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4章 果然是傻子(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眼下这悲惨模样,那里还管的了古人的授受不亲,那里还顾的了,脏与不脏……

     不过话虽如此,但一路上还是不缺乏嫌弃,好奇,惊恐的目光。

     然,望着那优美的下颚线,听着那因焦急而变急促的心跳声,某女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还来不及看清府内的一景一物,依依就已经被,白衣男子抱进了一间豪华卧房之内。

     紧接着,便有两个依依先前见过的蓝衣短衣男子就抬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扁桶进屋,后面还跟了两个小十二三丫鬟,手中托着一叠和房屋色彩相同的粉红。

     不难看出,那就是为依依准备的衣衫了。

     一路依依都依靠在白衣男子怀间,她怎么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吩咐下人准备了这些……

     正在疑惑间,耳边又传来一声温和,“西儿,我一会儿再来看你,这些日子,想必在外面也吃了不少苦头,先泡泡热水澡,我这就去吩咐下人准备些你平日里爱吃的菜肴……”

     恍然间,依依顺从的点点头。

     眼下她的确最想做的就是泡进热水里,把自己全身都刷上三遍。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她还从未看见过自己的容貌,也不知道自己到低有多厚的污垢,但就凭着额前那一缕挥之不去的发条,她也能清楚想象自己的恶心。

     见依依顺从点头,白依男子脸上也泛滥一抹舒心的笑容。

     临出门前,他甚至还不忘体贴的对着,刚进门的小丫鬟吩咐一声,“好好伺候表!”

     白衣男子刚一出了房门,依依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跳进了热气腾腾的扁澡桶里。

     两个小丫鬟见状不免掩面而笑,但貌似又怕某女发怒,因此,只好用手掩在鼻翼以下的部分……

     虽然,看似两人已经成功的阻止了自己的笑容绽放,但那一抹痛苦的憋笑却让某女一览无余。

     随即,便毫不淑女的哈哈大笑出声,顺带手舞足捣,从而迫使诺大的澡桶里,夸张的溅出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至此,两个丫头见眼前的小姐不仅没有迁怒,甚至还透着几分坦然,当即也不再那般拘谨,一前一后的走到依依身后,为依依刷起背来。

     如此这般让人伺候着洗澡,依依也是第一次。

     虽然,光溜溜的把自己暴露在两双陌生视线内,她也是说不出的别纽,可这一身的疼痛害她几乎连弯曲手臂的力量都没有,这要自给自足的清洗一个叫花子的后背,那是何其为!

     因此,她才破天慌的留下四只眼睛。

     不过,这有人伺候的感觉还真不柰,依依闲暇的敞开双臂,双手摊放在木桶边缘,微微闭目,就任由着两个丫头轻柔的帮她洗洗涮涮。

     舒适的时光,不知又过了多久,依依仿佛就在和周公见面了,忽然耳边传来小丫头清脆的声音道:“表小姐…别睡了,小心着凉了…”

     !”

     依依这才恍然应声,睡意朦胧的睁了睁眼睛,大概这身体是从未如此享受过,因此,一阵舒畅的沐浴后,依依的睡意却更浓了。

     任由两个丫鬟将她从木桶中捞起,然后再轻柔的将她扶到床上,用干布帮她擦拭身子。

     几乎丫鬟的每一个动作她都有感觉,也知道她在做那一个动作,只是,她仿佛被睡神附体,眼皮重重,只想懒懒的一动不动的躺着。

     忽而又听见一声清脆,“小姐,奴婢先帮你看看伤都在那些位置,稍后,大夫来才好开药…”

     也是,古代人都讲究男女授受不亲,这大夫又没有女子,小丫鬟的话也在理,反正她也懒的动,索性便微微点头算是默许了。

     随之,便感觉一双小手,轻柔的翻动着自己,先是手脚的几处关节,而后又是后背,一切井然有序,要不是此时依依太困她还真会笑嘻嘻的起来夸这丫头就是做护士的料呢。

     两个丫头无比细致的把依依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个遍,上到头发丝,下到脚丫子,几乎无一漏缺。

     只是,有一点依依很郁闷,貌似小丫头的验伤,连她的私秘部位也没有放过,不知是该夸这丫头细心呢还是该责怪她没大脑,那地方能被摔伤么?

