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6章 谁怕谁(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而仅仅是在下一秒的时间,坐在玉公主身后轿中的二皇子,便立即跃身而出,一手在一旁的侍卫腰间捞过一把长剑,一个急速跃起便已稳稳的在半空中用他的剑接住了黑衣人的那一剑……

     紧接着,又是几个纵身,几个回合后,那黑衣人就明显劣势下地,一口鲜红的血液如泼墨般印在了地上,看的依依不由一阵心惊胆战。

     其余几个黑衣人也和随行的侍卫交战,显然,就因为这边的失手,其余的黑衣人也变得有些力不从心,不敢恋战,几次想要分身去解救,却是更多的侍卫围攻而来,立时,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身体重重的倒地,然后发出一种哀伤的音符。

     这样的画面,曾经在电影电视里看了不下数百遍,可从来没有那一幕能事这样让她害怕,让她恐慌,心想,“难道,这个世界人因为命就是那样的廉价?还是法律只适合于平民?”

     二皇子的剑法显然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依依几乎都没看清他到底刺到了黑衣人的什么部位,一条鲜活的人命竟就是一瞬间的结束,连闷哼很惨叫声都没有。

     而后,随行两名侍卫竟如拖着一样破铜烂铁一般,将那毫无生气的身体远远拖走。其余的黑衣人纷纷负伤而逃,无数侍卫尾随而追。

     然,只是,街道上再度恢复了平静,宽阔的道路上只余下那一天充满惨烈的红色线条,是那样的显眼,是那样的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前方,皇子公主的马车渐渐远去,马车这才缓缓前行,冷牧再度坐到了对面,似乎那一抹鲜艳也是他久久不能释怀的阴影。

     沉静的马车就这样蒙上了一沉哀伤的气氛。

     “我们回!”又过了一段,依依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内心的想法。

     在亲眼目睹了那样的一幕之后,她全身的骨头几乎都被冰住了一般,哪里还有半点心情去看花,看景,闻瑞香?

     !”冷牧淡淡的赞同应声之后,便对着马车外的车夫吩咐一声,

     之后,马车便顺着原路回到了府。

     马车在府门前停了下来,冷牧还如之前那般温润的先下了马车,然后再伸手将依依接下,只是,情绪似乎还是没有好转,没有多话,而后吩咐完一旁的丫鬟带依依回房之后,他便独自走向了那条依依从未踏足过的小路。

     不难想象那应该就是属于他的院子。

     古代的府邸,院落很多,也很讲究风水。冷牧的府邸也是如此,什么亭台楼阁,花园池塘应有尽有,不过就是略微比电视中的皇宫小了一些而已。

     只是,一路到房间,依依很奇怪的是,冷牧的府邸并没有如电视中的那般在大门口题字。

     没有匾额,如果不是知道他姓冷或者是认识他的人,还真难知道这是谁家。

     “表小姐,您神色不好,是哪儿不舒服吗?要不要奴婢去请大夫来?”秋绿一见丫鬟领了脸色苍白的依依进屋,便稍带担忧的问道。

     因为,回府时,车夫忙着去马厩,冷牧和依依的脸色都极差,所以一时半会也没人传说街上的那一幕。

     因此,秋绿和丫鬟都以为是因为依依身子不适才突然半路折回府中的。

     “不用了,我!”依依淡淡的开口道。

     而秋绿显然是不同意她如此忽视自己的身体的,当即又道:“那,奴婢去厨房给表小姐端写红枣茶来,先前大夫说过是安神的……”

     看着秋绿一脸必要的样子,依依也没再阻拦,点了点头之后,秋绿就一路小跑的朝厨房的方向去了。

     已经来这个家好些天了,先前依依一直都在卧床养病,虽然,她并不是真的病那般无法动弹,可冷牧和秋绿春红的整天叮嘱她也不好意思爬起来到处走,到处晃。

     或许是,因为憋的太久,也或许是脑海中那残忍的一幕还依然久久不散,因此,依依才刚踏进房门的脚步又禁不住,如触电般的收了回来。

     回头,看看偌大的庭院,她还真有了想散散步的心思。

     依依所住的院子不算偏僻,从大门到房间也不过三五分钟的距离,记得那天从墙沿上落下,还有一阵新脆的竹叶香。

     “莫非这古人都喜欢在自己家中种竹子?”依依恍然嘀咕道,然而,一像道那大片翠绿色,她的心境也随之好了不少,随着记忆缓缓迈开步子。

     “不是说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吗?”

     “是我低估他了,不过有她在手,我们的胜算还是会有的。”

     “一个乞丐!…胜算?我看,你是高估她!或者我也可以理解你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你不要老是针对她的身份行么?”

     隐隐约约听到一阵吵闹的声音,男子的声音虽然充满了沉重,但依依还是很熟悉。

     因为,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认定的信赖之人“冷牧”,她的表哥。

     “冷牧和一个女子的声音?”好奇心促使依依便再度靠近。

     虽然,她不是故意要去偷听一下他们在吵些什么,但似乎他们的声音里总是离不开一个“她”“乞丐”。

     这两个字无疑对依依来说都狠敏感。

     或许在前世她并不会计较,可在经历过那一天的乞丐之后,似乎那就是她的阴影。

     “她是谁?”

