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22章 气魄(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一块漆黑而庄严的牌匾横挂在青砖墙上,刻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慈宁宫。

     略带些许沧桑意味,似乎岁月并没有在它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反而为它增添更多的肃穆与古朴。

     瓦顶也比周围其余的宫殿所见的更为堂皇与气势,漆黑的脊檩,乌黑的橼子,青绿的瓦片以及黢黑的横梁……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气魄。

     “你就是慕容清儿?。

     依依,刚一踏进那肃穆的有些可怕的门槛,头顶就传来了低沉的女中音,而且那低沉的话语里,似乎还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和一丝不露痕迹的鄙夷。

     “呃?是厌恶我么?”依依缓缓抬眼,心下忍不住疑惑的嘟囔着。

     入眼的是一个,庄严肃穆奢华而又一场古朴的宫殿,偌大的大堂,古典而华美。

     厅堂中间摆着一张大圆桌,三人个人稀稀拉拉地围着坐,大厅两旁分别站一排粉红宫装的宫女。

     而,前一刻说话的人就正是那大圆桌正上方的“老妇人”,只见妇人端坐正上方,双手合十平放在膝盖上,一头贵气却又不彰显的凤饰,或许是因为前一刻心中的愤怒,因此,依依打量了她好久,那自然垂下于朱钗都一直摇摇晃晃。

     有些像心跳的平率,这不仅让依依无形间感觉一种莫名的压抑。

     然而,妇人脸上更是威严不带半点笑容,要不是那张风韵犹存保养的极好的面容,依依还真以为自己是见到还珠格格里面的容嬷嬷了呢。

     双眸直视,那浓浓的鄙夷是那样清晰的入眼。

     看那身高贵而端庄的扮相,不用多想依依也知道,她就是今天的主角皇太后了。

     只是,她很莫名,心下不仅暗想,“自己明明前生在老人堆里的缘分即使不算绝佳,倒也差不到这种地!”

     而且,来这个宫殿不过三五秒的时间,她连开口请安的机会都没有,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让对方这么看不惯自己。

     然,从老妇人的右手边开始数,依次便是坐着一个她从未见过的美人,或许用美妇更适合,因为,她虽是娥眉,青黛,樱桃红唇,像芙蓉一样清丽可那眼角微微褶皱的皮肤却将她的年纪无法掩饰。

     去掉保养,大致就是三十五之后,虽然,在现代三十五这个年纪未婚的女性还多如牛毛,可在这个时代,这个年龄,这个宫殿,她应该算是中年妇人了。

     只见,她一身低调的黑底彩花图的锦缎长袍,目光平淡的看着的盯着门口,似乎在打量依依,又似在越过依依看她身后的景物,惨白的脸色、涂着艳红颜色的小嘴……

     看的依依都禁不住一肚子好奇了。

     暗自揣测:“这皇宫,这太后身前,她既是那样的靠近,就表示她的地位不低,可为什么,她的神色却是那样的落寞呢?”

     “难道是不受宠?”

     然而,看着妇人那一头和她神色一样平淡却不失华丽的步摇金钗,依依又恨快在心底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貌似又不可能……”

     因为记忆中,依依还记得,后宫电视里曾经有人说过,那头上的金钗,金步摇越多她的侍寝日子越多,同时,地位也最尊贵……

     紧接着在那中年妇人的之后,便是先前在御花园中和她见过一面的芸妃娘娘,虽然,那是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可那双有些鄙夷盯着依依时,而变小的美眸却是让人那样的反感。

     而芸妃的再下方就是一脸欣喜而笑的玉公主了,也就是司徒夜的胞妹。

     同时,更是第一个直接打破沉默气氛朝着依依招手的人。

     打量了一圈,依依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回那个老太后的话。

     连忙屈身,上前好不做作的淑女一番道:“回太后,臣妾正是。”

     虽然,依依知道自己的回答很可能有纰漏,但此时,若是想抓一个宫女问自己该如何称呼太后,或者是朝一旁,一直黑着脸领自己进门却一直不曾开口的司徒夜,那几乎都是不现实的做法。

     原本,她很想礼貌的按辈分喊这个老妇人奶奶,可以看那双鄙夷的眸子,她就知道自己的话一出口,很可能就是无情的冷哼或者是……

     因此,本着人多礼不怪的心思,她索性便直接唤了太后。

     “嗯!”

