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30章 小产(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然后目光尖锐的看着那个比她要矮上几公分的蕊侧妃道:“奴仆以下犯上要受到责罚……那么,如果主子犯了错也要受到责罚么?”

     顿时,蕊侧妃顿时气的眼睛都绿了。

     她怎么会不明所以的真以为眼前这女人就是在问自己律法呢?

     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道:“好一个,主子犯错是不是也要受到责罚…她一定是在等自己往圈子里!”

     “那我就试试看,看看你现在能把我怎!”

     心里如此一番计量,蕊侧妃断定,眼前的依依根本就不敢把她怎么样,索性,眼睑一瞟,当即便红唇轻启,吐气如兰的大牌道:“这个理……姐姐不是不妹妹更加清楚么?…那当然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啊……”

     然而,当那同罪两个字出口之后,依依便二话不说,脸色依然镇定如常的甩了一个响脆的巴掌在蕊侧妃脸上,然后,这才慢悠悠的甩甩打出去的手道:“有妹妹这句话,姐姐就不客气了……”

     “你……”蕊侧妃一时气的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一边面颊被依依打红,另一张原本有些红润的脸庞,却因为那股强大的怒气而变得煞白……

     一时,霎时好看。

     依依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真佩服她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惹祸上身了,还能笑得出来。

     依依这一巴掌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因为,她很不喜欢这个女人欺负小桃,欺负那个对她最好,甘愿为她背上得罪主子罪名的傻丫头。

     然而,这一巴掌的后果嘛,依依也不是不清楚,相反,即使有了那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个男人也轻饶不了她的不是吗?”

     只是……那又如何?

     休了她这个王妃更和她的意。

     要是不幸,真悲催的被他一阵掌风了结了小命,要么二十年后再是一枚霉人,要么就直接住在阎王殿。

     总之,已经死过一次了,而且最残忍的侮辱她杨依依也受过了,最差的饭菜也吃过了,最珍贵的情谊她也已经体会过了…。所以此时此刻,她并不觉得死亡再是那样的恐怖了。

     相反,她觉得这样没有自由,没有自我,没有地位,没有金钱的活着比死更可怕。

     手被反弹的力道,痛的专心,甩了甩终于好了不少,只是在入眼却是白白一片的珍珠粉......

     依依顿时傻眼了,心道:“也不知道这该死的女人脸上拍了多少粉,都能贴上自己的手掌了......”

     蕊侧妃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敢于打自己的女人……

     而门外,也在那一声脆响之后,积满了丫鬟婆子,依依无暇顾及她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只是现在貌似已经是张大嘴巴的石化状态了……

     小桃,见此,更是吓得小脸苍白。

     不过,心里虽然很感动自家小姐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这样维护自己一个丫鬟,但这样的后果,她怎么会傻到不清楚呢?

     最近,王爷偏爱蕊侧妃几乎是整个王府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事实,只是,自己从来没敢和主子说而已。

     在小桃心里,依依虽然不喜欢司徒夜那个王爷是事实,可一个正妻永远不可能不在乎自己的地位不是么?

     记得。

     前几天,小桃,出去领饭食的时候,还听见一干婆子毫不避讳的说,再过不了几日,只要蕊侧妃肚子里的是男胎,只要孩子出世,她就可以母贫子贵的登上王妃的正妻位置,同时,那一天也是自己主子……

     思绪回到现实,小桃这才看着蕊侧妃缓缓抚着肚皮的手,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她的肚子还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主。

     虽然,先前,自家主子就已经问了理由,找了证据,可她却忘了,只要有她的肚子在,即使她今天真对这个院子做了什么,即使把自己给杀了,骂了主子,她也会相安无事。

     而,反之,自己的主子若在此时沉不住气,动了她一丝一毫,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蕊侧妃一手捂住被打的右脸,嘴半张着,嘴中呢喃着听不清的话语…

     四周很安静,安静的怕是连针掉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待蕊侧妃一反应过来,便立即发疯般的向依依冲过去,大吼着:“贱人,你居然敢打……啊……”

     蕊侧妃的话音还未落,依依又胆肥的朝着她另一边脸颊扇了一声响。

     心想:“反正,一巴掌是打,两巴掌更!”

     或许,先前的一巴掌还不够她出府的分量,索性她便成全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依依再次悠闲的拍了拍双手,显然有了之前打过别人自己的手掌痛之后,她这次的力道就没再用那么大了,不过那雪白的小脸上,还是留下了她杨依依的五指山。

     心里不爽的看着现在已经相差无二的脸色,然后面上,还是那般淡淡的事不关己的不紧不慢的说道:“敢在本宫面前自称本宫也就算了,还敢叫嚣、辱骂本宫?“贱人……”

     “不知道“蕊侧妃”你又是想死还是想活?……”

     说话间依依故意把侧妃二字发音,咬的很重。

     她不期盼这个女人会因此而不去那个男人面前告状,相反,她现在很想那个男人立即就出现在门口,最好,她刚刚的话也一起被他听见,然后,那个男人就怒气横生的给自己一巴掌,然后暴戾的怒吼道,“贱人……你又多远滚多远!”

     那岂不是天大的美事一桩?

