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70章 不管二姐的死活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进了屋,简富兰正在清理猪大肠,见了简又又,忙站起身来,简又又看见她,目光瞬间阴沉了下去,原因不为别的,只因简富兰的脸上,竟然一片淤清。

     明显是给人打的,嘴角还破了一处。

     简又又周身的气息瞬间变了,阴森的叫人忍不住在心里打个冷颤。

     简富兰是她重视的小姑,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给打了,怎叫简又又不生气?而显然打人的,不可能是庄叔跟庄婶。

     “晋老太打的?”

     最有可能的,便是这个老太婆了。

     简富兰看出简又又气得不轻,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让她烦心,正欲说什么,却听简又又正色道:“小姑不说,只会让我更放心不下。”

     晋丫丫这时小小的声音响起:“不是奶奶,是姨娘。”

     姨娘,指的便是晋家的小妾,杨桃花了。

     这两人当初在衙门挨了板子,杨桃花到底年轻,身体底子比起年长的老太太的确要好一些,晋老太就算有那个心,怕也没那个力气,这挨板子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好的。

     这杨桃花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还没过多久呢,就上门报复了。

     眼见简又又的脸上的表情越加的冷冽,简富兰忙拉着她道:“又又,虽然我吃了杨桃花的亏,但她也没讨着什么好处,以前我还会忍着,不过你跟我说了那么多,我也不可能一直逆来顺受任人欺负的,若真到了我处理不了的地步,你再替我出气可好?”

     简又又看着简富兰担忧而又焦急的神情,心头一软,小姑这是怕自己去替她出气,而再受什么委屈,听她的意思,杨桃花在小姑手里似乎也吃了亏,可见小姑的确是改变了一些,虽然不大,但甚在改变了,简又又心思一转,便点了点头。

     很多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她插手就可以的,小姑毕竟学着成长,学着不被人欺负,否则她一个人带着丫丫,更难生存。

     “好,若小姑受了委屈,千万别自己藏着,我就算没有天大的本事,也断不会让人白白欺负了你跟丫丫去。”

     简富兰听了这话,这才柔柔一笑,轻轻点了点头,眼里莹光闪烁,心头说不出的温暖。

     就算简家抛弃了她们母女,至少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简又又伸手拉了她一把,不至于让她跟丫丫惨死街头,就这份恩情来说,她也不能叫又又失望了才行。

     因为今天是冲着玩来的,简又又也没有什么正事要办,所以时间很充裕,便决定教简富兰大肠的另一种做法,说是教给简富兰,其实真正学的人是晋丫丫,而简富兰则完全退居二线,打起了下手。

     虽然不及女儿让自己有种措败感,但看到女儿的厨艺如此优秀,简富兰还是心升骄傲的。

     大肠并不像别的菜色有五花八门,其实也只有仅仅的两三种做法比较好吃,毕竟大肠味难去,就算想换着花样炒,也未必能把味道做的那么美味。

     这一次简又又教的是酸菜炒大肠,这个时候还不到腌制白菜的时间,而且这里的人似乎也不会把白菜腌成酸菜来吃,是最普通的咸菜。

     虽然辅料有点出入,但不影响大肠的美味,再加上晋丫丫的天赋,几次试手下来,味道让简又又直呼好吃。

     听到她的赞美,让晋丫丫开心的小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

     这一忙碌,便到了中午,在简富兰这里简单的吃了午饭,四人推着小板车,装上两大桶的大肠,便去了街上。

     今天集市,人流本来就多,就算不必走街串巷的卖,也不怕生意不好。

     更别说这段时间简富兰沿街叫卖的大肠在县城已经小有名气了。

     街上人来人往,比起七夕更多,宏沛县的周围座落着不少的村子,在这天都纷纷涌到了县城里赶集,买些家里需要的东西回去,或把家里的东西拿出来卖。

     虽然过了最热的三伏天,但八月十五的天气,还是有些闷热的,简又又几人在街上走了好一会,才寻到了一处阴凉的地方,将摊摆在了这里。

     简又又帮忙将东西从板车上拿下来,忽听身侧响起一道惊喜的嗓音:“简姑娘,好巧。”

     起身,扭头看去,就见霍子康玉树临风的身姿立在一旁,月牙白的长衫,衬托着他英俊的容颜,阳光下仿佛踱了一层光一样。

     归云楼是她赚第一桶金的地方,对于归云楼的老板,简又又自然是热情相待。

     “霍公子好。”

     霍子康欣喜的点点头,随即目光落在一旁的桶上面,盖子已经揭开,露出里面做好的大肠,一只桶一种菜品,让霍子康眼底露出怔愣。

     “你们……认识?”