     好半晌才听头顶传来一声从鼻腔里发出的声音,依依心下不由一阵郁闷,”该死,不会让我就这么曲着腿等你们用完一餐吧?”

     气氛突然像被人拿了绳子打了个结一般,太后没有发话,依依也不敢贸然起身,而且更该死的,她现在貌似采伐先跟在她一旁的那个男人,貌似已经神游太虚了。

     “皇祖母……您看看……您都把我嫂子吓坏了……”一个撒娇的声音总算打破了僵局,然而,也就在这时,司徒夜也总算回了神,一撩衣袍,单膝下跪的请安道:“孙儿给皇祖母!”

     “嗯……都起!”皇太后,这才松了口,道起身。

     “坐下来吃饭吧。”

     依旧是不可抗拒的威严和一丝不露痕迹的鄙夷的女中音。

     带着莫名的畏惧,依依在司徒夜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然而,也是这时,依依才发现一个怪异,那个和她一同进宫的蕊美人没有到场?

     同时,上头的太后没有开始动筷,依依也只能拿着筷子尴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目光哀求的望了望一旁靠太后也算上座的司徒夜,却见他正瞧着自己皱了皱眉头,漆黑的眸子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依依,心想:“这下又该悲催了……“

     同时,心底更是暗骂着自己那只以往最为欣赏最为神速的小手:”丫的,你不这么快会死啊……”

     第一次悲催的后悔自己的动作太快了,居然敢在那个老太婆的前一秒把筷子拿在手里。

     还记得,在二十一世纪那时,依依最喜欢的就是自己这双手拿碗筷的速度。

     虽然,快并不是因为她家吃了上顿没下顿,但几乎在那二十年里她都在与时间赛跑,每天除了忙着上学,就是忙着完成作业,甚至更要忙着外公布置的字帖……知道,大学毕业,走上工作,走进那间有老总的办公司,她更是要忙着将每一个文件都处理清楚,即使每天不用加班,她也从不让自己的时间空隙,直接兼职做了伟大的圣诞婆婆……

     一切都在忙碌中度过,她一直要求自己的速度尤其是吃饭。

     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屁股加紧的一个屁都不敢放的希望自己就生来慢的死人。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古代的理解她貌似在王府看见的还算少,就像如今,明明那老太婆已经开口喊过吃饭了,自己却独自忙着一会儿接了宫女手中递来的茶水漱口,一会儿忙着净手,还得整个桌上的人都依然是端端正正的坐着,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敢同她一般,悠闲的握了筷子玩耍。

     其实,说是握了筷子玩耍,倒不如说是紧张的不知所措,因为在她刚进门到现在,整个大厅都是那样的安静,几乎没有一点声音,甚至连那老太婆漱口都没有半点水声传出。

     不得不感叹,这就是大家闺秀的极致。

     然而,不知又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也或许是十分钟,总之,在依依的爪子没有完全动作的麻痹的时候,一个宫女终于轻盈迈步到饭桌前,秀气而又优雅的拿了筷子帮上座的皇太后布菜,空气这才变得稍微缓和一些。

     整个饭厅也终于有了些细细碎碎的声响,虽然,若不是感官非常之人,一样没有察觉,可对依依这个神经高度紧绷过的人来讲却是异常的清晰。

     看着那双轻柔细腻的兰花指,依依禁不住又直直的瞪大了眼睛,真怕,在那样慢的惊人的夹菜速度中,会出现某一个必然性的错误,发抖。

     同时,心中不由的为那个灵巧的宫女捏了一把汗,只见她一共为那个比酒杯微微大了一圈的玉碗中添了三道菜肴,绿叶心,白切鸭,黄金饺,眼色搭配是没的说,营养均衡是没的看,可这速度还真是和蜗牛有的一比,足足耗去了漫长的五分钟。