     “是丫鬟,是自己?”

     显然,后者的可能更多。

     “是她?”当看清和冷牧对立的女子正是那个奇怪的丫鬟叶儿之时,依依便迅速找了个较好的位置继续偷听下去。

     “阳,你说这话是什莫意思?”叶儿激动的问,但冷牧并没有回答。

     “你打算假戏真做是不是?那我姐姐算什么?她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难道,你打算这事能成则成,败也无所谓吗?还是?在你眼里她和那些女人一样吗?也不是真的爱?”

     “不……我爱她,正因为我爱她……所以我才更需要一个替身,一个可以代替她让他心动的女人……”冷牧强烈的反驳出口。

     似乎,他的爱绝不允许任何人磨灭一般。

     “那你这样有效果么?她只不过是个乞丐而已……即使有那么一点姿色,有那么一点招人喜欢的性格,但…那能真的让那他迷恋?或者,你还有把握她真的就能由着你的思路发展?”

     “会,因为她的脸够美。”

     “美又如何?你现在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让她爱上你,而不是爱!”

     “难道你不认为,只有先爱上我的女人,才能真的为我所用么?”

     “她是单纯的人,一个简单的身世,她就已经深信不疑了……相信为我所用的日子也不是太远了。”

     !那我就期待着,别忘了,这月底就是我姐姐过门的日子……”

     “放!必要时,那一天我会用她的命换你姐姐回来……”冷牧的话像是晴天霹雳一样使依依不知所措,一时间好多问题出现在她的脑海,“他们口中的她果然是自己”

     她惊慌得想要离开,却不小心一脚重重的后退道了那一堆还未来得及焚烧的枯竹叶上,发出“沙沙”一声重响。

     “谁?……什么人?”

     听到声音的冷牧立即出声,还好依依那瘦小的身体一身浅绿色的一群,掩饰在那一簇茂密的翠竹后才未被发现,待竹林中的两人再度平静的开始密谋之际,她这才捂着狂跳的心脏跑出了竹林。

     当回到房门时,秋绿显然因为端了红枣茶回来,却没看到她而一脸担忧的四处张望。

     待看到依依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时,便沉了声,“表小姐,你去哪里了?”

     这声音,这语气,显然和之前的丫鬟不一样,似乎有些奴欺主的意思。

     “没有,只是,刚刚看见一只老鼠而已……已经没事了。”

     依依强压下心中的颤抖,假装镇定的说道。

     而后目光便落在屋内桌上的那个托盘之上,岔开秋绿的追问:“红枣茶呢?我还真渴了。”

     “厨房的王妈说,都熬了三个时辰了呢,应该效果更好……”秋绿一边朝屋内快步走去,一边朝依依邀功才说道。

     样子无比乖巧,似乎这一刻想要和她前一刻的话语地上,一般人还是绝不可能的。

     依依不理会秋绿的真假嘴脸,随即走进屋内,端了那一碗香气十足的茶水就牛饮了。

     然而,碗还未离手,房门外冷牧便一脸疲惫走了进来了。

     不得不说,他的演技很好,尽管他和那个女子的谈话并不愉快,而且字字句句玩弄依依与鼓掌之间,可他还是勉了温和如玉的对依依笑着,这时依依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心痛。

     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人信奈,对一个人交心,却不知道这个人尽是利用欺骗,原来她以为,她们的身世正好掩盖了她对这个世界不知的疑惑,却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谎言。

     “汐儿真的很抱歉,居然第一次带你出门……”

     “回来的时候看见荷塘里有鱼,还是红色的,可好看了,是你养的么?陪我去看看好不好?”

     依依打断冷牧的话,一边说一边走到冷牧的身边拉住他的手,他先是一愣,然后朝依依笑了笑,紧紧握住依依走向花园。

     花园名副其实的中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与花园连接的就是那一汪清水上的蜿蜒长廊,站在长廊上整个府内的风光一览无余,包括那隐隐只能看见一片的翠绿。

     荷塘内有奇形怪状的假山,四周是大片大片的荷叶因为不是季节,所以没有那含苞待放的分红花蕾。

     池塘中水波荡漾、清澈见底,水底的鱼快活的游来游去,正如依依所说,有红色的鱼。把整个池塘乃至整个花园点缀得十分淡雅。

     其实,依依先前进屋时,只是看到了这一弯长廊,她并不知道有鱼还是红色的,那些都是她慌乱间胡思乱想。

     走到池塘边欣赏着这般美丽的景色,依依不由的看得出神,或者是说感叹出了神,因为她并不知道明天的路怎么走,而他们谈话中的那个他又是谁?

     她会被安排到什么人身边,又要完成一个什么样的任务……脑海中尽是杂乱,不过,前世二十年的辛苦,她已经学会了要如何隐藏自己的心。

     突然,冷牧无声的走到她身后,双手搂住她的腰间,在她耳边轻语道:“我们明日就成婚好么?”

