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3章 果然是傻子(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对了,忘了说了,她叫杨依,杨柳依依的杨依,当初父母给她取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她家门前的柳树开花了,所以给她取了这么个名。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名字叫依依就注定没有依靠,还是老天极度她的家庭太过完美,父亲是拥有几亿员工的总裁,母亲是海归的管家千金,一家人本是其乐融融的过着,却因为那场雪景的观光而夺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双亲,那年她还仅仅只有三岁……

     “爸妈,不要担心我,我总有一天会回家的。”依依双手放在嘴边对着天空大喊。

     心想:“所有穿越的结局不都是可以回去的么?”

     所以,她并不担心她回不去,只是不知道会等到何年何月。

     饿!依依弓着身子前移,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她要去找吃的,再怎么死也不能让自己饿死,这世界她除了喜欢钱最喜欢吃了。

     那年父母走后,家常也被尽数捐赠。

     而导致这悲催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她的外公正直无比,不希望她从小当米虫。

     “昨天,还在肯德基吃的昏天暗地呢,没想到今天连一个馒头都没得吃。”想到这些依依心里那个悔啊,几乎连肠子都给她染青了。

     心说:“早知道会穿越,早知道会这么惨,昨天就应该多吃点儿的…哎悲哀啊…”

     因为不知道路,依依也只有胡乱走,没想到还真的让她走出去到了集市,不过基本上不是走,而是爬去的。

     她发誓,等这身体的伤好了,她一定要好好锻炼一下。

     不然,人生地不熟,怎么说也应该有一些防身的手段。

     “好香……”

     “应该是包!”

     依依爬往一个地方,不知道是哪儿,只知道往香味的源头爬去,今天要是再不吃东西,她就要饿死了。

     看着眼前的大脚,就知道这下完了,又要挨打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得起打,会不会死翘翘?依依胡乱地猜想着,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感觉手臂被人扶住,一用力她就被拉起,双腿无力的垂放着,她勉强看向身后,使劲儿咽了口水,!她居然看见……看见一个大胡子冽着黄黄的大牙,对着她呵呵傻笑。

     不是吧?这人不会是傻子吧?

     依依的猜想马上被证实了,这个人果然是一个傻子。

     一头茂密的黑色浓发,下巴周围是一大圈的胡子,眼睛鼻子似乎都挤到一块儿,唯一能够清楚看见的就只剩下他正在使用的大嘴了。

     “他起码比自己高三个头。”依依有些忌惮地看着他,最后得出一个郁闷的结。

     只是,她却不得不疑惑:“他的笑怎么这么阴森啊?”

     “女娃娃,饿!来,给你个吃包子,吃不?”

     大胡子的话刚一出口,依依就知道错了。

     他肯定是正常人,而且是绝对的好人。

     好!依依就差泪流满面了,这绝对是她在这个时空听见的最好听的一句话了。

     依依两眼发光地盯着大胡子手里的馒头,原来只是再电视里面看见过的东西现在就清晰地摆在眼前,这是白花花的馒!

     “女娃娃,给你吃。”大胡子早就把依依放回了地上,此刻正拿了一个馒头给她。

     “嗯……嗯嗯……”依依一把抢过馒头,拿在手里一阵狂咬,虽然,吃相不雅观,但是,此刻的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雅观不雅观的了,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请再拿一个给我。”依依吃完以后,不客气的伸出手,伸在大胡子眼前,问他再要一个馒头。

     “女娃娃,!今天让你吃个够。”说完,他把刚刚买的一盘馒头全给了依依,呜呜…依依落泪了,这绝对是好!素不相识,却拔馒头相助。

     “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买。”大胡子关切的话语传来。

     依依心里那个感!泪眼婆裟地看了一眼大胡子,然后继续啃馒头,为什么说啃呢?因为她从来没有吃过。

     专心致志吃馒头的她却没有看见,大胡子嘴角一闪而过的狡黠的笑意。

     “终于吃!”依依打了两个响亮的饱嗝以后,肚子终于撑得再也吃不下了。她发现这具身体很能吃,一共吃了十个馒头,实在个汗颜。

     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养活她?

     不对,怎么养活自己?

     人吃饱了之后就是会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就像现在。

     依依盘着双腿,坐在地上,手肘杵在膝盖上,撑着脑袋,又出了神。

     “女娃娃,女娃娃?”

     大胡子用手在依依眼前晃了晃,依依立马清醒了过来。

     “谢谢!大胡子,谢谢你的招待,以后我会报答你的。”依依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人,身后却意外地响起一个声音。

     “怎么?女娃娃,吃了我的馒头就想走人啊?”

     大胡子粗旷的声音响起,不似刚才那么柔和,依依知道,他的本性完全暴露出来了。

     果然,这个天下是没有天上掉馅饼这么好的事情。

     “大胡子,要不你想怎么样啊?”依依转身微笑着对大胡子说话,心里却盘算着怎么走人。

     开玩笑,以她杨依依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想不到他的目的,他的样子一看就是拐卖儿童的老手,只可惜他不知道,这具身体是十几岁的身体,灵魂却是二十岁的灵魂,想骗她杨依依,他还嫩了点儿。

     “不如这样,我看你和我女儿差不多大,你就跟我回去同我女儿作个伴儿。”

     看吧!所有的台词都差不多,依依有些无语,这听起来明显就是跟小朋友,跟叔叔走,叔叔给你糖吃一样性质,白痴都知道他是在骗人。

     “可是……可是我弟弟还在破庙里,我……我可不可以带他一起去啊?”

