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90章 飞鸿楼查封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季云尘一抽嘴角,却扯到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娘,你不知道,我碰到容璟之那变态了,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打,就跟儿子杀了他全家似的招招要儿子的命,要不是儿子功夫高,底子强,这会怕是回不来了呢。”

     “什么?容相?”

     俞柳君一怔,惊道。

     “是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变态到无药可医,所以就跟只疯狗似的胡乱咬人。”季云尘瞥瞥嘴,骂道,只是心里恼火,以前只知容璟之性格乖戾暴虐,行事狠毒,在他眼里,没有对错,只有顺眼跟不顺眼,连皇帝都能摆脸色,朝中大臣个个见他无不绕道而走,就连父亲跟大哥也是能不跟他冲突,就不跟他冲突,并非是怕他,而是跟容璟之从来没有道理可讲,纠缠多了反而惹得自己一身腥。

     他虽然听得多,也见过容璟之,但一直没有交过手,谁曾想他武功竟这样高强,饶是他在京中称王称霸,也在他的手下过不了十招,可恨呐!

     此时的容璟之哪里知道自己无形之中得罪了小舅子,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给他穿足了小鞋。

     “他怎么会在宏沛县?”俞柳君皱着眉头,问,脸上竟显不安之意。

     她虽闭门不见客,吃斋念佛,但并不表示对外头的事情一点都不知情,容璟之是前任丞相的义子,老丞相过世之后,皇帝力排众议,封他为相,于是便成了大燕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丞相,而他的铁血手段跟残忍,也叫人闻风丧胆,这样的人出现在宏沛县,让俞柳君不得不往坏处想,而今儿子还被他打成这样,换谁都无法不担忧。

     季云尘此刻如猪头一般的脸上闪过茫然之色,随即鄙夷的嗤了一声:“谁知道呢,不过不要再让我碰到他,下次定要揍回来。”

     他捏了捏拳头,一脸的不甘。

     俞柳君却是吓了一跳,忙拉着他道:“你可切莫鲁莽行事,给季家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能躲便躲着吧。”

     “娘,那我这亏不是白吃了吗?”季云尘叫嚷着。

     俞柳君只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里满含紧张跟担忧,季云尘努了努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行行行,我见了他绕道还不行吗?”

     ……

     县城热闹依旧,过了三伏的天,太阳虽然依旧大,却不似以往那般毒辣。

     到了午饭时间,归云楼依旧人满为患,更有不少人排队等着,跟对面的飞鸿楼形成鲜明的对比。

     飞鸿楼的菜色本就不及归云楼出众特别,更没有去了腥的鱼,以前还有跟归云楼一争高下的可能,如今却是不冷不热,加之后来闹鬼一事,虽然有大肠这道菜做弥补,但却依旧门庭冷落,并没有好太多。

     而今,原本清冷的飞鸿楼,却乌压压的聚了一群的人,把大门都给拦住了了,外面的人掂足了脚尖伸着头往里看,酒楼里面也是围着不少的人,更有几人倒在地上来回打滚,浑身瘙痒,布满了红色的疹子,瞧得了胆颤心惊。

     桌子椅子被打烂了一片,小二害怕的躲在一旁不敢出现,就连杨掌柜都躲在柜台后头不敢露面,气得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粗鲁的把人拎了出来。

     “各位……不关……不关我的事啊。”

     “我呸,这都吃出人命了还叫不关你的事。”那人恶狠狠的呸了一口,目露凶光。

     杨掌柜缩了缩脖子:“我已经请大夫了……未……未必是吃了我家的东西才这样的啊。”

     “废话,一个人有问题也就罢了,这么多人都起红疹浑身难受,还都是在吃过你酒楼的东西之后发生的,还敢狡辩,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报官。”

     有人愤愤的握拳,怒道。

     杨掌柜吓的脸色都白了,连忙道:“别别别,这真不关我的事啊。”

     “跟不跟你有关,去了衙门就知道了。”

     有人说完,一把揪过杨掌柜,无视杨掌柜的哭嚎,跟几个人一块将他扭去了衙门。

     而酒楼里吃出问题几人也被好心的百姓照顾着,等着大夫前来。

     有热闹的地方,永远不缺有人,杨掌柜一路被人押去了衙门,身后陆陆续续的跟了不少的百姓,待到了衙门的时候,乌压压的一片,将衙差都吓了一跳,待见有人击鼓,忙不跌的进去先通报了。

     秦庸吃了午饭正在后院午睡,听到衙差的禀报不满的咕哝着,却不敢怠慢的穿衣起来,升堂办案。

     听说是酒楼吃出了问题,差点闹出人命,百姓对此很是关注,秦庸再无能也分得清轻重缓急。

     “升……堂……”

     “威……武……”

     秦庸微胖的身子坐在堂上,头上悬挂着“明镜高悬”的牌匾,门口围观着不少百姓,一记惊堂木重重的拍下,鸦雀无声。

     “堂下所跪何人?”秦庸问。

     除了杨掌柜之外,跪着的还有将他押来的三名年轻男子,分别自报了家门,待秦庸问到所谓何事,三人又将杨掌柜在饭菜里下毒企图谋害客人一事说了个遍。

     “大人冤枉啊,小人真不知道此事,我这菜也是跟别人学了来的……对,定是那人故意陷害小人,求大人明查。”