     折腾了一阵过后,小丫头终于麻利的将某女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上的锦衣罗裙。

     这严严实实的感觉还真不好受,一纠结竟让某女瞬间变的睡意全无,坚难的坐起身子,好不无语的拉拉群摆和那两层裤腿,好半天才骇世惊俗的瞪大双眼看着一旁刚停手站在一旁的丫鬟道:“我可以少穿一条么?”

     “真不知道,这古人什么脑袋,没节省布料发明三角也就算了,居然还用长裤带替,上身的肚兜啊,里中外三层就已经够受的了,再加两条长裤……”

     依依突然有些悲催的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衣物勒死过去。

     闻声,两个丫鬟的眼睛更大,仿佛是听见了天方夜谭一般惊骇的看着某女,短暂的呆滞过后,更是齐齐如波浪鼓般大力摇头道,“不!”

     一见两人那半点不能通融的架式,依依也只能入乡随俗的接受了。

     “嘶~……”无意间泄气的一个甩手,却扯动了臂膀无力的肌肉,痛的吃力的倒吸一口凉气。

     两个丫头见此,略微担忧的关切道:“表小姐,你没!”

     依依无力的摇摇头,缓慢的后仰,试图再度平躺下来。

     然,才刚一动作,后背以及腰肢都仿佛被人拿了针线串联了一般,只要微微一动作就疼的让她无力招架。

     “咦?为什么刚刚的大弧度起身,竟没有一点痛的感觉?”

     依依忽然有些疑惑,借助丫鬟的搀扶慢慢的躺下,这时房门传来两声轻敲,“西儿……”是白衣男子的声音,来不及理清思路依依便朝着一旁的丫鬟使了个开门的眼色。

     立时,房门被打开,白衣男子便一个剑步来到依依身前,支身坐上床沿,轻柔的拉着依依的手,满是心疼的柔声道:“西儿,对不起,都是我没能照顾好你……”

     依依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然她就这样好命的白捡了一个表小姐的身份,可貌似按常理判断,眼前这帅哥就能算她的表哥了,这表妹和表哥虽是血亲,可这神情,动作她怎么就觉得那么别扭呢?

     正在纠结盘算该如何结束这不能继续的情绪,眼角却无意瞥见门口一个小丫头正领着一个老态龙钟,满头银发,下巴还留了一咎山羊白须的老者,徐徐而来。

     老者的右肩还挂着一个墨绿色箱子,随着他一步三喘的靠近,一股浓浓的药香也噗鼻而来。看情形这人应该是医生了。

     不过看着他一路走来那辛苦劲,依依还真担心他一不留神跌一跤就再也起不来了。

     白衣男子见老者进屋,便礼貌起身站在一边。

     两个丫鬟也随即恭敬的立在了一旁,只是,不知为何,依依总感觉这两个丫鬟看自己的神色不对,似忧伤更是同情。

     很莫名,但此时她却来不及多想。

     老者上前给依依把了把脉,又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下伤势,之后才偏头对坐在床边的白衣男子不温不火地说:“这位姑娘并无大碍,只是有些些惊吓过度,和筋骨有些拉伤……”

     依依质疑地瞪大眼望着他,这么多问题…也叫并无大碍?

     心想,“这老东西都说了一长串的症状了,自己痛得死去活来的,他却只是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只是”?难道病人在医生的眼里都是一个生物而已?”

