合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呯呯呯的跳个不停,正犹豫着说些什么,却听陆彩云继续说道:“我哥看着精明,其实有点木讷,看当初被芳华那女人耍的团团转就知道了,又又说,毕竟曾经喜欢过一个人,所以感情不能说放下就放下,所以你一定要给我哥一点时间,我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嫂子,可不能因为我哥的蠢而放弃他啊,我会帮你的。”

     陆彩云说着,两眼炯炯的看着百合,发着亮光。

     百合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她为何突然间支开陆逍云而主动扶自己的原因了。

     心里头一暖,没有什么比得到未来的婆家人认可更重要的了,她想,以后若真能嫁给陆大哥了,姑嫂和睦,小姑这么可爱,婆婆也不会是恶人,自己一定会很幸福吧。

     “那……那彩云……你哥有什么喜好吗?”百合咬着唇,弱弱的问道。

     既然小姑说会帮自己了,自然得先打听清楚了陆大哥的喜好。

     陆彩云笑的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对着百合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自家大哥的喜好,百合时不时的点头,听的很认真。

     ……

     简富仁等人一直被关在牢里,孙氏跟孙家两个媳妇最后得知,想要简富仁跟孙家兄弟出来,就得拿银子赎人,也不多,一个人五十两银子。

     这样的数目可把牢里那些人的家属给吓懵了,别说有没有这么多银子,就算有,也未必舍得拿出来啊,但若是不拿银子来,人就别想着领回去。

     如果没有被打板子,几个大男人在牢里吃点苦头也就是了,只是挨完板子没有让大夫来医治过,这一日日一天天,身体再强壮的人也实在扛不住。

     听说,跟他们一起的刘从文,已经筹集了五十两银子,被放出来了。

     孙氏跑到村口的刘大爷家里,如果他们能有钱赎刘从文,应该还有钱才对,自己先借点。

     只是还没到刘家门口,就被刘大爷拿扫帚给赶了出来:“走走走,那小子哪来的银子我不知道,他就是死在外边也跟我们没关系,你们自己做的孽自己受去,我哪有什么银子借你们。”

     凶狠的脸上忽地闪过一抹担忧,那臭小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银子,会不会惹什么麻烦,真是个混不吝,好的不学竟学那不着调的,竟然跟着那简富仁去又又的作坊闹事,简直让他丢人。

     “刘大爷,你行行好,救救我们家当家的吧。”

     “我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哪来的银子给你,你那三哥三嫂家当初不是要了人家又又五十两,怎么不去他们家借?”

     刘大爷没好气的低吼,最看不得这种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是不去又又的作坊闹事,又怎么会伤了县太爷的儿子。

     再说,就算他想借,自己也得有银子借得出去才行啊。

     否则自己就算砸锅卖铁也会把那臭小子给赎出来。

     再怎么不务正业坏透了,那也是老刘家唯一的根了。

     幽幽的叹了一声,刘大爷关上大门,不再理会门外的孙氏。

     孙氏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心里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简又又那里求不到,如今唯有去简富贵家试试了。

     崔氏去了村长家,开门的是简洁。

     孙氏挤出一抹温和的笑:“洁儿在家呀。”

     简洁皱了皱眉,直觉得孙氏上门没好事,手扶在门框上面,也没有要让她进来的意思:“四婶有事吗?”

     “你爹娘在家吗?”孙氏见简洁没有要让自己进去的意思,狠狠的咬着咬,压下心头的怒火,耐着性子问。

     其实她问的是崔氏,这个家里,简富贵向来是个摆设,没有任何主见,钱也一直由崔氏保管着。

     “我爹下地去了,娘去村长家了。”简洁看着孙氏,抿着唇说道。

     孙氏讪讪的抽了抽嘴角,想了想,又问:“那你大哥呢?大哥在家吧?”她想,简单是崔氏的宝贝疙瘩,又心善,当家的可是他的四叔,如果自己问简单借钱,让简单去跟崔氏开这个口,想必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

     简洁看着孙氏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眼底戒备:“大哥在屋里读书,准备考举……”顿了一顿,她眯起桃花眼,看着孙氏:“四婶,你该不是想来借钱赎四叔吧。”

     孙氏一愣,没料到小小年纪的简洁会这么聪明。

     “是……是啊……我想找你大哥说说。”孙氏在简洁那讽刺的注视下有种下不来脸的感觉,但为了自家当家的,说什么也得忍了,否则若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自己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女儿,还怎么过?

     简洁正欲将孙氏赶走,忽然想到自己还得靠着四叔家的简柔跟王玉瑶走的近些,红唇轻轻抿了抿,犹豫道:“四婶,我大哥如今正是关键时刻,容不得人打扰,如果让娘知道你为了借钱的事情打扰到他,恐怕这钱更借不成,你看要不这样,等我娘回来我跟她说,吃晚饭的时候娘总会在了,你再来找娘谈这件事情。”

     孙氏怔了一怔,怎么都没料到简洁突然变这么好说话了。

     虽然这话不知真假,但简洁说的也并无道理,崔氏如今指望的,就是简单考举,好让她在村里更上一层楼,到时候她可就是举人的娘了,有了举人的功名在身,简单的身份也不容人小觑,这可不是件小事。

     万一到时候简单落榜了,那崔氏可别把这账算在她的头上。

     想了想,她点点头:“那成,四婶在这里先谢谢你了。”

