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92章 威胁村长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丁立正一听到要拿银子赎人,脸色微微一变,当即就有些不愿意,不过却碍于简富才面前不敢表露出来:“敢问大哥,这得花多少银子才行?”

     简富才装模作样的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道:“我估摸着五十两左右也就可以了。”不管富珍有没有放别的东西害人,跟飞鸿楼的杨掌柜有交易确是真的,两道菜的做法,想来卖了不少钱,五十两怎么说也得有小一半能进他的口袋。

     “嘶……”丁立正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么多?”简富仁被关进牢里想要赎他出来,也没听说要这么多啊。

     丁立正哪里知道,简富仁得罪的,是县太爷的宝贝儿子,简富才哪里敢有半分心思,就怕偷鸡不着蚀把米,是以不敢打银子的主意,可这会不同,白有的便宜不占,那是傻子。

     “那我回去想想法子,这一些碎银子还请大哥帮忙请个大夫给孩子他娘好好看看。”

     丁立正掏出两个碎银子,交到简富才手里,便转身走了。

     简富才看着丁立正离去的背影,抿了抿唇,也没说什么,收进袖子里转身进了家。

     到底是自己的妹妹,一点不管也说不过去,更容易招人话柄,所以简富才还是请了大夫给简富珍抓药。

     而丁立正回了家后,便再没有音讯,简富才之后问过一次,丁立正只道家中先前能拿出五十两来,只是未曾想自家儿子脑子犯浑,偷了那银子出去花天酒地了,而丁若书在一旁哭着忏悔,简富才愣了半天,最后气乎乎的离开了。

     这气的,自然是捞不到一点油水。

     “爹,咱为啥要骗大舅,娘在牢里那种地方呆着,不会有啥事吧?”丁若静问。

     丁立正笑容满面的摆摆手:“能有啥问题,你大舅已经给你娘请过大夫了,左右不过一个月就回来了,还有的吃有的喝,咱家何必去浪费那个银子,这要把五十两都拿出去了,别说你哥娶不上媳妇,你的嫁妆都成问题了,咱家要一直这么穷下去,你咋找到好人家。”

     丁若静一听,立即附和的点点头:“还是爹想的周全,女儿到时候可要体面的嫁妆。”

     一遇到自己的事情,丁若静立即把自个的娘给抛到了脑后,哪里还顾得上简富珍会不会受苦,只想着自个了。

     “放心吧,咱家如今也算有了些银子,有底气了,还怕我闺女找不到好婆家么。”丁立正摸摸丁若静的脑袋,笑道。

     女儿嫁的好了,他这个当爹的以后也能跟着享福了。

     不只是女儿,娶儿媳妇也得寻个体面人家,这样才有面子。

     简又又把简富兰跟晋丫丫带回云岭村,陆家自是没有地方住了,于是便将两人安排在了作坊里,收拾了一间空的仓库,暂做两人的住处,平日三顿直接去陆家吃。

     不过因着两人的安置,简又又也觉得,光是陆家重新翻建屋子还不够,作坊这边也得盖个几间屋。

     不说长久住下,也得以备不时之须。

     作坊因为从未住过人,什么东西也没有,陆母便搬来了旧的床铺被子,陆逍云跟张虎等人帮忙搭了两个简易的床。

     “富兰呐,家里大多旧物,委屈你跟丫丫了。”陆母歉意的道。

     简富兰笑着摇头:“嫂子客气了,能有个地方遮风挡雨已是万幸,哪里还敢奢求太多。”从她被晋家休弃开始,自己都是由简又又一直安顿妥当的,最难过的时候连破庙都住过,如今能住在这里住下,她哪里还有半分的嫌弃。

     众人一翻收拾,出了作坊夜越加的深沉了,简又又回头看了看紧锁的作坊大门,轻轻吁了一口气,小姑跟丫丫两人呆独住在这里,想来是没有问题的吧。

     村里人经常会有争执,但那不过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还不至于要害人性命的地步,何况小姑未出嫁前也是这云岭村人,跟大家都很熟,应该是安全的。

     一边想着,简又又一边往回走。

     快到家门口时,远远看到前方一道修长的身影原地打转,隐隐能看出其急迫。

     “那不是简单大哥吗?”陆彩云走近几步,眼尖的看清了来人,道。

     简单听到声音,蓦地抬头,月光下,那一张儒雅清秀的面庞满是担忧,他看向简又又:“又又,我有话跟你说。”