     依依还在悲催的嘀咕着,突然手背传来一阵麻痛,一回神,一根足足有十余公分,发丝般粗细的银针,正在她的虎口处由老者快速的旋动着。

     同时,更悲催的是,这正在受苦的手腕还被另一只大手紧握着。

     顿时,依依疼哇哇大叫道:“我的手,我的手,我的手啊……”

     眼泪也只在眼眶里打转,试想要不是此时人多,她还真能哗啦啦的哭出声来。

     转而,再度可怜巴巴的望着白衣男子青筋毕露的手背,“真的很!”

     白衣男子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正大力的抓着那只正在受苦的小手,立即放开了开来,白净的脸颊闪过一丝红晕。

     再次抬眼温柔地凝视依依,眼底写满了心疼。

     脸上感到一阵燥热,依依撇过头,不敢对视,目光却恰恰正对上一双充满憎恶的眸子,仿佛就在说:“伤得!”

     “很奇怪这眼神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小丫头身上呢?”

     原本就充满疑惑的依依,顿时变得更加的纠结,再仔细打量,一张白皙的瓜子小脸……

     虽裹着粗糙的丫鬟服饰看不清是否真属于杨柳细腰,但那一双紧紧纠结手帕出气的小手,却是实实在在的芊芊玉指,显然和一旁的两个丫鬟有着显著差异。

     “难道她不是丫鬟?”依依突然疑惑的自问,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锦缎,心绪瞬间飞的老远,“可是,她不是丫鬟又是什么?假如是小姐,或者是表嫂,至于穿那样的衣料么?”

     突然,又是一屡刺心的疼痛从手上传来,依依这才回国神来,手上的银针已然被老者移开,光洁如初的虎口处,没有一丝半点的痕迹,只余下那淡淡的疼痛。

     紧接着,老者便悠悠念叨着一段如诗篇般优美的顺口溜:“身体痛,内伤外感均有之。如身痛而拒急者。外感,风寒也。身痛如受杖者,中寒也。身痛而重坠者,湿也。若劳力辛苦之人。一身酸软无力。而痛者虚也……”

     “咳咳……,刘大夫你先去开药吧…春红你跟刘大夫去抓药。”白衣男子哥有点不好意思地拿手在唇边干咳几声打断了老者,转而便朝着一旁的两个丫鬟中的其中一个较胖一点的吩咐道。

     老者这才面色稍有尴尬的噤了声,而后又爽朗地笑笑:“好的,好的。”

     那位随老者一同进门的美人丫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张了几次口,都没有说话,最后只有干瞪着那个被遣去抓药的丫鬟。

     “秋绿,你去厨房把饭菜拿到房间来,表小姐身上有伤,就在房内用膳。”

     白衣男子对着另一个稍显瘦弱的丫鬟说完,随即转过头来,溺爱地握了握依依的右手:“西儿,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吩咐春红和秋绿。”

     依依对白衣男子灿然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同时心中也美滋滋的道:“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没想到在最后一跳还跳进自己亲戚家了。”

     随后,白衣男子便转身离去,在经过那唯一没有分配的美人丫鬟身边时,顿了顿脚步,冷冷地说:“叶儿,你随我来……”

     立时,屋内就只剩下依依一人了,怎么感觉怎么别扭,心想,“或许是这接连发生的一切都来的太突然!穿越,乞丐,跳墙,再到如今的千金小姐……”

     一切都仿佛是昨天的电影一般,历历在目却是那样的不真实。

     满心空旷的打量了一下这间房子的布局。

     平整的红木天花板,或许应该是阁楼,在被白衣男子抱进房门飞那一刻,依依曾无意间发现这座三进三出的屋子是和现代相近的小木楼。

     鲜亮的桌椅,锦缎为帘,地面铺着如大理石般木青条石,虽然不如丝绢中的青玉奢华,但就那到扫的纤尘不染如用蜡油处理过的地板而言,这家人一定不仅是富有那么简单。

     房间分为内阁外阁,大概各有30平方米,外阁自然不在依依的视线中,内阁也就是依依的床榻所在,屋内中间摆着张红木圆桌,上面照例都是茶壶啊,依次靠床榻是矮凳和衣柜,衣匣的旁边放着一张黑漆小书桌,正对着一扇朝南的窗户,上面放着一些书籍纸笔……

     一见有笔墨纸砚,依依心中便泛起一阵好奇,“这个时代的字会和二十一世纪的一样么?”

