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96章 冲撞了简秀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江晴茵回头,只一眼便看出了简又又的心思,笑道:“奴婢名唤江晴茵,是夫人的陪嫁丫环,姑娘若不嫌弃,叫我一声江妈妈。”

     “江妈妈,那个……只有夫人在吗?”简又又问。

     江晴茵愣了一愣,很快明白过来,忙道:“姑娘放心,小少爷出去了,不在客栈。”

     被江晴茵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简又又闹了个大红脸,不过就这家小少爷的性格,她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就算她脸皮厚,也挡不住被人这么调戏啊。

     简又又讪讪的笑了笑,脚步不由得轻快了起来。

     江晴茵还未到厢房门口,便喊了起来:“夫人……快看谁来了……”

     没多久,便听到开门的声音,俞柳君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最初的神情是疑惑的,待看清江晴茵身旁的简又又时,顿时绽开了笑颜,大步向她走来:“又又。”

     简又又一双手被俞柳君握在手心里,福身行礼:“夫……”刚吐一个字,便听到俞柳君一声不满的“恩”字从喉咙口发出,简又又这才忙改了称呼:“俞姨。”

     “暧。”

     俞柳君高声答道,笑得见牙不见眼,明显对简又又的到来很是开心。

     这时,屋里又走出来一个人,见了简又又便漫声笑道:“是又又来了,难怪娘这么开心。”

     听着简秀的称呼,简又又不由得一怔。

     娘?

     她没听错吧,简秀竟然唤俞姨为娘?

     这是什么情况?

     不解的眸子在简秀跟俞柳君身上来回游走,俞柳君笑眯眯的拉着简又又一边进屋,一边解释道:“上次见面匆忙,也难怪你会觉得奇,这次我来宏沛县,便是找回失踪十五年的亲生女儿的,前阵子秀儿难以接受这件事情,一直未肯与我相认,不过好在老天有眼,昨天秀儿终于是承认了我这个娘,又又,你不知道,我这心里是有多高兴……”

     俞柳君兴奋的说着,一扭头,就见简又又有些恍惚的神情,不免担忧的问:“又又,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简又又摇头:“没有,不过先前从未听简秀提起,一时间有些吃惊罢了,更是羡慕简秀能寻回自己的亲生母亲。”

     简秀不是简富才跟周氏的亲生女儿,这一消息让简又又挺吃惊的,不过这到底是别人的家事,她不也不是简富贵跟崔氏的女儿么?

     然而简秀到底好命,亲生母亲念了她十五年,一直在寻她,而她呢?

     不知是属于原身的情绪,还是简又又的,这一刻,她是真的羡慕简秀的幸运,更羡慕俞姨这样温婉的女子竟是她的亲娘。

     俞柳君听出了简又又话里的另一层意思,不由得蹙了蹙眉:“又又,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莫非无父无母?”

     “我也不知道爹娘还在不在世。”

     简秀心里头忽地“咯噔”一下,有种莫名的恐慌。

     而接下来俞柳君的话,更是让她煞白了脸色,显得站不住脚。

     “可怜的孩子。”俞柳君抬手,摸了摸简又又的脸颊,眼里满是怜惜之色,忽然,她看着简又又,道:“要不这样,你认我做义母可好?以后就把我当成你亲娘看待罢。”

     简又又一愣,刚张了张嘴,简秀猛的走了过来,将俞柳君给拉后了一步,笑着撒娇道:“娘,我才刚与你相认,你就要再认一个女儿,可让我吃味了,况且又又已经有个干娘了,再认了娘为义母,你让又又的干娘心里做何想……”顿了一顿,她转头看向简又又,笑容纯真美好:“又又,你说对不对?”

     简又又抬眸看了一眼简秀,清楚的看到了她眼底的忐忑跟急切,好像就怕自己跟她抢娘似的,于是便淡淡的点了点头:“恩。”

     俞柳君的脸上明显露出失望之色:“这样啊。”

     简秀见状,拉着她的手轻轻晃动着:“娘喜欢又又,也不一定非要认作干女儿呀,您有这份心呀,就是又又的福气了。”软糯甜腻的嗓音听得俞柳君脸上重新换上笑颜,无耐又宠爱的睨了简秀一眼。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话虽这么说,不过俞柳君的心里倒底还是失落的,但面对女儿的撒娇,还有那言明的吃味,俞柳君再喜欢简又又,也不忍让刚认回来的女儿伤心。

     简又又在一旁只是抿唇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看着俞柳君跟简秀两人之间温馨的互动,眼底闪过一丝艳羡。

     “今日前来,是想给夫人尝尝这葡萄酒,希望夫人喜欢。”简又又说着,转身从容璟之手里接过酒坛子,递给了俞柳君。

     一旁江晴茵立即接了过来,俞柳君不由得诧异了一下:“葡萄酒?是用葡萄酿制的酒?”

