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69章 中秋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彩云把门一关,便兴奋的搓着手问:“刚那两人当真是府城朱记酒坊跟郑记酒坊的老板?也就是跟咱们订青梅酒的人?”

     虽然早就知道了答案,但陆彩云还是要确认一下。

     那真正是大人物啊,比起颜明玉份量不是重了一点两点。

     “没错。”简又又笑着点头。

     府城管辖着周边几个小县城,自然比宏沛县大上一倍不止,若按地理位置划分,它是跟皇城-京城可是属于一个地级的,只是这繁荣程度就不是能比的了,但府里酒坊大大小小也有无数,简又又也不可能每一家都跟他们签下订单,毕竟同行如敌,一家两家卖青梅酒便罢了,卖的人家多了,难保市场也给乱掉了,何况青梅酒只是一季一产,数量有限,她未必每家都提供的来。

     这两人都是颜明玉介绍的,不管在人品,信誉上都让她更值得相信。

     就算她要扩展业务,也不会把客户的来源再放在宏沛县跟府里这两个地方,怎么也得往周边发展,小县城也行。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到目前为止,她还是得先在宏沛县发展起来。

     “那这一次又签了多少青梅酒?”陆彩云问。

     简又又笑呵呵的从桌上捏起两张纸,眉眼弯弯:“每人各一千斤。”

     “嘶……”陆彩云惊的倒抽了口冷气,在心里算着能赚多少钱,不过算了半天也没有算明白,于是便暴发出粗鲁的笑声:“哇哈哈哈,这回又赚大发了。”

     简又又一看她那骨碌碌转的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便知她心里的想法,说:“彩云,咱们村的刘大爷虽说年纪大了些,没有秀才的功名在身,不过却在年轻的时候读过不少书,识得不少字,你明天开始抽空跟刘大爷去识字。”

     刘大爷是当初简又又找的混在简富仁那一伙里的混混刘从文的大伯,老两口住在村口膝下无子,而刘从文的父母早亡,他是刘家唯一的根了,老两口也是把刘从文当儿子看待,只是这刘从文不争气,好赌,媳妇还跟人跑了,让刘大爷夫妻两又恨又气,每回气到深处都不想管他,却又做不到真正的置之不顾。

     她说的不容置疑,也不是征求陆彩云的意见,而是用了肯定句。

     陆彩云那一张本激动兴奋的小脸,听了简又又这话瞬间垮了下来:“啊?不要吧,我是个姑娘,识字做什么玩意,再说我这都多大了,读书都晚了,就这样挺好。”

     “不行。”简又又一本正经的看着陆彩云,一口否定:“怎么说这作坊你有一成在里面,是你的责任,若不识字,以后被人骗了岂不亏大了。”

     作坊建成之时,她便跟陆彩云说了,让一成的股份给她,只是股份对她并没有听过,但简又又的意思还是能让人理解的,不得不说陆彩云是又惊又喜,还有种受之有愧的感觉,正想拒绝,简又又却更快一步的说服了她。

     连村长她都给了他每年一成的红利,没理由一直帮着她的陆家却一点好处都没有,村里的人都觉得陆家因为她而占了不少的便宜,但其实只有她知道,陆母跟陆彩云一直很有底线,每日三餐的改变,可不足以说明陆家在占她的便宜。

     更别说自己还住在陆家呢,是陆家给了她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也是陆家在她被简家赶出家门之中伸出了援手。

     锦绣添花易,雪中送碳难,而陆彩云这一送,还送了这么久,这份情谊,简又又这辈子都不会忘,所以一成的股份虽少,但若经营的好,所赚的利润还是可观的,而且现在是作坊,以后还会有别的事业,她都会跟陆彩云一起分享。

     “这不有你在吗?”陆彩云不以为然的嘟着嘴,一想到那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的字,她就觉得头疼。

     简又又将手中的协议卷成筒状,对着陆彩云的额头啪啪啪敲了几下,瞪着她:“我也不是神好么,难不成你想累死我,不是说好了要替我分担的么。”