     正想要掀开被角起身走过去一探究竟,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便从外阁传来了。

     依依顺势往自己身上拉了拉被角,打消了起身的念头。

     不多时,一个精致的托盘,三菜一汤的清淡菜肴,便随着一声清脆声音的主人秋绿一起,出现在了蓝小米的视线内,“表小姐,该用膳了,大夫交待说您的身子有伤,所以公子就特意命厨子做了些清!”

     依依看着这个大约十四五左右,手脚麻利的小丫头,心里正在琢磨自己该从何方下手,套出现在的年月日,忽然,秋绿却放了手中的托盘到桌上,转而走到床榻前来搀扶依依起身。

     不过是短短一个去厨房拿饭菜的时间,这丫头,显然比之前热情许多。

     依依不由得一阵发愣,心下有些琢磨不透的暗语道:“明明刚刚这丫头还很生疏,很怜惜的表情,为什么短短的时间就如同变了一个灵魂一样?”

     “表小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奴婢这就去让刘大夫折回来瞧瞧……”

     秋绿略显担忧的说罢,便准备转身,做出要去回请大夫的摸样。

     依依这才回了神,连忙阻止道:“不是,没有……我只是突然感觉……记忆有些模糊……”

     依依小心翼翼的说着,然再看秋绿并无太大的讶异之色后,她便大胆的问出心中的猜想:“我……以前不是住在这里的……?

     “哦……表小姐您忘了,……你和公子是远房表亲,之前老爷夫人在世的时候,您和公子虽然有婚约,但您依然是待字徐州家中的,只是……”

     说到关键处,秋绿突然顿了声,表情也便得有些难过,似乎是怕提及一见伤心往事一般。

     依依见此也并不打算放弃这个良好的刨根机会,缓缓做到圆凳上,淡笑着开口道:“说吧,不碍事的,估计是因为今天摔倒了头,我感觉我现在的记忆有些模糊……”

     “因为昨年年前……表小姐双亲的逝世……所以表小姐和公子的婚事也就耽搁了……”

     听依依如此一说,秋绿便不再顾虑,直接将依依这具身子的古往今来都说了个遍,只是,原本很曲折的一段,她却是那样的轻描淡写,不过依依却没多想。

     因为,在她看来,这丫鬟是不可能和电视里演的那般和主子亲如血脉,只主子一点不适就感觉跟死了爹妈一样的哭个稀里哗啦,相反,她觉得这样淡淡的表情才是正常的。

     当那被唤作春红的丫鬟端着黑乎乎的药汁进屋时,依依也再次见到了那个白衣帅哥,也就是她这具身子的表哥加未婚夫的冷牧。

     “汐儿,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冷牧一踏进房门,就万分紧张的看着依依问道,看着那盛满柔情与爱意的眸子,依依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歉疚。

     依依淡淡的回了一句,“好多了。”

     她到底不是古人,也绝对接受不了这种近亲联姻的事情。

     秋绿收拾了碗筷出屋,春红一见冷牧的到来也恭敬的放了手中的药碗屈身做了个万福出了房门,一时间,房内便只剩下依依和冷牧两人。

     依依不语,瞬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相继沉默了半晌,依依终于想要开口打破这揪心的沉默,“天色……”

     然依依的话还未出口,冷牧也像是要开口说什么一般,只是没想到两人一开口却是同样的话,“天色……”

     相视一笑,最后还是冷牧率先开口道:“汐儿,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表姑夫和姑母的事情你就不要忧心了,只管把自己身子养好便是最大的孝顺……”

     待冷牧离开后,依依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打心眼里感叹道:“老天,如此好的男子你为什么要安排他是这具身体的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