     他指的,自然是简富兰跟简又又。

     简又又笑着点头:“恩,她是我小姑,怎么?听霍公子的语气,似乎认得我小姑?”这倒叫简又又惊讶了。

     简富兰略显局促,不怎么敢直视霍子康,思索着该怎么跟简又又解释,就听霍子康清脆的嗓音说道:“是这样的,之前偶尔见到他们沿街叫卖,因为没有见过这道菜便也尝了尝,觉得味道甚是美味,想将这道菜的配方买下来,只是却一直不肯松口,真没想到会是简姑娘的小姑,如今想来,这道菜是简姑娘的手艺吧。”

     简又又看了眼简富兰,见她轻轻点头,便知霍子康说的不假。

     她重新看向霍子康,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这大肠的做法是她教的。

     这一点头,就见霍子康眼里欣喜更甚,简又又微微蹙眉,即便霍子康没有说,她也能猜到他的心思。

     自己一直跟归云楼合作着,他怕是要向她提出来这大肠的做法让自己卖给他了。

     正想着,就见霍子康对他拱了拱手,温文尔雅的道:“简姑娘,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

     简又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商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充满利益的机会。

     简富兰就算不懂商场上的那些道道,却也隐隐猜到霍子康的意思,不安的看着简又又。

     虽说这霍公子当初给她的价格不低,对他们来说可以算得上是天价,五十两,但若是把这做法卖了,她现在有了五十两,但这之后呢,自己糊口的本事就等于送给别人了,难不成自己就坐吃山空吗?

     即便像她们这样的小老百姓,一辈子未必能挣得到五十两银子,但每天有事情做,每天都能亲自赚钱,这种感觉才让简富兰觉得踏实,安心。

     简又又没有多想,对霍子康点了点头,随他走到一旁。

     阳光下,少女负手而立,笑容清浅,即使不是倾城之姿,但那一份淡然,却有着一股与身俱来的优雅。

     霍子康微微眯了眯眼,眼底悄悄划过一抹惊艳,心底没来由的升起一股陌名的情绪,他见过的不少的女子,貌美如花的不在少数,却发现简又又有种旁人没有的气韵。

     正看着,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凉嗖嗖的感觉,霍子康莫名回头,见到的便是不远处,容璟之那一双阴郁的目光,深沉而又锐利,透着一股深深的寒意,冷若冰霜的俊颜上,浮光掠影,叫人看不真见,却真切的感受到压迫感。

     霍子康压下心底的震惊跟惧意,对容璟之挑了挑眉。

     是个男人都看得出来,容璟之对简又又的意思。

     而霍子康的行为,可以算得上是挑衅了,还有那势在必得的霸道,看得容璟之眼刀子嗖嗖的向他飞去,黑眸之中的浓郁,几乎能滴出墨来。

     霍子康是不知道容璟之的身份,若是知道,别说挑衅,打算跟他抢女人,怕是早就吓的双腿发软,逃之夭夭了。

     “不知霍公子有什么话要说?”

     半晌不见霍子康说话,简又又主动开口,问。

     霍子康收回思绪,笑道:“简姑娘,咱们也算是老客户了,我也就开门见山跟你直说了,你小姑做的大肠我很感兴趣,不知你能否将做法卖给我,先前给你小姑的价格是五十两,既然是你做的,我再加三十两如何?”