     “恩。”

     “还真是闻所未闻,葡萄竟然也能酿酒,这酒……”俞柳君说话的声音忽地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惊愕的看向了简又又:“这酒莫非是你酿的?”

     简又又含笑的点了点头。

     俞柳君眼中的惊讶更甚,怔了半晌才不住的点头赞道:“没想到又又你竟有这等才华,真真是个妙人,眼下正好是吃午饭的点,我正好尝尝这葡萄酒,今天说什么你也不能推辞了。”

     “多谢俞姨盛情。”简又又点头道,左右今天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俞姨几次相请,她若总是拒绝,就太不近人情了。

     俞柳君听到了简又又同意,心情顿时觉得心花怒放,拉着简又又便往楼下走。

     刚走一步,又忽然回头,拉过简秀,一边牵着一个,下了楼。

     简秀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就在刚刚,她这个所谓的娘竟然第一反应是拉着简又又就走,而不是她这个女儿。

     心里怨愤的同时,不安也越来越大。

     难道这便是血缘亲情吗?明明俞柳君认的是她,也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但在简又又面前,她这个假冒的,到底难以越过亲生的去。

     一时间,简秀的心里也是百般滋味。

     容璟之跟着简又又走,目光不时的落在俞柳君的脸上,眼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如果说先前他并不将俞柳君放在心上,但在跟季云尘打过一架之后,便越发觉得俞柳君这个人熟悉的很,就算不往季家主母这个身份上想,却也让容璟之上心了。

     容璟之找了个借口,去找木有了,让他查一下俞柳君的身份。

     宏沛县最出名的,莫过于归云楼了,俞柳君带着简又又跟简秀,直奔归云楼而去。

     俞柳君牵着简又又跟简秀并排跨进了归云楼的大门,而在这时,一旁的简秀却蓦地大叫了一声。

     “啊……”

     俞柳君紧张的望去,就见从酒楼里突然蹿出来一个穿着破烂的乞丐,他的手里端着一般剩菜,而此时,汤汁全部泼在了简秀精巧的裙衫上,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滴腻腻的让人觉得恶心。

     天气本就热,穿的衣衫也大多薄,这样一盘菜泼在身上,简秀失声尖叫的同时只觉得那汤汁渗过了衣服,粘到了身上,更是难受的紧,脸色忽青忽白,若非碍于大庭广众之下,怕是要发怒了。

     “秀儿,你怎么样?”俞柳君紧张的问道。

     对面,是乞丐连连的求饶声:“对不起,小人不是故意的,求贵人饶命。”说着,竟跪了下来,他低着头,也就无人瞧见他因泼了一盘菜而一脸肉痛的模样。

     对他来说,这盘菜可能是他今天唯一的食物了,这下却泼了,而且还得罪了人。

     不安让他跪在地上的身子瑟瑟发抖。

     “娘……”简秀委屈的看着俞柳君,眼眶忽地红红的,她咬着唇,一脸的愠怒:“没想到归云楼这样的大酒里竟然会把乞丐放进来,瞧他莽撞的……”

     肖掌柜立即从柜台后面走了过来,面对简秀的抱怨,赔礼道:“这位姑娘请见谅,我也是见他可怜才给他一点吃的,不曾想冲撞了姑娘,对不住,您看要不这样,今天这顿,我们归云楼请了。”

     “夫人开恩,姑娘开恩。”那乞丐对着俞柳君等人又是嗑了几个头。

     俞柳君长年吃斋念佛,心性本就善良,这会见简秀并没有受到伤害,又见眼前之人实在可怜,忍不住心生怜悯,她宽慰着简秀,道:“秀儿,你既没事,这件事情便罢了吧,到底是个可怜人。”

     简秀心中不愤,又欲说什么,但对上俞柳君那一双清澈饱含怜悯的目光,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忙换了一副温顺的模样道:“娘说的正是,也怪女儿一时吓坏了,衣衫脏了我回去再换一身便是……”说着,她又看向了肖掌柜,温和笑道:“掌柜也莫要自责,并不是掌柜的错,我们岂能白占了一顿午饭的便宜,另外还请掌柜再给这人一些食物吧。”

     “姑娘真是善心。”肖掌柜抱拳道。

     那乞丐听了这话,对着简秀又连磕了几个头:“多谢姑娘赐饭,多谢夫人。”

     说完,便爬起来随小二进去拿食物,有了前头的事情,小二也不敢让人往前门走,而是让他从后门出去了。

     简秀衣服脏了,也不能就这样吃饭,何况她心里一口闷气憋着,也吃不下,于是便跟俞柳君说了声,去了不远处的成衣铺子,换下了脏衣服再来。

     有简又又在,简秀就算没有心思吃这顿午饭,也不敢放任俞柳君跟简又又两人呆独相处,于是带着新买的丫环,匆匆去了成衣铺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