     一句话,让陆彩云到嘴边的借口给咽了回去,目光可怜的看着简又又,想以装柔弱来博取简又又的同情,却被简又又给无情的挥手掐断。

     “这事没的商量,我一会去跟刘大爷打声招呼,你明天就去报道,一天也不必多,学一个时辰,学费的事情也不用操心。”

     陆彩云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谁担心学费的事情哇,她不想学嗷嗷嗷……

     内心抓狂归抓狂,不过陆彩云也懂得分寸,简又又让她识字是为自己好,就算现在她只能在劳力帮简又又,可又又却是把她当最亲近的人信任着,以后的又又忙的事情越来越多,而她若不识字,帮她的只能越来越少。

     抿了抿唇,陆彩云纠结着小脸,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气:不就是识字嘛,她去。

     简又又会认字,陆彩云知道的时候狠狠的吓了一跳,不过简又又解释的很简单,那是她偷偷自学的,家里有个当秀才的大哥,读书的时候她偷听,日子久了自然会一些。

     对此,陆彩云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也觉得何情何理。

     因为了有新的订单,众人干活的热情便又高涨了起来,怕就怕做了这批,没有下批,那到时候作坊里没有活干,势必他们就会闲着,而闲着,也就没有工钱可发。

     朱自怀跟郑天送来的礼物里面更多的是一些吃的,以月饼居多,简又又看了看,陆家也就那么几个人,陆逍云带回来的那些月饼已经足够他们几个人吃的了,这些肯定吃不完,放在那里也是浪费,于是打算把吃的分给作坊里的工人。

     到了下工的时间,简又又特意将人给留了下来,起初没说啥事,让众人一头雾水,却也在心里忐忑着,就怕突然把自己给赶出作坊,但转念想着自己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至于被赶出去,只是心里的焦灼怎么都停不下来。

     直到陆逍云跟几人将东西搬出来,简又又说明了原因,众人提着心这才落了下来,紧接着而来的便是狂喜跟激动。

     不说这些东西是不是好的,单说简又又这份心思,足以令在场的人心里感到窝心温暖。

     谁家干活,还会给工人发东西啊。

     简又又可实在是太大方了。

     东西不多,每人分得两块月饼,两块点心,一小包糖,一小包红枣,但礼轻情义重,每一个上前接过东西的人心里均五味杂成,感动不已,也越发坚定了要在作坊好好干活,绝不给简又又惹麻烦给作坊丢脸的决心。

     拿到东西的人欢天喜地的回去了,而不少没有进作坊的人只能在一旁羡慕着,这其中不乏夹杂着嫉妒跟憎恨的神情。

     首当其冲的,便是牛氏跟孙氏了,崔氏也不例外,即便简单拿了东西回来,但依旧无法减少心底的不甘跟愤怒。

     作坊本该属于他们家的,如今让陆家人得了便宜,简又又偏还只让简单一人进去,连简富贵都被拒之门外了。

     崔氏心里抓心挠肺似的难受,有后悔,有愤恨,一天不知要骂简又又几回没良心,丧天良,只是骂的再多,也改变不了现实。

     在作坊干活的村民都发了东西,简又又自然是拎了一些礼物上了村长家,还拿上了一匹绸缎,直将村长乐得找不着北。

     绸缎在当地,可是相当贵重的布匹了,摸着那光滑的面料,连村长夫人的脸上都难得的露出了喜悦的神色,暗道简又又还算上路。

     农村人大多喜欢绸缎,觉得那光滑的手感跟鲜艳的颜色穿在身上最显贵气,但真正的大户人家里面,绸缎并非他们的首选,绸跟缎本是两种织品,同属丝绸类,但因为时间久了之后,人们习惯了把两者放在一起称呼,所以到现在大多数绸缎指的是绸布了,而相对较好的缎子,当属锦了,这才是大户人家首选的料子。

     再好一些的,便是真正的丝绸了,薄而软,轻而滑。

     而且锦还分许多种,好的锦缎价值百两,更别提还有不少出名的料子,价值千金还不是有钱能买的得到的。

     简又又并不喜欢绸缎,穿在身上远远看着是好看,但却不适合干活,绡不留神就要被扎出丝,而一带丝这衣服也就差不多毁了,更适合那些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干的少奶奶穿。

