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85章 简秀的作戏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孙氏最后无功而返,回头看着挂着“简宅”二字的牌匾,气愤的咬了咬唇,最终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周氏不肯借她银子让她心里恼火,但她的话也让孙氏心惊,当家的当时可是打了县太爷的儿子,若是不上县太爷出了这口气,怕是以后他们家的日子也不好过,更何况还得罪了颜明玉,想想就算有了银子,人赎不赎的出来还是个问题呢。

     孙氏灰溜溜的离开,而周氏却开始心神不宁了,目光时不时的望向门口,盼着简秀或者简富才回来,也好商量商量。

     简秀在丫环的陪同下,来到了福临客栈,她穿着一件刺绣妆花裙,显得肤白如雪,面上红红润润,显然是精心妆扮过的,秀发高高的挽起,一支淡紫色的玉簪子斜斜的插在上面,两颗莹润白玉珍珠垂下,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晃动着,即便不是如花似玉,却在这样的打扮下也隐隐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很是温柔可人。

     俞柳君来的低调,但她住的房间门口,还是有两名看上去像是煞神的男人守在两旁,见了简秀,眼睛都不眨一下,只是恭敬的替她开了门,请她进去,然后又木然的把门关上。

     天字一号房,自然是客栈里最好的一间,简秀一进门便被屋里的装饰跟布置看花了眼,不过眼下却不是让她细看的时候,目光一转,便落到了正对面,那端坐在软塌之上,明明神情激动,却很好的抑制住了的妇人。

     她身穿缎织掐花对襟外裳,下面系着翡翠烟罗绮云裙,未语先笑,身形虽然略见消瘦,但却是气质高雅,满是慈爱。

     而妇人的身旁,站着一名婢女模样的妇人,另一旁坐着一名英俊少年。

     少年坐没坐下,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瘫软在塌里,狭长的丹凤眼像一只雄鹰似的紧紧的盯着自己,明明嘴角带笑,却含着犀利,好像能看透人心一般。

     简秀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的,在这样的注视下,竟感觉到了淡淡的压力跟不安。

     她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暗道又不是她自己跑去认他们,而是他们找上了她,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小女子简秀,见过这位夫人。”简秀的嘴角,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恭敬的对着俞柳君行了个礼。

     俞柳君细细的盯着简秀看,从她细长的眉,到小巧的鼻,再到红润的双唇,好像要把她的模样深深的印在脑子里,眼眶早已控制不住的红了,见简秀对自己行礼,忽地起身,快步走到了简秀的身前,把她扶了起来,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我的儿,快让娘抱抱。”俞柳君说着,眼泪便落了下来,十五年的期盼,总算见到了亲生的女儿,心里的激动跟喜悦,早已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简秀因为俞柳君这句话,当场震在那里,眼中的震憾写满了不可置信跟疑惑,有作戏的成份,也有早前自己猜测得到证实的惊愕。

     不过落在旁人眼里,就只剩一个意思,那就是俞柳君说的太突然,把人家姑娘给吓到了。

     “夫……夫人,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简秀轻轻的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把俞柳君给挣扎开,而是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问道,更是求助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江晴茵,脸上的意思显然在说“你们弄错了吧”。

     江晴茵无耐一笑,上前将俞柳君给劝着拉了开来,她就知道,夫人肯定会激动的一时把持不住吓到对方。

     昨个已经吓到一位姑娘了,今个难不成真想把小姐给吓跑了。

     季云尘自始至终都窝在软塌里,凤眸轻眯,像是个局外人般看着眼前的一切,混不吝的模样叫人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而简秀,此刻也顾不上去注意季云尘。

     她内心的激动跟震撼,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能压制回去,暗道自己万不能露了马脚。

     俞柳君即便不抱着简秀,也要拉着简秀的手,不愿意松开,见她对自己的称呼,眼里露出急切:“不要叫我夫人,我是你的娘,是你的亲娘啊。”

     简秀闻言大骇,步子往后退了两步,摇着头满不置信:“夫人,您别跟我开玩笑了,我亲娘姓周,我是简家的女儿。”

     “不,不,不,你是季家的女儿,是我的女儿,是娘不好,让你遗落在外十五年,娘一直在找你,不停的在找你啊。”俞柳君的话说的又急又快,那一脸紧张的模样,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简秀看,好让她相信自己话。

     简秀瞠目结舌,看着俞柳君,似是听到了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话,呆呆的表情呢喃道:“季家?”