     依依支支吾吾,十分难以启齿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让大胡子十分高兴。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人越多越好,人越多我赚得越多。”

     大胡子狼狈的笑着,连连应声,那一副龌龊的摸样,像是乐得下巴都快要落地了。

     “你说什么?”依依故意问大胡子。

     “没什么没什么。”大胡子连连摆手,“你快!要不我和你一块儿?”大胡子看起来十分高兴。

     “不用了,他害怕生人,还有就是…就是…”依依踌躇着,一直没有动脚离开。

     “还有就是什么?”大胡子有些着急,毕竟白花花的银子摆在眼前可不能让它飞掉。

     “他也很久没有吃饭了,都快饿死了。”说着说着,依依的眼泪马上就要掉落出来了。

     “早说不就得了。”大胡子转身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闭上眼睛,一咬牙买了一盘馒头,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嘿嘿……依依阴笑着,现代人可是融合了古代人的智慧,就他们这点儿想法,她早就看透了,而且……这大胡子太笨了,依依说什么就信什么。

     “谢谢!你真是一个好人,我这就去带弟弟一起去你家。”依依端着馒头,转身,忍住笑意,脚步急匆地走了。

     其实她很奇怪,这身体吃了东西以后怎么就好了,不仅身体不痛了,力气恢复得也快。

     几经周转,依依终于逃开了大胡子的视线,她可不是傻子,可不能再老老实实的往破庙跑,看准一条热闹非凡的街道就钻了进去。

     手里一包热乎乎的大馒头,有些碍事却也舍不得丢弃,就这样繁华的街道上就出现了一道异样的风景,一个衣衫偻烂的乞丐抱着一包鼓鼓囊囊的白馒头满街跑。

     只是,任她多高的智商也忽略了一个致命的弱点,她的衣衫太显眼了,只要路过的地方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看。

     大约跑了近20分钟的路程,料想这大胡子要追也不会想到自己就在闹市,依依便停下脚步,这一路她可是比参加运动会还要卖力三分呢,再好的肺活量现在也如同上岸的鱼儿一样干喘了。

     刚在一个角落坐下,远处便传来一个粗狂的声音,“臭!看老子今天不剥了你!”

     依依不敢怠慢,连抬眼的时间都没有,拔腿又跑,这次她学会舍得二字的含义了,馒头丢了可以再买,随手就把白花花的馒头往身后一抛。

     这时代穷人到底是多余富人,一件白花花的白面馒头落地,立马就有乞丐或穷人蜂拥而至。

     同时,这番天降馒头的好事也为依依的逃跑争取了多一分的时间。

     只是人算始终不如天算,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依依看着眼前已是死胡同般的墙角就已经绝望了。

     扪心自问她杨依依从小到大从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大事,虽然儿时无知也曾掐死过蚂蚁,打死过毛虫,可这还不注意让她三日之内就生死几!

     身后的喊声越来越近,她的心几乎到了绝望的地步,她很清楚,这大胡子嘴上说杀她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要说把她卖进那个烟花之地那倒是毫无悬链的。

     一咬牙,与其被别人玩弄倒不如就赌赌运气,一抬脚就攀上那满是长藤的围墙。

     或许前面是生,或许是死,也或者就是那通往二十一世纪的时空之门。

     看着依依一步一步向上攀岩,大胡子仿佛像看见自己那金灿灿的金定子落进海里一般心疼,立马就换了嘴脸,“女娃娃,你可不能冲动啊,要跳下去那可是没命的……”

     大胡子的好话说了一箩筐,可依依的心里还是那三条命运的道路,站在高高的墙沿边上,凉风一阵一阵的迎面吹来,天空中由远至近的翻滚着大团大团的黑云。

     “唔……好高啊?会不会毁容啊?还是快跳吧,跳楼我都不怕,我还怕这个?”依依自嘲一笑,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慌乱的大胡子,或许在那双贼贼的小眼睛里,还有那一丝为金钱心疼的神情。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依依大义凛然的挺起胸膛,临跳下还不忘臭美一下自己的文学……

     脚下一个空踩,瞬间许多东西自眼边飞快地闪过,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

     眼前莫明其妙地闪过许许多多的人和物,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更多的似曾相识……!发生了什么?

     明明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她感觉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还没等弄清发生什么,依依已经重重地摔在地上了。

     先是双脚着地,缓冲了一下,接着双脚一软,整个人直愣愣地像一块肉饼似的“啪”的一声向前拍在地上……随她一同掉在地上的,还有几块长满青苔的石块,或者砖头,只是紧紧的过着那一层碧绿有些无法辨认。

     跟大地亲吻的半身肌肉,先是一阵麻痹,接着是一阵有一阵灼热的疼痛自痛源传遍全身,沦肌浃髓……

     还好她脸颊枕着手臂和另一只手背,没有毁容,没有毁容……本来就不是很漂亮那种了,不然就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头发蓬乱地散开来,遮住了她的脸庞,更遮住她的视线。

     顿时,好几个高大的身影围了过来对她指指点点……

     洋楼呢?烟囱呢?随身所带的圣诞礼物呢?

