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200章 狼狈为奸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秦夫人刚吃完午饭正在午睡,简又又等了许久,才见秦夫人匆匆而来。

     “冒昧前来,打扰夫人,是又又的不是。”简又又行了个礼,道。

     秦夫人忙将她扶起:“快别这么说,我听下人说你神情急切,似是出了事情,怎么了?”

     “我大哥简单前不久去府城考举,但是如今传来消息,说他杀了人,我想求夫人请秦大人帮忙打探一下情况。”

     “竟有这事?”秦夫人听了不由得瞠目,虽然诧异,但也没有多犹豫,忙招来管家,让他去县衙找秦庸,让他打听一下具体的情况。

     简又又于是便跟着张虎坐在秦府里等消息。

     虽然府城到县城有一定的距离,但今年考举的试子有人犯了命案,而且杀的还是富家千金,这样大的事情秦夫人深处闺阁未必会第一时间知道,但秦庸做为县太爷,这样的事情肯定是知道的。

     管家不敢有一丝耽搁,匆匆忙忙出了秦府,去了衙门。

     秦夫人安慰着简又又:“你别担心,如果你大哥真是冤枉的,定会还他一个清白。”

     “多谢夫人。”

     秦夫人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什么,简又又因为担心简单而心不在焉,否则定能发现秦夫人沉默时那紧蹙的眉头下,隐隐担忧的目光。

     那知府大人若是个公正廉明的好官也就罢了,此事定能水落石出,可偏偏……

     张虎却怎么也坐不住,一会站起来,一会坐下去,简又又见他如此,想了想,道:“虎子,我在这里等消息便好,你去找彩云吧。”

     “我还是陪着你吧。”

     “没关系,我如果有事,会去找你们的。”简又又扯了扯嘴角,笑道。

     张虎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那我早些带彩云来秦府找你。”

     “好。”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简又又没有等来秦府的管家,却见张虎垂头丧气的回来了,简又又看了他身后一眼,并未见到陆彩云,于是问:“虎子,你咋回来了?彩云呢?”

     彩云去了归云楼,定是去找霍子康了,难道她跟霍子康出去了?

     张虎抬头看了简又又一眼,脸上的苦涩分明:“我去的时候,正好见彩云跟那霍公子出来,彩云让我跟你说一声,霍公子在府城有人脉,她跟跟他去府城看下简单大哥的情况,到时候也好见机行事,本想来秦府跟你说一声的,见我去了,便叫我转达,她跟霍公子先行一步。”

     “什么?”简又又蓦地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糊涂——”

     也不知那霍子康说了什么,竟让彩云这就样跟他去了府城,彩云可是个黄花大闺女,这放在现代没什么,对她来说也不奇怪,可这是哪里?女子的清白何其重要,彩云就这样没名没份的跟霍子康走,传出去流言的唾沫都能把她给淹死。

     见简又又气恼,张虎愣了一愣:“又又,如今咱们该怎么办?”

     “去府城。”想也不想,简又又脱口说道。

     不管从县太爷那里得来什么消息,想要洗刷简单的冤屈,是一定要去县城的,只是她没有想到陆彩云会这么快跟着霍子康走,她也得赶紧去府城才是。

     这会儿,简又又对霍子康心生一股没来由的厌恶,若是个正人君子,就该知道名节对一个姑娘来说有多重要,他却哄诱着彩云跟他去了府城,实在可恶。

     “那咱们这就走。”张虎迫不急待的说道。

     简又又点了点头,跟秦夫人告了声罪:“秦夫人,抱歉,我怕是等不及贵府管事回府了,先行去府城。”

     秦夫人了然的点头:“我明白,不过你们的骡车太慢了,我让下人赶马车送你们去。”

     宏沛县属于府城苍城,但距离却一点也不近,可以说,宏沛县是离苍城最远的一个小县城了,就算是坐马车,这个时候走,也得到晚上才能到府城。

     “多谢夫人。”简又又谢道。

     马车的确要比骡车快,这个时候,也不是客气的时候,她必须早些到府城才是。

     秦夫人立即命陈妈妈下去安排马车。

     临走时,简又又拜托秦夫人道:“秦夫人,这一次去府城怕是要耽搁几天了,能否请你派个人去云岭村的陆家给我干娘报个信,也好让她安心。”

     “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

     车夫赶车的速度很快,秦家的马车算是比较舒适的,不过一路颠簸,也让简又又颠的头晕眼花,到府城的时候,天色已晚,三人找了一家客栈先住了下来。

     “又又,你说霍公子跟彩云会在哪里?”张虎一路上都在愁眉苦脸,到了客栈,便问。

     简又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彩云既然是求霍子康想办法救大哥,应该会去衙门打听消息,明天我们去衙门问问看。”