     当他得知了街上又出现了卤味这一道菜之后,立即派人找到了简富珍,让她想法子把做法弄到手,好不容易昨个把做法学来了,今天刚推出来,哪里知道却出了这样的问题,要不就是简富珍那婆子使坏。

     想到此,杨掌柜越加觉得有这个可能,顿时咬牙切齿满脸怒容。

     只是就算他解释的再多,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在他酒楼里吃出了问题,这会还躺在那里等大夫来呢。

     门口,有人听不过去开口嚷道:“杨掌柜这话就叫人听不懂了,什么叫别人故意陷害你,我们前阵子可吃了不少,怎么不见有什么问题,谁知道是不是你黑了心肠,偷工减料想牟取暴利而放错了东西。”

     “就是,杨掌柜说这话可不厚道,我们都吃过呢,也没见有什么事。”

     一人这么说,便有人跟着附和,气得杨掌柜脸红脖子粗:“谁知道是不是她后来心肠歹毒了起来,故意给我放错了东西,以此来陷害我。”

     这样看来,那姐妹两都有嫌疑。

     围观的众人还想替简富兰辩解什么,动了动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证明她的清白,而这时,秦庸又拍了了下惊堂木,厉声道:“即便如此,人还是在你的酒楼出的事情,不过你说有人陷害你,那本官便给你一个机会,将你暂收大牢,明日宣你口中所教这菜之人上堂对峙。”

     杨掌柜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变好,但秦庸既然发了话,别说自己没有反对的余地,就是反对了,也没用,只一边高呼“求大人明查,还我清白”,一边被衙差给带了回去。

     寻着杨掌柜给的地址,秦庸立即派人去了丁怀村,宣简富珍明日过堂审问,简富珍如何被吓的脸色惨白,简又又不知道,却看到简富兰心神恍惚的模样。

     简富珍被传唤,简富兰自然也收到了衙差的通知,明日上堂之前,简富兰都不能离开家里半步,简又又知道这个消息,还是靠了庄掌柜派人来通报的。

     “小姑。”一进门,简又又唤道,出神中简富兰这才回神,对着简又又露出一个虚弱又不安的笑容来。

     “又又……”简富兰起身,话到嘴边欲言又止。

     简又又明白她心中所忧,忙宽慰道:“小姑放心,明日上堂,该怎么说,便怎么说,无需紧张。”

     “我听说有几人在酒楼吃了卤味之后浑身出了红疹,瘙痒不止,虽有大夫瞧过了,但不知具体情况,又又你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简又又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道:“小姑放心,那红疹我也出过,只要用药得当,三五日便好了。”

     那会为了躲过崔氏把她嫁给那个病痨鬼,不惜让自己出疹,事后又没有好好吃药调养,所以脸上的疹子许久才退了去,不过那会并没有浑身瘙痒难耐,而这一次,她却是加重了那药量,叫人难受的很。

     这种做法确是损人了些,也不道德,但简又又却不后悔,若非飞鸿楼逼人太甚,她也不至于做这种缺德之事,牵连了无辜之人,她心中有愧,好在出这疹子只会痒上一天,很快便会痊愈,飞鸿楼里吃出了问题,事后的赔偿必不可少。

     简富兰看了简又又一眼,见她如此肯定,便也松了口气,当初她也犹豫过,但也明白,很多时候,若不用上非常手段,只有任人欺负的份。

     而这一次,怕是不仅飞鸿楼永倒霉没有翻身之日,怕是连二姐也不好过了。

     心里隐隐一痛,随即又是坚定,怪只怪她贪心不足。

     她在街上卖卤味也不过数天而已,简富珍便又上门来,拎着的东西比上一回还多,先是道歉,又是哭诉自己也是被逼无耐,一群地痞流氓逼着她交出大肠的做法,否则便不给她安生日子过,她也实在是害怕,才把这做法卖了出去,声泪俱下肯求简富兰的原谅。

     起初,简富兰自是没有好脸色,而简富珍便日日带了礼物前来求她原谅,简富兰依着简又又的意思,觉得“差不多了”,便念着血缘亲情,原谅了简富珍,而简富珍再一次提出跟着简富兰学做卤味,简富兰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卤味比起大肠来,要好做的多,简富珍没学几次,便会了,而教给她的做法里,简又又让她多加了一味东西,在简富珍品尝味道之前,简富兰都会让她喝口清水,说是把嘴巴里多余的味道淡化,才能尝出卤味的美味来。