     简又又的嘴角几不可查的抽了抽,皮笑露不笑,八十两一道菜的做法,按说并不便宜了,这归云楼买了去,不用几天就能翻回本来,这日后的利润可不容小觑。

     “霍公子,归云楼是大酒楼,也不差这一道菜,大肠本是猪下水,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归云楼接待的又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客人,怕是让人觉得归云楼档次要拉低了,而且这是我小姑糊口的本事,霍公子生意做这么大,这一道菜的利润,想来也不能看得太重吧。”

     霍子康微微一愣,简又又这是拒绝了他。

     “她们一天沿街叫卖可卖不了多少钱,我出的价格并不低了。”霍子康继续劝道。

     简又又笑道:“我知道霍子不会欺负她们孤儿寡母,只是我小姑不卖,自有她的想法,霍公子若想给归云楼增加新地菜品,我可以告诉你别的,保证比大肠更有档次。”

     话说到这份上,霍子康也不能再揪着不放。

     更何况简又又有新的菜品,想把这大肠的做法买过来,这种想法他也犹豫了很久,亦跟归云楼里的掌柜跟主厨商议过了,即便猪下水这玩意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但看看现在县城,只要尝过的人无一不说好吃,只要有这母女出现的地方,必是人潮涌动,个个都端着碗排队来买,生意好的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

     而且两人卖大肠每天也不多,一桶到两桶,并不像别人一样,见生意红火便趁热打铁。

     既然味道好,而且买的人多,那就有利可图,霍子康这才决定问简富半买做法,却不料说了几次都遭到了拒绝,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好,那就说定了,我在在归云楼等候简姑娘大驾。”

     简又又笑着点了点头,回到了摊位前。

     这时,摊位前已站满了不少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只碗,或大或小,简富兰给人盛着大肠,晋丫丫负责收钱。

     “哟,大妹子,这一桶是你新发明的做法吗?闻着怪特别的,能尝尝不?”人群里,有位大娘指着那一桶酸菜炒大肠,问简富兰。

     简富兰腼腆一笑,取过一旁削好的竹签给那人插了两块递给她。

     那大娘尝了一口,连称赞:“唉哟喂,这酸酸辣辣的味道,还真是够味,好吃,好吃,大妹子,咋卖?”

     “大娘,价格都一样,小碗五文,大碗八文。”

     那大娘一听,把碗一递,笑道:“来来来,给我盛一碗。”

     简富兰笑呵呵的给大娘盛了一碗,那一桶酸菜炒大肠算是今天开的第一笔张,很多人都是冲着红烧大肠来的,毕竟那味大家都吃过,也一直惦记着,争先恐后就怕自己慢了一步买不到,所以几乎都没把注意力放在另一只桶上,要不是大娘眼尖,怕是等得红烧大肠卖完了才会叫人注意着。

     众人听到大娘的称赞,不少人的目光便放在了酸菜炒大肠上面,试吃了一下,见味道果真如大娘所说的那般,便也抢着要尝尝新的味道。

     酸菜味的,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

     但多了一个做法,选择多了,不少人换着口味,生意一时间也好到不行。

     离着简富兰摊位的不远处,简富珍跟周氏相视一望,皆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震惊之色。

     “大嫂,那……那是富兰?”简富珍愣愣的问。

     周氏眉头轻轻一蹙,默不作声,叫人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她住在县城,自然是知道最近最受大家欢迎的一道菜,那就是红烧大肠,是一对母女走街串巷的卖,不贵,一大碗也才八文钱,不管是有钱没钱,都买的起,味道极好,买回去也是给家里添一道菜,改善口味,而且还并非天天都能吃到,却更叫人念着想着,欲罢不能。

     她自然也是吃过的,刚开始难以接受,还是家里下人买了自己吃,被她无意间撞见,闻着那味怪香,尝了一口,这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即便当初抵触,但却不能否认真的很好吃,于是也让婆子出门买过几回。

     周氏就算没有过上奴仆成群的日子,但也是有人伺候的,所以根本不用自己跑到街上来买,也就一直不知道这卖红烧大肠的人,竟是自己的小姑子。

     如今见了,心里滋味当真是五味杂成,说不出来。

     简富珍更是嫉妒不已,酸溜溜的语气道:“真是看不出来,小妹如今真是能耐了,瞧这生意好的,怕是每天都赚了不少钱,却一直藏着掩着不告诉咱们,这心思实在是太下作了。”

     她的眼里,只看到晋丫丫小手一伸一缩,那一个一个的铜板便进了她胸前挂着的布兜里,嫉妒的直冒火,更气愤简富兰有这么好的谋生之路却不跟她说,咬牙切齿。

     周氏的目光却是落在一旁,简又又的身上。

     她不认为简富兰有这能耐,若是能赚钱,就不可能在晋家过的这么惨,那晋老太就算再不喜欢她生了个女儿,只这赚钱的能力,也该把她好好的栓在家里,而不是儿子一死就休了这无配的妻子。

