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93章 下聘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不管王善光心里对她是不是恨到了极点,只要威慑管用,王善光对她什么态度什么想法,都不是她在意的。

     送了王善光回去,简又又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等王善光把她那份脱离简家的协议交给她之后,这才带着季容大回去了。

     “季容大,辛苦你了。”简又又回房之前,拍了拍容璟之的肩膀,笑着谢道。

     容璟之的身子微微一怔,沉沉的“恩”了一声,扭头进了屋。

     月色下,隐隐能看到他微微发红的耳根。

     次日,崔氏迫不急待的拉着简富贵去王善光家问消息,却不料今天王善光的态度跟昨天发生了十万八千里的变化,他们才刚开了个口,便被王善光给厉声打断了。

     “这事太过缺德,我身为一村之长,当日又有不少人见证,怎可出尔反尔,你们让我以后如何带领云领村众人。”

     崔氏一听这话,顿时傻眼了。

     王善光何时变得这样端正了?整个村里,不就他最喜欢出尔反尔了么,只要谁给他和利益高,他就向着谁?

     怎么这会跟吃错药似的,连这种明摆着的好处都不要?

     崔氏哪里知道王善光昨天晚上被简又又给威胁了,不说处于生死边缘,那也让他体会一把什么叫做恐惧,更何况协议已经被简又又拿走了,她身边跟着个季容大,让王善光不得不忌讳着。

     “这……村长,咱们昨个不是说好了的吗?我家大伯可也等着村长的好消息呢。”崔氏讷讷的问道,将简富才给搬了出来,想着王善光总得看着简富才的面吧。

     哪知王善光面色依旧阴沉,挥着手不耐烦的开始赶人了:“就是县太爷来了也没用,赶紧的回去吧,你们自己当初做了那等事如今后悔也无用,早知如此,以前就该好好对待人简又又,再说,简单马上要去府城考举,你们不为自己,也得为简单的脸面着想,我好话已说尽,别逼我闹出来,可谁的脸面都不好看。”

     崔氏神情一僵,还要说什么,简富贵忙拉着她向王善光赔笑,匆匆离开了王家。

     一出王家,崔氏就忍不住往地上“呸”了一声,恨恨的骂道:“这狗东西,竟然对咱们阳奉阴违,我看定是今日大伯没有跟来,他故意想提高价格的。”

     什么当日不少见证人,怎可出尔反尔。

     这个世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他王善光答应出面,然后他们许下好处,谁还管当初看到的事情?

     崔氏认定了王善光是在拿乔,打定主意要再上县城请简富才回村一趟。

     念头一起,她便要走,却被简富贵给拉住了,向来老实不说话的人这会脸上也带着恼怒:“够了,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到时候真闹出来,你还让不让单儿考举了?这件事情大哥已然出面,王村长都不买他的情,可见他确实不愿意帮咱们这个忙,大哥当初可没跟咱们保证一定会成这件事,若是闹到县太爷那边去?大哥可不会向着咱们,还是消停些吧。”

     崔氏咬牙,一把甩开简富贵的手:“凭啥他不帮咱,咱可是帮他大忙了,信不信我这就告诉简又又关于她的身世。”

     “秀儿说的还不明白,大不了一拍两散,谁也得不到好处,没有信物,光凭你三言两语那家会信?秀儿若是进了那户人家,少不了咱们的荣华富贵,这已经足够了。”简富贵难得硬气的对崔氏说道。

     崔氏张着嘴,动了几动,没有说得出一个字来,脸上满是不甘:“可简又又本就是咱们养大的,她赚的钱也该咱们享用,就凭白便宜了陆寡妇一家不成?。”

     “那你又能如何,小心到头来两边都落不着好,还连累了单儿的名声,总之你要做什么我不管,若是影响了单儿就是不准。”

     “单儿也是我儿子,我怎能不顾及到他。”崔氏悄声嘀咕着,也没再吵着去县城,显然简富贵的话,她是听进去了。

     如今村长不肯帮着他们,简又又的银子拢不到自己的口袋里,崔氏心里说不出的烦燥憋闷,但又不敢真闹了起来,看村长今天这模样,明显的一副翻脸不认人,怕是大伯来了也没用,唯今之计,只有讨好了简秀,才有他们家以后的好日子可过。

     简富兰在作坊住下,白日里便在作坊里帮忙,而晋丫丫则跟简又又去陆家学做菜,每天学一样。

     这日,作坊工人下工回家之后,简又又单独将简单留了下来。

     “大哥,你明日人便要去考试了,别的我也帮不上忙,这里是一些盘缠,你拿着。”

     简又又拿出一只荷包,递到简单面前。

     简单愣了一下,随后摇手拒绝了:“盘缠我已准备好了,够用。”