     八月十四这一晚,简又又亲自下厨,做了一桌的好菜,陆逍云提前回来,乐坏了陆母,而陆逍云本人却一脸的幽怨表情,是被陆彩云给逼的,只见这丫自回了家便一直围在陆逍云的身旁,不停的问着他跟百合的进展,大有陆逍云不点头说要娶百合回来不罢休的意思。

     陆母一直忧心着儿子的婚事,于是见陆彩云这么折腾,便也任由她去,想着若是女儿的折腾能让儿子上点心,促成这门好事,她真是做梦都要笑死了。

     即便没有见到过本人,但听自家女儿跟又又言语间提起,不难想象是个好姑娘,娶妻娶贤,又是大户人家的二等丫环,若是没有简又又创下这份家业,他们家说来真是高攀了。

     大户人家的丫环,也比乡下的女子强太多了,很多人为求娶大户人家的丫环而沾沾自喜着。

     都说宰相门房七品官,这即便是下人,往往也比普通老百姓来得强些。

     八月十五,县城有赶集,晚上还有灯会,于是早早的,简又又跟陆彩云等人便坐着骡车去了县城,而今一天,作坊都放一天假,还不扣工人的工钱。

     同去的有陆逍云,季老跟容璟之,张虎赶起了骡车,而他家的驴车,让他爹去拉村民做生意去了。

     今天去县城的人不少,但有牛车,有驴车的人家却不多,因为张母进了作坊,所以张虎跟他爹并没有在作坊里干活,张宏山时不时上山打猎,张虎也帮着简又又跑腿,可谓一家三口都没有闲着。

     简又又不忘在骡车上装上了几筐豆芽,先给归云楼送去,反正都是去一次县城,省得日后事再跑一回。

     因为豆芽不能久放,而简又又也不能天天往县城跑,所以归云楼也只有每逢双日才会有这道菜出售,虽然不能天天赚钱,但也依旧不影响酒楼的生意,反而越加的火暴。

     这送豆芽的任务,便是交给张虎了,每隔一天跑一回。

     一到县城,季老便跟几人分开了,忙什么,简又又也不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

     陆彩云则破天慌的拉着陆逍云也准备单溜,美名其曰帮大哥追媳妇去,弄得陆逍云哭笑不得,求救的目光望向简又又,简又又耸耸肩,给她一个无能力为的神情,陆彩云想嫂子想疯了都,八月十五这么好的日子,她岂能随便让大哥放过了。

     至于张虎,陆彩云走哪,他便跟到哪,将豆芽送到归云楼后,把骡子栓在归云楼后门,便笑嘻嘻的跟简又又打了声招呼,追随陆彩云而去了。

     于是最后,只剩下她跟容璟之两人。

     耳边突然一下子清静了,容璟之内心是无限的满足,自打人都走后,嘴角就忍不住的上扬。

     简又又看了看比平日更为热闹的大街,思绪一转,抬脚往往庄掌柜家里走去,现在还早,小姑这会应该在家里,先去看看她。

     容璟之自然尾随着。

     只是很快,他便发现身后有条影子如隐随形的跟着,凭直觉感觉不出对方的恶意,眉稍微抬,便在人群里看到了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的木有,想了想,容璟之便也没去理会他,就让他一直跟着。

     敲了门,开门的是晋丫丫,一见简又又,脸上立即露出欣喜的笑容,但简又又还是没有错过她开门的那一瞬间,眼底流露出来的惊恐跟不安。

     压下心头的疑惑,简又又亲切的唤了一声:“丫丫。”

     “又又姐姐。”

     脆甜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叫人听起来很是舒服。

     黑眸一转,晋丫丫的目光落在简又又的身后:“叔叔。”

     容璟之的好心情,在这一声“叔叔”下瞬间破坏了,眉头一拧,脸色不太好的嗯了一声。

     他是不是得跟这丫头好好沟通一下,把“叔叔”改成“哥哥”?

     ------题外话------

     回想起来,发现每个周六我都无法按时更新,这天本该是我放假的日子,按说多更才是,只是家有儿子,如有恶魔,真正是让人一刻都空闲不得……还不如上班的时候有时间,嘤嘤嘤嘤……内牛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