     想想这小半年来简又又的成就,简富兰如今的日子这样好过,多半是简又又在后头帮了她一把。

     周氏心底颇为不甘,按说论能力,简又又应该跟他们家交好才是,她相公可是师爷,在衙门里说的上话,简又又怎么就跟简富兰这半点用处都没有的女人走的近。

     简富珍越想越气不过,拉了拉周氏的袖子,怒道:“大嫂,走,咱们去问问富兰什么意思,家里过的好了,便看不上咱们这些亲戚了不成?”

     周氏扭头,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道:“现在过去?是想闹起来不成,你不怕丢脸,我还怕丢脸呢,再说你睁开眼好好看看,简富兰身旁站的是谁。”

     简富珍也不恼周氏说话不好听,就算心里有气,但大哥一家的实力摆在那里,她也不可能去得罪周氏。

     听了她的话,一边瞥着嘴,一边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瞳孔倏地一缩,细细一想,再笨也明白其中的原由来。

     “我就说她咋突然间就做起了生意,敢情是简又又那小妮子在身后给她出谋划策。”咬了咬牙,简富珍恨恨道:“简富兰是小姑,咱们就不亲戚了吗?这又又也真是的,这简富兰都被婆家给休了,帮她做甚,一点用处都没有,按说最该让人受益的,该是大嫂你跟大哥才是,简又又这是脑子坏掉了吧。”

     共实简富珍最想说的是,同样是姑姑,要帮也是帮自己才对,只是话到嘴巴变绕了个弯,巴结起周氏来了。

     周氏的目光沉了沉,见简又又抬起头来似乎往她们这边瞧了瞧,忙拉着简富珍背过身去,假装看东西。

     简富珍是带着女儿丁若静一块出来的,只是小女子耐不住性子,又觉得跟在大人身边无聊,但问简富珍要了几个铜板,跟着简秀走了。

     简又又并没在简富兰的摊位前久呆,见她忙在碌,便说了声,逛街去了。

     今天本就是来逛集市的,难得悠闲,自然不能浪费了。

     简又又走后,周氏跟简富珍又等了一会,待摊位前人没有那么多了,这才走了过去。

     “小妹。”周氏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长久以来的富太太生活让她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

     简富兰抬头,看到两人,愣了一愣,随即便唤道:“大嫂,二姐。”

     “哼,这会知道我这个二姐了,赚钱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富兰啊,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小人。”简富珍向来看不起简富兰,起初嫁人的时候,简富兰嫁到县城,让人津津乐道,比她嫁的好,让她嫉妒不已,到后来晋老太不断的蹉跎着简富兰,在婆家没有一点地位,更是生不出儿子,简富珍更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简富兰,却也在心里平衡了不少。

     嫁到县城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过的不如自己。

     可这会,简富兰被婆家赶出来反而没有走投无路,却是越过越好,简富珍这心理越发不是滋味,说话也不客气了起来。

     简富兰尴尬不已,有些不知所措。

     周氏轻瞪了简富珍一眼,转头关切的笑道:“你二姐就这张嘴,你可别往心里去啊,不过我倒是真不知道这红烧大肠竟是你们母女在卖,我尝过,那味道真是不错。”

     周氏说的客气,简富兰也笑脸相迎:“还都是靠了又又,这做法是她教给我的,算是给我谋了条生路。”

     “小妹这一天下来赚不少钱了吧。”简富珍双手怀胸,眼珠子恨不得粘到晋丫丫胸前的布兜上,吓的晋丫丫双手捂住了布兜,就怕简富上前抢,气得简富珍差点头顶生烟。

     简富兰嘴角僵了僵,道:“虽然不多,却足够维持我跟丫丫的生活了。”

     因为有简又又的关系,大肠本就是低价买回来的,做出来的成本不高,但卖的也不贵,并不是特别赚钱,但对于简富兰跟晋丫丫来说,每天都有收入,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的存着,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了。