     而其实那水里早就加了化解药性的解药。

     简富珍学会了做法,自然而然的便去了飞鸿楼,不说这是杨掌柜交待的,就说这做法卖给飞鸿楼,她又能大赚一笔,简富珍也不敢有们先做耽搁,而简又又先前又交待简富兰,这卤味要提前一天准备好底料,然后放上一晚,第二天再把内脏放进去煮,便更入味,而这样做的原因,只是让飞鸿楼没有多余的尝试时间,为了赚钱,杨掌柜必定会第一时间推出这道菜,而如此一来,厨师只会在做出来之只尝上一小口,并不会出任何问题,但客人却不同,一整盘的菜端上来,吃到最后,药效便发挥在他们的身上了。

     简又又问了问明日过堂审问的时辰,又宽慰了简富兰几句,这才回去了。

     次日,天空慰蓝如洗,朵朵白云像极了棉花糖自头顶慢悠悠的飘过,衙门审案,闲来无事的人都去凑热闹了。

     除了昨天到场的杨掌柜跟三人,简富珍跟简富兰亦来了,同来的,还有昨天的几人受害者,经过一个晚上,几人状态颇好,只是脸上的红疹密密麻麻的看起来有些可怕,此时一个个瞪着杨掌柜皆是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样子。

     简富珍上来就喊冤,跟杨掌柜两人互掐了一阵,闹得秦庸头疼不已,喝斥了几句之后,简富珍又将矛头指向了简富兰。

     人群里,简又又也在旁观,看见简富兰被简富珍指责之后微白的脸色,随即便挺着背,反驳道:“二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先是自作主张把我谋生的活路给卖了,事后不曾解释半分,也没为我母女二人的以后的生活做出任何补偿,好不容易我又做了别的,你眼红不说,千求万求来求得我原谅,我因姐妹亲情不计前嫌,再教你这赚钱的法子,你转身又给我卖了,再一次断了我们母女的活路,我未曾讨二姐要说法,二姐倒是贼喊捉贼,诬蔑起我来了。”

     简富珍被简富兰呛得面皮一紧,表情有些窘迫,身后人群议论纷纷,不少人都在骂她不知廉耻,更是让她脸色红白交加,但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也顾不得形象骂了起来:“别说的自己好像多伟大似的,那卤味的做法除了你会,还有谁会,我分明就是跟你学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因记恨飞鸿楼的胁迫故意多加了东西害他们呢。”

     杨掌柜在一旁连忙附和,对着秦庸直磕头:“大人,正是这个理呢,小人是被人冤枉的啊。”

     秦庸顿时看向简富兰,眉头轻蹙:“简氏,你可还有话说?”

     简富兰无畏的迎向秦庸审视的目光,神情坚毅的道:“回大人,杨掌柜跟民女二姐纯属诬蔑,不说这卤味的做法教给二姐之前,我已在街上叫卖多日,大家吃了并不见有什么问题……”

     话没说完,简富珍快速打断了:“说不定是你教给我的时候故意教了错的法子呢。”

     这话,显然是说简富兰在教给她做法的时候,跟平日里卖出去的是不一样的。

     简富兰看着简富珍,满脸的讽刺:“学的时候二姐也尝了,而且学了不只一天,你有没有出事?”

     “我……”简富珍一噎,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简富兰接着道:“谁知道是不是二姐自己在教给杨掌柜的时候,放错了什么东西,让杨掌柜背了这黑锅。”

     “好哇,原来是你这个贼婆子害我,大人,小人真是冤枉的啊。”杨掌柜眼见咬不住简富兰,便一口咬住了简富珍,不管怎么样,若是弄出个毒害客人的罪名,他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怎么也得把事情最小化。

     简富珍被按了这样一个罪名,顿时吓的脸色惨白,连连喊冤,一边喊一边骂简富兰,更不时的把脏水泼向杨掌柜,直道他自己黑了心肠做出这种恶毒之事却要冤枉别人。

     简富兰对简富珍的谩骂视若无睹,左右这个二姐从未真心当她当亲人,她又何必抓着那不存在的亲情不放,让她吃一吃苦头也好,省得一天到晚尽打什么坏主意。

     这么一想,简富兰的心肠又硬了几分起来。

     “啪……”

     惊堂木重重的一记下来,震得简富珍跟杨掌柜立即闭上了嘴巴,一脸的惊恐之色,不敢再有任何喧哗。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秦庸面色一狠,怒道。

     “求大人为小人们做主,严惩杨掌柜。”受害者们纷纷磕头怒喊。

     秦庸的目光在几人的头上一一扫过,最后断道:“杨掌柜毒害他人,罪不可赦,重打三十大板,即日起查封其酒楼,赔偿受害者每人一百两。”

     “丁简氏重打三十大板,关入大牢一个月,以儆效尤。”

     简富珍虽然谋害的嫌疑,但到底没有直接证据指明,而人却是在飞鸿楼出的事情,简富兰没有任何嫌疑,杨掌柜又洗脱不了自己的罪名,这罪,自然就是他担着了。

     “大人饶命,民妇真是冤枉的啊,大哥……大哥救我了……”简富珍哭喊着,向一旁的简富才求救,简富才脸色一变,训斥道:

     “你自己做了这种下作的事情,还要我怎么救你?大人英明果断,又岂会胡乱冤枉于你,你还是老实的认了,也好少吃点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