     简又又笑了一下,强行塞进了他的手里:“我知道大哥的盘缠够你撑到考完回来,不过吃住便只能将就了,考举可是大事,若是吃不好住不好影响发挥那就糟了,我指望大哥平步青云,好早日给我撑腰呢,银子不是很多,大哥还是不要跟我客气了吧。”

     简单看着手里的荷包,神色微怔。

     其实这银子他很需要,家里自被偷了银子之后,日子过的更是拮据,哪怕娘努力不亏了自己,给他的盘缠也少的可怜,只是又又给他的帮助不少,他怎能再受她的恩惠。

     “大哥若多想,就是不把我当妹妹看待了。”

     简单抬眸,看着简又又含笑的眼眸,眸底闪烁着暖融融的光芒,让人跟着心头一暖,他握紧了荷包,谢道:“又又,谢谢你。”

     “等大哥来日高中,我可就跟着大哥吃香喝辣的了,大哥可千万要努力啊。”简又又弯着眉眼,笑着道。

     这话半是玩笑,却也带着认真。

     在古代做生意,没个靠山怎么行?就算简单的仕途之路还很遥远,但若真能让他高中,自己也能跟着有好处哇。

     “大哥不会让你失望的。”简单坚定的神情,说道。

     简又又忽又拿过一只盒子,道:“大哥这次去府城,想必王文博也是要去考试的,还请你帮我把这套毛笔交给他,替我谢谢他。”

     “好。”简单接过,妥当的放好。

     简又又谢王文博的,自然是他及时的把崔氏的算计告知了简单。

     简单走的那天,崔氏恨不得敲锣打鼓十里相送,活似自家儿子已经考中了举人似的,村里人虽然心中不屑崔氏的高调,但该给的面子还是给的,毕竟简单若真是中举,身份可就不一样了。

     简又又没有特意去送,实在不想看见简家的其余人。

     张母替陆母找的媒婆,很快便选好了下聘的日子,若是娶普通人家的姑娘,陆母不必忧虑,这娶的却是方家的丫环,虽说是个下人,但方家的体面在,也不能怠慢了去,何况如今就陆母来说,能娶个儿子喜欢,品性温和的媳妇是大,自然不敢有一丝的疏忽。

     好在张母介绍来的媒婆给不少人家做过媒,对此颇有些了解。

     除了百合的赎金之外,陆母依着自家的条件跟媒婆给出的意见,又备了八十八两的礼金。

     这在方家看来不多,但放在平常百姓家里却是一笔巨额了,说出去都要惊掉一堆人的下巴。

     喜饼两担,两对鸡,猪两头,两条鱼,酒两坛。

     鎏金的头面一套,两匹绸缎,另加一份贴盒,里面放着各种果类。

     于是到了吉日那天,陆母带上一家子,跟着媒婆浩浩荡荡的去了县城,有不名就里的人看得一脸的纳闷。

     一辆骡车上面坐满了,一辆驴车上面装满了东西。

     这陆家是要做什么去?

     有人去作坊一打听,这才恍然,原来陆寡妇是替儿子下聘去了。

     再打听是谁家的女儿,得知是县城方家的丫环。

     据说县城最大的糕点铺子就是方家开的,能娶他们家的丫环,可也真是了不得。

     也有人酸溜溜的讽刺:“方家再好又如何,娶的还是人家一个丫环,真以为自己娶的是千金小姐了,这么大排场。”

     “嘁,你到是娶一个丫环回来看看呢?”有人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

     “又不是说你,你紧张个什么劲?”

     “那也总比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强,人家就算是丫环,也是知书达礼,温婉端庄的,可比某些人家的农村姑娘强的多。”

     “……”

     村里的争执,陆家等人皆不知道,此时的陆母跟陆逍云,都是满满的紧张,倒是陆彩显的比陆逍云这个即将娶媳妇的人还要兴奋。

     时辰也是看过的,简又又早就跟颜明玉说好了,当简又又等人到的时候,颜明玉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颜大哥,等很久了吧?”

     颜明玉柔柔一笑:“不久,刚到而已。”目光落在装着聘礼的车子上,问:“怎么样?现在可以进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陆母战战兢兢的回道。

     面对颜明玉,她可没有像简又又那样淡定自若,半弯着身子显得小心翼翼。

     颜明玉能出面,这亲事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陆逍云对颜明玉抱拳行了个礼:“多谢颜公子前来。”

     “举手之劳而已,说来我还从未做过保媒这事,若成就陆公子一段姻缘,也是美事一妆。”

     陆逍云忙又是一礼:“小人乡下粗鄙之人,不敢当颜公子一声‘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