     “都怪我,我当时应该拦着彩云的,再不然也该问清了他们在苍城哪里落脚才是。”

     简又又看了张虎一眼,不语。

     陆彩云本就倾慕霍子康,若是她执意跟霍子康走,张虎除非将她打晕了带回来。

     “时间不早了,吃了饭早点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就去衙门。”简又又说。

     张虎闷闷的点了点头。

     苍城虽然不是最繁华的城镇,但也有三个宏沛县那么大,别说人生地不熟,就算熟门熟路,想要找一个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如今只盼霍子康人脉广,能主动来找他们,想必以他的能力,要找她跟虎子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夜幕降临,月下,飞檐怪兽,庭院雕窗。

     苍城最大的客栈内,陆彩云便住在此。

     看着屋子里精美华丽的摆设,她有种做梦的感觉,愣愣的站在那里好半晌,有点回不了神。

     突然,肚子里响起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紧接而来的,便是绞痛,疼的她捂着肚子,蹲下了身子。

     “糟糕,定是刚刚吃太多了。”陆彩云咬唇,懊恼的嘀咕了一声。

     她所住的房间,属于天字一号房,这家客栈最好的一间,而屏风后面,恭桶便摆放在那里,陆彩云犹豫了半晌,最终决定开门,去客栈的茅厕解决问题。

     “要是明天霍公子进来,闻到了那通天的臭味,岂不丢人丢大了,还是算了,去外面上吧。”

     陆彩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开门走了出去。

     本想找个人问问,却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有小二,去前堂吧,她一个姑娘家可不好意思在那么多人的面前问这种问题。

     “自己找吧。”

     揉了揉了肚子,缓解了一下疼痛,陆彩云便往客栈的后院走去。

     通常茅厕多数是建在后院,就着月光,陆彩云在后院找了一圈,这才找到了茅厕的位置。

     刚解决完,正要开门离去,却忽地听到外面传来一人的说话声,声音令她熟悉,正是霍子康的。

     “委屈苏大人了来这种地方。”

     “不碍事,霍公子可安排妥当了?”

     陆彩云听到陌生人的声音,想要开门的手便顿住了,自己这个时候出去,双方都尴尬,更何况听霍公子的话,另一人似乎还是位大人。

     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大人了?会不会是知府大人?

     难道说霍公子这么快就找上知府大人,想要替简单大哥伸冤了?只是为何要在这深更半夜相见,还选在这种地方。

     正疑惑着,就听门外两人的交谈声陆续响起。

     “苏大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我的人刚刚回报,那简又又已经到达苍城,想来明天一早便会去衙门,到时候大人只想法子把她留下便可,有简单在手里,想从简又又嘴里套话,想必很容易。”

     霍子康口中的苏大人,正是如今苍城的知府,苏泷。

     他正直中年,眉如剑峰,眼神犀利,隐隐透着一股阴冷之气:“可据我所知,这简单跟那简又又可不是亲兄妹,她当真愿意为了简单的性命而把那酿酒秘方交给我?”

     陆彩云听了这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她听着不太对劲。

     酿酒的秘方?

     这苏大人是冲着又又的酿酒的秘方来的?这是为什么,跟简单大哥又有什么关系。

     霍子康勾唇笑道:“这点大人大可放心,我这些日子在宏沛县也打听了不少,虽说那简又又跟简家断绝关系,闹得不可开交,但对这个简单却是看重的,何况,就算她到最后真不顾简单的生死,我手里还有一个筹码,到时候只望大人能在尚书大人面前替我美言几句,让我霍家争得这酿制贡酒的机会。”

     苏泷看了霍子康一眼,脸上最终扬起一抹笑,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大可放心,令兄可是刑部侍郎,在尚书大人手下做事,咱们都是一家人,若这事真能成,少不了你们霍家的好处,也不枉我给简单设了这个陷井。”

     霍子康对着苏泷深深一拜:“子康在这里多谢大人。”

     而在这时,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霍子康跟苏泷同时警惕的扭头望去。

     “谁?”

     陆彩云紧紧的捂着嘴巴,虽然不是太明白,但大致还是听懂了。

     简单大哥果真是被陷害的,而设这个局的人,正是这所谓的苏大人,而霍公子跟他夜晚密谈,显然是一路人,那是不是表示,简单大哥被人冤枉这件事,他本就是知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