     因为依依足足在心里不快不慢的按秒数了三百多。

     直到,布菜的宫女将银筷重新放回一旁宫女呈递上来的空托盘的那一个玉山上,一身贵雅的老太后这才缓缓那了自己面前的筷子开动。

     那细嚼慢咽的吃相,简直让依依的神经又重新上了高峰。

     心中禁不住哀叹:“这哪里是吃饭,这明明就是比美,这一口三十六次咀嚼,别说是菜了,就是骨头也成粉末了。”

     然而,这想归想,可面上依依却不敢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因为,无意中她已经看到了两双很不满的眼睛。

     第一,无疑就是比她先一步落座,在她左上方的司徒夜,而第二位便是那个美得不可方物心却丑的出奇的芸妃娘娘。

     紧接着,在老天后继续第二口饭菜之时,上面的美妇以及芸妃,这才井然有序的动起了自己的筷子,当然,依依更没错过,司徒夜的动作是在那两个长辈之前。

     一时间,依依只顾着打量别人,居然忘了自己还在呆愣,顿时胳臂被人轻轻一碰,回头看着那张纯真的笑脸她这才反应过来。

     学着,这几分钟所见到的规范动作,一点一点的塞着自己面前距离最近的那一碗不知名的糕点。

     其实,比起糕点,依依更想吃的就是饭桌中间的那盘黄金鱼。

     诱人的芡汁浇洒在炸香的一排足足把九条一指长的金线鱼身上,松籽和青豆像一个个调皮的小精灵一样,在已用刀划成麦穗形花纹的鱼身上捉迷藏。

     还有酱烧豆腐盒,一个个爆香的豆腐浸在黄褐色的芡汁中,葱花和蒜粒洒落其上,青黄交映,纯香阵阵,别具佳韵。

     可手中这个别具一格,极具奢侈的凝脂玉筷却是那样的不争气,一块糕点依依几乎都要重复好几次的夹合动作,真难想象,当她一把筷子伸长,直接戳在那满是芡汁的小鱼上或者那嫩如婴儿肌肤的豆腐上,会是什么画面。

     都说伴君如伴虎,虽然,此时,依依的身边并没有皇帝,可她的心脏还是那般的高警惕,所以只要眼馋的看着桌中间,而嘴里却咬着那虽然也很香喷喷却相较无谓的糕点。

     “来,爱妃尝尝这个……”

     看着,那双馋意横生却一直克制的可怜眼神,司徒夜不知为何突然心中一阵疼,随即,也是第一次,用自己的筷子,在盘中夹起一条鱼儿,放进那个空空如也的碗中。

     依依正苦命的数着自己嘴里到底是第多扫次咀嚼,突然,一条诱人的金黄色从天而降,直入她的碗中,心里那个感动几乎无言而喻,就差泪流满面的转头过去了。

     !真想不到这蕊王爷和王妃如此伉俪情深……”

     然,饭桌的气氛也就在这时明显变得异样轻松,领头开口的正是拿酸溜溜的芸妃。

     依依顿时一脸绯红的低下了头,即使事情并不是像那芸妃空中的味道一样,可面对无数双刺目的眼神,她也有些难以招架。

     毕竟,要说论算起来,这应该还是第一次,某人拿了她和一个男人玩!而且还是在这种匪夷所思的气氛下,心中除了那淡淡羞愧之外,更多的就是尴尬了。

     “芸儿妹妹,你可别再说了,睿王妃还是第一次进宫本就拘束了些,你再说,只怕那面子都……”芸妃之上的低调美妇终于第一次目光有了些色彩,微微带着笑意,而又不失温婉与体贴的说道。

     平凡而贴心的话语,似乎就和她的性子一样,与世无争与谁都好。

     “姐姐,这是说的那里话啊,妹妹我可是说的事实……”芸妃依旧不依不饶的说着,好在依依心里还没抓狂的下一秒,那正上方的太后就开口道:“吃!”

     威严的语气丝毫没有半点情绪,听上去冷冷的,看似是在不满芸妃和那个低调美妇的言语斗争,实质那一样深深的怒意却是完完全全的留给了依依。

     似乎,就在责备说,“做为一个妇道人家,你怎么能让自己的夫君给自己添彩呢?”