     不管简洁是不是真心想帮忙,自己吃晚饭的点再来也一样的,到时候简单也会在场,简富贵亦在,这两人或多或少会劝崔氏也说不定。

     看着孙氏离去的背影,简洁放在门框上的手指渐渐捏紧,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关上门,她转身往主屋走去。

     熟门熟路的翻出崔氏存着银子的地方,里面是个褪了色的荷包,鼓鼓囊囊的,将里面的钱倒出来,整锭的,碎银子,铜板无数,粗粗扫一眼,里面并不只五十两银子。

     想来也是,崔氏把家这么多年,怎么真可能一点积蓄也没有,就算不问简又又要那五十两,也得攒点私房钱,更别说简单还得考功名,这哪样都得花钱。

     简洁以前只看崔氏数过,但从未见崔氏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整经小脸都惊呆了,眼底是浓浓的贪婪,纤细的小手抓了一大把,满手的碎银子跟铜板让简洁整个人都觉得颠狂了,有钱在手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令人心情澎湃。

     激动了一会,她忙将自己的荷包取出来,将桌子竟一半的钱都装进了自己的荷包,然后把剩下的重新装好,塞回原处。

     简洁整个心都在银子身上,压根就没注意主屋的门自己进来时没有关严实,而自己拿钱的一幕,被张巧蓉看了个一清二楚。

     待放回原位,简洁从炕上下来,就听到门被人推开,张巧蓉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小妹,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娘的银子。”

     话虽然说的义正严辞,但眼底的贪婪跟渴望却是那么的显而易见。

     简洁吓的小脸一白,手上的荷包也掉在了地上,掉出几颗碎银子,她一慌,忙蹲下去捡起来。

     “大嫂,你胡说什么?”

     到底只是十三岁的孩子,再聪明也不够沉稳,说话的声音都透着一丝颤抖,显然是害怕张巧蓉把这事告诉崔氏的。

     娘虽然疼爱自己,但若是知道自己偷了她的银子,自己少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张巧蓉双手环胸,一步步走进屋里,反手将门关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简洁,然后伸手,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荷包,笑道:“这荷包是你的吧,你说我要把这荷包给娘,娘会不会以为我是胡说的。”

     简洁气的小脸通红,双手紧握成拳:“你想做什么?”

     “一人一半。”张巧蓉握着鼓鼓的荷包,忍不住一阵兴奋,这里面得有多少银子啊,崔氏那老不死的竟然有这么多私房钱,偏偏平日里扣的跟个什么似的,更别说给她单独的零花钱。

     怪只怪简洁自己倒霉,被她发现了,这么好的机会,自己怎么可能错过。

     “好。”没有犹豫的,简洁一口答应,心里却把张巧蓉给凌迟了无数遍。

     这个该死的女人,什么都不做就分去她一半的银子,可恨。

     不过简洁也知道,除非她把银子放回原位,否则张巧蓉去跟娘告状,自己就死定了,被分去一半的银子,简洁只觉得跟挖她的肉心的一样疼。

     张巧蓉面色一喜,径自拿起荷包就要去拿银子。

     简洁一把抢回荷包,冷眼看着张巧蓉,张巧蓉以为她要反悔,正要开口,就听简洁鄙夷的道:“你蠢啊,在这里分银子,不怕爹娘突然回来?再说,这银子是我花精力拿的,凭什么你来分。”

     说罢,她一把推开张巧蓉,往屋外走去,回了自己的屋子。

     肯定是不能去张巧蓉的屋子的,岂不是被简单给看到了。

     张巧蓉捏了捏拳头,恨恨的看着简洁的背影,不甘不愿的跟着她走了出去。

     简洁抓了一大把,并没有数多少银子,回了屋,这次上了心,将屋门给锁上了,将银子给数了数,一共是三十七两二钱七十文。

     “我拿二十两,剩下的十七两加零头都给你。”简洁说。

     张巧蓉一口否定:“不行,说好的一人一半。”摆明了一分都不肯吃亏。

     简洁气得胸口发疼,恨不得打死眼前这个女人,白分银子还不满足,她可是担着大风险的。

     “不肯是吧,那大家都别要了。”说着,将银子都装进荷包,作势便要回主屋重新放回去。

     张巧蓉见简洁那模样是来真的,忙慌乱的拦住她:“诶,洁儿,你这是做啥,要放回去了岂不是咱两都捞不着好。”

     简洁剜了她一眼,道:“反正也达不成共识,与其你心里不平衡告诉娘我拿她的钱,还不如我还回去,反正只要我开口,娘总会给我零花钱用,你嘛……”

     她斜斜的睨了张巧蓉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就算她的零花钱少,但至少娘会给她钱花,至于你张巧蓉嘛,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十七两不要的话,那你索幸就一分钱也不要了。

     张巧蓉被简洁讥讽的目光看得眼神一慌,忙道:“行行行,都听你的,行了吧。”

     十七两二钱七十文也是钱,总比一分都没来的强。

     简洁要真破罐子破摔,她屁也捞不着。

     于是,姑嫂两人在屋子里将银子给分了,拿着十七两银子在手,张巧蓉激动的手都在抖了,这辈子,不管是在娘家还是在婆家,她的手上就没有拿过这么多的银子,实在是……令人热血澎湃。

     简洁唾弃的看了张巧蓉一眼,嘀咕了一句:“没出息。”

     ------题外话------

     崔氏知道银子被偷肯定得闹翻天,猜猜简洁留了啥后路哈……

     这天真是冻屎个人,哪里叫降温,这叫速冻了都,亲们千万注意保暖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