     季家是什么样的家族,她并不知道,做这副模样出来,只是为了作戏而已,毕竟任谁听到自己的亲娘另有其人,都不可能满心欢喜的接受,不说让人觉得她别有目的,也会叫人以为她不知感恩。

     季云尘眸光一凛,忽地从软塌上站了起来,笑眯眯的走到俞柳君的身旁:“娘,你也真是的,就算急着认回姐姐,也要慢慢来才是,你这么突然一下,换谁受得了?你说让姐姐是相信你好还是不信你好,信你吧,岂不表示她对自己的养父母颇有意见所以想迫不急待的离开那个家?”

     他这话是带着撒娇的口吻说的,却让简秀心里倏地一跳,再看向季云尘时,再无惊艳,只剩忌惮。

     这个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怕是一个不好容易让他抓处错处。

     简秀扯出一抹尴尬的笑容,很是不能接受的一般:“这位夫人,您别跟我开玩笑了,我想起来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像是落慌而逃一般,转身离开了。

     身后,还传来俞柳君的叫唤:“安儿,你回来……”紧接着,便是一阵阵低低的啜泣声,俞柳君满意欢喜着跟女儿相认的场面,这女儿没有认她反而是排斥的迅速离开,让她心里难受不已,更是内疚自责。

     为什么要让她的女儿跟她分开十五年。

     “娘,既然人找到了,就不怕她跑了,十五年都等过来了,还差这几天的时间吗?咱们就在宏沛县住着,直到姐姐认回你为止,更何况,对方抚养了姐姐十五年,也不会一下子舍得让姐姐跟咱们离开的,毕竟没有生育之恩,还有养育之恩的感在呢。”

     季云尘扶着俞柳君坐下,宽慰着。

     心里却在想,好不容易出趟京城,怎么也得玩上一阵再回去啊,不然多吃亏?

     更何况,爷爷只说十有*她是姐姐,这不还没有得到最后的确定呢么,万一爷爷老糊涂看走眼了呢?

     远在云岭村的季老,突然狠狠的打了个喷嚏,他揉揉发痒的鼻子,暗骂哪个兔崽子在背后说他事非?

     出了福临客栈,简秀停下步子,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底闪烁着得意的光芒,她是第一回见到真正要找“玉佩主人”的人,即便穿着并不华丽,但她多年生活在县城,看得出那是极好的料子,更别说那位夫人跟少爷身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高贵气质,是装也装不来的。

     这个所谓的季家,必定是富贵人家!

     简秀在心里肯定着,更加坚决了要回到这个家族的决心,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如果今天见面,那位夫人端着姿态问她些问题,简秀还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走进那个家族,但俞柳君今天的举止,实在是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哪怕她晾在那里不认,也只会让对方更加迫不急待的想要认她,足以保证以后她的地位。

     这么想着,简秀心情颇为美好,连走路都感觉像是在飘一样。

     只是一回到家,面对的便是自个娘亲紧张的表情,看得她眉头一皱,问:“娘,怎么了?”

     周氏正六神无主,见了简秀回来,忙把她拉到屋里,把孙氏今天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简秀听完,也不说话,手指抵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周氏殷切的目光看着简秀,盼她拿个主意,也不敢出声打断她的思考。

     直到良久,简秀才抬起头来,眉宇间有一丝凝重,更多的是傲然:“娘,一会等爹回来,跟他商量商量,把简三叔跟简三婶叫到咱们家来把这件事说一说,我今天去见那位夫人了,那夫人一见我的面便说我是她的女儿,而我可以肯定,那家族非富即贵,而我被他们认回去也是肯定的,若简三叔跟简三婶聪明一点,该知道怎么做。”

     对此,简秀并无担心,她现在要想的,是如何堵住崔氏那颗贪婪的心,这样的好事便宜了她,崔氏心里定然不服,但不服又如何?她简秀想要的,谁也抢不走。

     一抹阴鸷的光芒自简秀的眼底一闪而过。

     周氏又是喜又是忧,喜的是他们的好日子要来了,女儿以后只会享受荣华富贵,而忧的是,怕再过不久,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就要叫别人娘了,这心里颇不是滋味。

     ------题外话------

     唔……这是认呢,还是不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