     什么都没有,还是一身衣衫偻烂,还是那古老的条石地板……

     “西儿,西儿…”

     惯性捂着受苦的臀部,依依还未从失落中分出神来,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焦急的呼唤声。

     什么西儿,东儿?依依快速低头,在自己方圆以内扫视一番……

     她可不认为自己是那怎运气,跳一次楼就能认祖归宗到一个富豪人家。

     或是次之的碰上远亲或旧友,当即,大脑唯一闪过的画面就是她落地之时,有没有伤到这家人的阿猫阿狗……

     因为没有惨叫声,所以她也就不会更悲催的联想,她落地时,正砸中了某男某女……毕竟,她杨依依如今是乞丐……

     别说赔偿医药费,就连自己吃个馒头都被人追下了墙,要真是有个倒霉鬼冒出来让她那医药费,她还真该撞死一回了。

     “!什么也没有……”目光扫视一圈过后,大力拍着受惊过度的小心肝,依依自言自语的庆幸到。

     也许这也是老天爷的特殊眷!

     她落地的地方甚至连一只蚂蚁也没有经过。

     “西儿,你没事吧?”

     不等依依起身,从围观人群中一个箭步便冲出一个白衣男子……

     柔美的五官,精致的脸廓,墨玉般的黑发,一半束缚在碧绿剔透的玉饰中,一半自然垂于脑后,锦缎裹身,明显和之前她在街道看过的路人和小贩身上的粗布衣衫大有不同,甚至和前一刻围观上来的几个兰衫男子都算是天与地的概念。

     虽然,在现代,依依并不习惯花痴的死盯着某一帅哥或美男,可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俊美男子却始终无法让她移开眼。

     是那深情的眸子?亦或是那似曾相似的温柔?

     白衣男子见到依依,顿了顿后便极其轻柔的拂了拂凌乱贴在依依额前的头发,紧接着,他便又惊又喜的把依依搂进怀中。

     仿佛,此时的依依就是他失散已久的恋人,而依依身上的邋遢肮脏他也毫不在乎一般。

     “还真踩狗屎,改走运了么?”依依莫名一怔,思绪再度绕了千万里。

     遥想,在那二十一世纪的时空里自己一无所有,而老天不但没有眷顾怜悯不说,反而还事事折腾自己,就好像一个老玩童见不得孩子笑一般,只要自己工作稍微轻松一点,健康就铁定要出状况,只要收入稍微可观一点,事业就必定下跌……

     总之,在那些过去的二十年里,自己就没有一天空闲。

     每天都为了自己的衣食住行忙的不可开交……甚至于,恋爱都没时间,也没精力。

     见依依愣了半晌也没开口说一个字,男子突然有些紧张了。

     一把扳起依依的肩膀,大力摇晃,情绪好不激动的问道:“西儿,西儿……你这是怎么了?”

     “!痛……痛……”依依被摇的七荤八素,原本生疼的手脚更是撕心裂肺般的感觉。

     疼的依依不由倒吸一阵凉气,连连惊呼出声……

     见状,白衣男子也迅速松了手。

     温柔的脸上,立即浮现一抹疼惜,只是,这疼惜却略带这几分迷人,隐约还夹杂了一些朦胧,让她觉得少了些真实,只是那里不真实她也说不上答案…

     “咕噜噜~”

     胃里又是一阵喧哗,依依这才尴尬的轻咳一声,大胡子的那两个馒头早就在这七拐八弯的奔跑中,消磨出了局。

     此时,什么疑惑,什么不真实…统统都在倾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唯一清楚的就是她要休息,要吃热乎乎的大米饭,还要一桶热腾腾的洗澡水。

     这些在曾经都看似平常而简单的事情,如今却成了最最奢侈的事情。

     “我想吃饭……”依依木然,随之将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

     激动使然,说话间她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九年的义务教育,中华上下年的面子几乎都让自己丢尽了,没想到换来了结巴成语。。。

     白衣男子闻声,嘴角随即泛起一丝宠溺,伸手再次撩了撩依依额角的发丝,而后便一手拦腰将依依打横抱起。

     如此亲呢接触,不仅让某女更难为情的低了头。

     心想,“就自己这一身的邋遢,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不过,尴尬归尴尬,但白衣男子此举,还是让依依的心里多了一份暖意。

     试想,假如不是发自内心,谁会离一个满身臭虫,肮脏至极的臭乞丐如此无间距离?

     由于全身酸痛,大部分肌肉都罢工的使不上劲,更因为那打横抱的紧张。

     因此,没走多远,某女就无奈的把重量全部交给了白衣男子,尽管还只能算是陌生人,为了不别扭的在对方承受不了那份僵硬的重量,她便只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