     她说的不假,但简富珍却不这么认为。

     这一碗大肠卖多少钱她不知道,但看着排队的人,不用算也知道简富兰赚的不少,而且摆摊卖大肠的日子肯定不短了,不知手里攒了多少积蓄,却还藏着掩着不肯明说。

     “小妹这话是把二姐当外人了不是,咱们是亲姐妹,说句真心话至于这么搪塞我吗?”简富珍剜了简富兰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

     “二姐,我没有……”简富兰想要解释,却被简富珍没好气的打断了。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你这日子如今是过起来了,可怜我们家家徒四壁,吃糠咽菜,你要心里真有我这个姐姐,就不会只顾自己过的好,而不顾我们了。”

     简富珍说的理所应当,仿佛简富兰有了谋生的法子不跟她分享就是她天大的错。

     简富兰微微蹙眉,对简富珍的话不喜欢,但却不知怎么反驳,抿着唇沉默着。

     周氏也不插手,只站在一旁静观其变。

     简富兰如今能赚钱了,是个人都会羡慕的,不过周氏却不会跟简富珍一个想法,自己摆摊卖大肠,这简直是有辱她的身份,她想的是怎么在简富兰的身上,谋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小妹,怎么说咱们都是血亲,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你不能光顾着自己发达,而不管二姐一家的死活吧。”简富珍睨了简富兰一眼,语气稍稍软和了一些,却还是带着强硬。

     “二姐,我没有不顾你家的死活。”简富兰看着简富珍,轻声说道。

     面对简富珍的咄咄逼人,简富兰实在招架不住,而她向来也不是个强势的人。

     简富珍顺着她的话,接着道:“既然如此,那你既然有了这么好的谋生法子,就教一教我吧,也好让我们家有条出路。”

     她说的直白,更是理直气壮,仿佛简富兰就该这么做。

     简富兰咬了咬唇,犹豫的模样落在简富珍眼里,让她瞬间瞪大了眼,指着简富兰怒道:“怎么,当二姐的让你做这点小事你都犹豫不绝的,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还是不是简家的女儿……”

     她的声音颇大,引得周围的不少人都侧目望来,周氏不悦的皱了皱眉,拉了简富珍一把,简富珍见周氏脸色不好,当即沉下了脸色,倒是不再开口了。

     “富兰,看你挺忙的,我跟富珍就先不妨碍你了,大家都在县里住着,有空了去我这坐坐。”周氏说道。

     简富兰愣了一愣,没料到周氏竟这么好说话,而且这意思像是在帮她似的,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而被拉走的简富珍则是一脸的不解,茫然的问:“大嫂,你拉我走做啥?”她都快要说服简富兰,把这做大肠的法子教给自己,以后她来县城卖,也是一个进项,谁家会嫌钱多的?

     周氏扭头轻瞪了简富珍一眼:“你一下子把事情闹僵了,那简富兰能教你?”

     这女人没脑子的么,句句话带刺,简富兰性子再好,也该恼了,就算脸上不表露出来,心里肯定不喜的,到时候她不愿意说出菜的做法,就是骂死了她也没用。

     简富珍却不这么认为,她眼珠子轻轻一瞪,眼白大的吓人:“她敢不说,信不信我闹的她不得安生。”

     这话周氏信,只是闹过之后呢,还不是没有结果。

     简富兰一天卖大肠能赚多少钱自己不知道,但若是好好利用起来,相信到她手里的也不会少。

     周氏这么想着,便对简富珍道:“这事你听我的,你要跟简富兰闹僵了,这事咱们一点好都讨不着,现在明显简又又向着简富兰,有好事都会想着她,简又又那里咱们占不上便宜,所以只能从简富兰身上下手。”

     简富珍一听这话,眼睛蓦地一亮:“大嫂有什么好主意不成?”

     “主意暂时想不到,不过你过些日子再去,放软的姿态,先把做法从简富兰那里要到了再说。”

     这事不适合她去做,降低身份。

     简富珍不屑的瞥了瞥唇,觉得去跟简富兰服软是件丢脸的事情,但想到好处,最终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题外话------

     终于码出七千字了,嘤嘤嘤嘤,祥自己也是激动了。

     妹纸们,祥要崛起了……努力码字,少做三千党,连我自己都鄙视自己,拖进度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