     简又又点了点头,往一旁走去。

     陆母等人见状,也没有上前打饶,纷纷进了院子。

     走到一旁,简又又问简单:“大哥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离考举不过七天时间,再过五天,简单便要动身去府城准备应考了,这个时候虽然夜深,但也不算太晚,以简单刻苦的态度,应该在家温书才对。

     更别说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晚来找过自己,简又又不免猜测简单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

     简单看了看四周,安静的周围只闻虫鸣鸟叫,即便没有什么人,他也努力压低了声音,道:“不久前王文博来找我,说爹娘傍晚去了村长家里,在屋子里关上了门说了好半天的话,而且在爹娘去之前,大伯早就在了,王文博便悄悄的躲在门外偷听,这才得知原来大伯是来替爹娘说服村长,把当初你当着大家伙的面按了手印的那一张跟简家断绝关系的协议给他们,让他爹娘他们毁了,为的就是让你重新回来,我虽不知爹娘打的什么主意,但当初娘将你赶走却是实实在在的,这回又想让你回来,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你离开了这个家,活的这样肆意潇洒,肯定是不愿意再回来的,王文博说,村长答应了爹娘跟大伯,考虑考虑,他怕大晚上来找你惹非议,特地找上了我。”

     简又又闻言,好半天都回不了神。

     知道崔氏一直后悔着把她赶出门,得不到自己的半点好处,总觉得她肯定要时不时的整些妖蛾子出来,却不想竟把主意打到村长那里去了,更想不到的是,向来自以为高高在上不愿意插手简家其余兄弟姐妹事情的简富才竟然会帮着简富贵跟崔氏图谋。

     怔愣过后,便是满心的怒气,崔氏真是打的好算盘,自以为说服村长,把那张协议拿回去,到时候再借故说自己还是她的养女,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简又又就是百口莫辨,她不回去,到时候崔氏一状告到衙门,自己免不了落个不孝不敬的罪名,可就是真正的忘恩负义了,这于她日后在县城里做生意可影响甚大,毕竟谁也不会跟一个名声极差的人有往来。

     而她一待回了简家,那一家子可就有了明正言顺花她赚来的银子的名头了。

     越想,简又又一副牙齿便咬的咯咯作响。

     简单看着简又又脸上的怒意,眼中流露出淡淡的悲哀。

     他把又又当成亲妹妹看待,心里自然是希望她能回来的,却也明白,那个家不适合她。

     在王文博告诉他这件事时,自己也曾犹豫过,想着若是又又能回来,爹娘看在她如今的成就上,说不定会对她好一些,但过后还是把这想法给否定了。

     不管爹如何,他娘是什么性子,当儿子的最清楚不过了,也正因为是自己的娘,他身为儿子才能迁就着她,忍让着她,可换了旁人,谁理?

     简又又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简单,问:“大哥特意跑来跟我说这些?那可是你爹娘……”

     简单露出一抹苦笑,道:“我知你的意思,若论私心,我肯定希望你回来,不说家里日子能好过些,我日后读书科考更是不必愁盘缠上路……”说到此,他脸上的笑容越加的发苦,隐隐有些自嘲:“不过若真如此,那我跟那些个虚伪小人又有何分别,又又你愿意亲近我,认我做大哥,定是认为我身上有可取之处,你平日待我又不薄,我岂是那等是非不分自私自利之人,我孝顺爹娘,大多时候不会忤逆他们,但孝亦分大孝与小孝,若我只是一味的听他们的话而不知分辨对错,那就是愚孝,这些年的书,也就白读了。”

     这话说的情真意切,句句发自肺腑,简又又不免一愣,换了一种心态去看简单。

     一直都知道简单正直跟简家人不同,懂分寸,识大体,但就是过于刻板僵硬,有着属于读书人的清高自傲,不过刚刚那番话,却让她对简单有了另外的认识。

     月光下,银辉浅浅落下,映着简又又眉宇间慢慢扩散的笑意,别样生辉。

     “大哥今日相告,我情我记下了,多谢。”

     “你叫我一声大哥,我自要承担起大哥的责任,护着妹妹,不过爹娘那边,还请你……”话说到这里,简单没有接下去说,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简又又看着简单,良久,才轻轻点了点头:“大哥尽管放心去考试吧,我不会过份为难简三叔跟简三婶。”

     简单知道自己的要求让简又又为难了些,但那到底是他的亲生父母,自己总得顾着他们。

     崔氏心思不正,简又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对上了,如今简单有求,而也因为她让自己能提前避免一些麻烦,她自是不会过份为难他们,左右这美梦也做不成了,估计到时候自己都得被气个内伤出来吧。

     到是村长那里是个关键,她得跟他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