     冷不防丁依依被吓了一跳,快速挣脱他的双手,但自己却因脚下失足而掉进了池塘里,依依不识水性,张口还未来得及喊救命,池中的水就吞了好几口下肚。

     也或者是心情的缘故,依依没有挣扎,没有拒绝,就任凭水进入口腔,然后再窒息般的咽下,直到黑暗将她再次包围。

     冷牧把她捞上岸的时候,她全身都湿透了,然而混沌的思绪中她却仿佛听见了他的愤愤不甘:“!千万别在这时候节外!”

     自依依落水之后,又是两天。

     无疑这两天依依又成了重病号,不过,这两天冷牧也似乎变的很忙,除了刚醒的那会儿,看到过那张充满虚假柔情的嘴脸外,整整两天的时间依依都没再见过他。

     然而,每次喝药和用膳前,一个稍显陌生的丫鬟就会出现在依依的眼前。

     美其名是“伺候”其实,三岁的小孩都能看出那是监视。

     “是害怕自己不喝药而延误他的那个投桃换李的计划么?那伺候着吃饭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在依依的脑海中已经足足盘旋两天了。

     前者答案显然,后者却模糊不清。

     “木儿,表哥他还在忙吗?”

     远远透过铜镜,依依便看见了那个如同名字一般安静呆板的丫头。

     因为,足足喝了两天药,她几乎也把这送药的丫鬟性情摸透了。

     她不问话她是永远不会主动开口的。甚至连表小姐这个称乎她都不会带,神情貌似和那个叶儿的很像很像。

     只是,眼中的憎恨和不屑没有那怎露骨而已。

     “回表小姐,公子还没得空……”

     木儿这声称呼显然有着粘口,因此,一整句话听上去都是那样的别扭。

     这次她来,手中没有药碗,依依心想,“必定又是无事不登三宝!”

     果然,依依的想法还没测出脑后,木儿那不带半点情绪的声音便再度传来:“公子昨儿个夜里就找了先生合计,

     说再有五日便是好日子,宜婚嫁。让姑娘去铺子里挑些合意的首饰……”

     闻声,依依心下便不由暗骂的想道:“丫的,这男人果然是骨子里的滑稽,一个“成亲”支着丫鬟来说和圣旨一样的口气,看来,他对自己还是免不了疑心啊……”

     “好知道了,你下!”

     想归想可依依到底还是知道轻重的,毕竟那前世的电影电视宫斗府斗的也不算少,就算没亲身经历,好歹也跟着几个主角一起揪心了好几回,所以面上,她依然如同听见她往日来伺候喝药一般,淡淡的回应道。

     对着铜镜嫣然一笑,心道:“或许,在府外会有奇迹也说不!”

     她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那个很忙的男人,如果说她还有机会,那必定是在走出这个府邸之外。

     简单的如同往常一样,扒了几口早膳之后,依依便带着秋绿走到了集市上,注意,她拒绝了冷牧安排的马车,是完完全全的徒步哦。

     从冷府到市集,只有半个时辰的路程。

     对现代长日东家爬西家,早已习惯徒步的她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一毛钱的事儿。可对她身后那十三岁出头,常年极少走出府门的秋绿就完完全全不一样,两人刚一上街,小丫头就已经上下喘不过气来了。

     “看来,这计划还真是可!”看着那远远落在身后的影子,依依忍不住美哉美哉的想着,“大概再有半个时辰,自己就该自由!”

     如此一想,依依的心情也不由一阵舒坦,一边走,一边不停的观望四周。

     这还是她第三次看到这个异时空的天地,说不好奇那完全是假的。

     显然,集市上的一切物品都感到十分惊奇,总是这也瞧瞧,那也看看,时而也忍不住凑近乎,伸出爪子摸上一摸,嘴里更忍不住欣喜若狂的嘀咕道:!苍天啊……大地呀……这可都是TMD古董啊?”

     “大叔,这个翡翠耳环真的才要半两银子么?”

     一个不算起眼,但货色绝对一流的小饰品摊前,依依终于忍不住问出一个在这个时代算最为白痴的问题。

     把人家摊主都吓的一愣一愣的,死瞅这依依的眼睛看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开口道:“姑娘……老汉家有急用,您要真喜欢那就买!你瞧这祖母绿是多配小姐啊……还有这红娥宝玉镯子也不错……”

     听摊主小老头这么一说,依依还真就又瞄上了挂在一旁的一对红斑手镯,抬手摸摸,那质感还真不是唬人的,竟如婴儿的肌肤一般,无比细腻不说,貌似上面还有一层油脂……

     只是,依依还未估量出这古货在现代的价格时,临摊的都拿了各自的宝贝,争先恐后的围近她身边介绍到:“姑娘,你看看这木兰白玉吧……”

     “姑娘……你瞧瞧我着翠指环,上等的青玉……”

     “姑娘……你在看看我家的……”

     “姑娘…。”

     一时间,推荐声不绝于耳,依依这才悲催的想起,“这是古代,不能用异界眼光品尝……”

     看着自己作茧自缚,秋绿显然已经跟紧了她的脚步,被商贩们堵在了人群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