     太后的眼神不仅让依依在心里颤抖了一下,连脸上的温度也瞬间降到了零度,整个吃慈宁宫的空气,瞬间又恢复了凝固,司徒夜也没再多余,芸妃和那低调的美人也都悻悻的闭了嘴,就连依依身边不远处的玉公主也貌似比之前安分了不少,自顾自的吃了桌上的菜肴。

     然,那温度变化的瞬间,玉公主那个不露声色的小心眼色,依依却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应该就是在提醒,面前这个皇太后并不是个省油灯。

     将近半个小时的用膳,皇太后终于优雅的放了碗筷,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一贯都只喜欢五成饱,总之,今天依依是特意留意过,她总的吃的菜饭,加在一起也不到小半碗,要用重量计算,估计还不到一两,就寻常百姓家的猫儿也会比她的食量大。

     然而,皇太后放下碗筷的下一秒,芸妃以及那个低调的美人也紧跟着放了碗筷,目光一扫,其余的司徒夜和玉公主虽然没有要立即水波逐流的意思,但,紧张所致,依依也不好再继续犒劳自己的胃了。

     因为,她可不习惯,看的看吃的吃,而且这人还是至高无上的皇太后,真怕,自己的心脏突然一紧,又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孽。

     于是,只得恋恋不舍的放了碗筷,同时无比做作的朝着前方还未离桌的三人点头,算是行礼。

     然而,也不得不庆幸,依依的做法还是非常明智的,因为仅仅在她点头过后的下一秒,门口就传来一声熟悉而明朗的声音:“孙儿见过皇祖母。”

     顿时,不由一个灵机,惯性转过身子,果然门口站着她前一刻在御花园见到的那个莫名的六皇子。

     只是,当四目再次相对,再次从那双陌生的眼眸中看到那一丝莫名的痛楚时,依依又禁不住内心一个狂颤,心想,“丫的,这到底是哪一出的戏啊,怎么好死不死……可千万别说,他和自己真有的点什么……”

     “是澈儿啊,怎么不早些来……用过膳了么?”皇太后一脸高兴的看着门口的司徒澈,眉眼中的宠溺再明显不过,好在只是这样,她才错过了依依再度尴尬的神情。

     不然,依依还真难想象,假如这皇太后疑心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因为司徒澈的道来,皇太后也几乎没什么心思去顾及依依,而司徒夜似乎是看出了依依的不自在,然在皇太后还未开口发话之时,他便率先开口称自己有些不适便带着依依再次坐上了出宫的马车。

     然而,回府的路上,依依这才知道,原来皇太后是一直对她的身份不满,更是对这场婚事不满。

     然,也是这一路,她才从司徒夜的口中知道,那天成亲的喜剧画面。

     “爱妃认识六弟?”马车安静了许久,依依的大脑始终还盘旋着晚餐时那紧张的气氛,忽而,司徒夜没来由的开口问道。

     “不知道。”看着那双深沉的眸子,依依不敢说谎也不想说谎,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要想用一个谎言骗过眼前这双眼睛,不知道要花多少代价去弥补自己的过错,索性便实打实的回答。

     的确在今夜以前,她从未见过那个男子,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称呼自己“晚儿。”

     “真的么?可具本王所知,曾经……”闻声,司徒夜像是听见一个天大的笑话,嘴角邪魅一勾,一张俊脸死命的凑近依依的眼前,语气充满玩味的质疑道。

     看着那双淡定而诚实的眸子,司徒夜很不敢相信这是一句事实,因为,她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希望眼前这个女人能够诚实,他曾经也因为那小脸上的清泪,和那盒魅香而选择相信过她,可她却很难相信,这个女人敢如此睁着眼睛和自己说瞎话。

     心想,“既然如此,就别怪本王不留情……”

     然而,司徒夜的思想,依依做梦也没想到,她也从未往那些深处想过。

     在她眼里,万千世界就真如同那日和慕容泊说的那般,难免会有一两张一模一样的嘴脸,这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