     依依在心里笑翻了,可小桃在这时却更是吓坏了。

     从她那木鱼脑袋开窍的想通,自家主子这样的后果之后,她几乎下的腿脚都软了。

     然而,当看到自己主子再度往蕊侧妃的脸上扇耳刮子,她就差立即哭出声给依依跪下了。

     泪水在眼眶打转,微微颤颤的拉着依依的衣袖,哀求的唤道:“小姐……”

     这一刻,小桃唤依依小姐而并不是主子,在她的心里觉得小姐永远是最亲的。

     “贱人……你……你还真当自己是王妃?你连给王爷暖床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要不是你还有个老将军当爹,哼……只怕,你早被扫地出门当回你的乞丐婆了……”

     “还敢如此如此!”

     蕊侧妃用手捂着刚刚才受过罪的脸颊得意的不屑的冷哼说道。

     说话间,似乎更是看到了下一刻的好戏。

     嘴角死命的上扬,扯出一抹浓浓的笑意。

     依依不予理会,强忍下再次扇一巴掌的冲动,通常人们在忍无可忍,则无须再忍,可她到底也想起了她的肚子里还有一块肉。

     心想,”现在这分量应该也够了,更何况,自己要是再打,保不准这小桃就去撞墙替自己恕罪了。”

     不知为何,这时,依依突然想到了一首最合适眼前这个女人的歌曲。(钱女友)

     记得其中一段:

     这个年代分手可以分分钟

     下一秒钟把你踢进垃圾桶

     他的储蓄是你这一生的梦

     你的老公不过是个老古董

     七老八十还在玩他的鸟笼

     替你感到悲哀替他感到痛

     只是,为了钱为了地位,她虽然没有嫁给歌词中的老头子,好命的嫁了个王爷,可那后果只怕也相差无几。

     如此一想,依依也就放宽心,继续陪她嘴皮子下去,当即嘴角一样,笑的更为灿烂道:“本王妃,如今就是再不济,那也是这王府八抬大轿抬进的门,也是皇上亲口御赐的……”

     心想:“我就不相信气不!”

     见蕊侧妃紧咬唇瓣,依依更是进一步,扬起笑脸道:“你呢?蕊侧妃?你拿什么跟本王妃比呢?是这张魅惑的脸么?还是……这股子里的妖娆?”

     说罢,依依一转身,甩了衣袖,便一转话锋道:“如果你认为此等家务事本宫都处理不了?那么本宫大可进宫向圣上禀明此事,请圣上裁决?”

     “如若此事闹到皇上那里,你一个恃宠而骄,以下犯上的妾室,即使是侧妃?会受到什么样的责罚呢?嗯?”

     蕊侧妃听着叶依依数落的话。

     妾室、侧妃的字眼,深深的刺激了她。

     外人眼中自己和她一样都是赖上门的,可是她是皇上亲封的,皇上会为她做主,可在自己呢?

     却只有王爷的一点情谊……

     蕊侧妃在心里越想越是不甘心,自己怎么能让那个女人如此羞辱呢?

     眼角扫过依依身侧的小桃,眼中划过阴沉的狠光。

     突然抓狂般的,向着依依冲了过去,嘴上还大嚷着:“我……我跟你拼了……”

     依依看着这女人眼中的狠光,的敌视着小桃,更是不由一阵怒,心道:“该死的女人,还真是死不悔改。”

     依依一手猛的推开冲过来不知要对小桃干什么的身子,顿时,蕊侧妃便一个重心失衡,站立不稳扑倒在地……

     小桃,紧盯着地上,蕊侧妃的肚子,以及腰肢一下的位置。

     心已经在这一刻被提到了嗓子眼,心里不断的对着过往神灵祈求道:“菩萨呀,菩萨,求求你保佑侧妃娘娘的肚子没事……奴婢将来就是做牛做马都愿意,只求你,不要再让小姐受苦了……”

     而此时,倒地的蕊侧妃,更是慌张的不得了,可是,依依却看不懂她的慌张从何而来。

     心问:“她不是该立即捂着肚子,装腔作势么?”

     说实话,她其实推开她的力道并不大,推开她的那一霎拉她是想过她的肚子的。

     先不说那两巴掌够量了,就冲那生命是无辜的她杨依依也没打算真的狠绝道那个地步,母债子偿,何况,那生命还那么脆弱,都还没在这人间看上一眼了。

     很明显,这样的倒地就是一场戏。

     如此一想,依依更是不慌不忙的看着地上那个呆愣愣的女人道:“怎么?侧妃娘娘,你觉得本王妃的地板很可爱么?”

     然而,依依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阵掌风扫来,闪避不及左便臂膀被被刮的生疼,不过还好,不是那天在山巅上那样的全力以赴。

     只是,冷不防定,依依还是被击的,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眼看要跌倒……

     小桃却及时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扶住依依,依依这才稳住了身形。

     然而,依依刚稳住稳住身子,便又听到那个恶心的磁性声音,只是此时不是好听二十冷冽,就如同那天,木美人给自己请安的那样……

     “贱人,你好大的!”

     也就在这时,房门外才匆匆跑来一个很是机灵的小丫头,依依见过的,就是那个女人的贴身奴婢,只见她快步跑到蕊侧妃面前蹲下,只是,刚想装腔作势的大声道:“天呐。娘娘……”

     不过话还没说出口,地上的女人就已经制止了。

     目光清扫一眼,地上已然不知为何还在慌乱的爬起的女人,依依几乎都没空去探究她此时此刻的反常,下巴就被一只强劲的大手狠捏着,迫使她抬头对上那双满是暴戾的深邃眸子。

     俊逸的五官棱角分明,鼻子高挺,浓郁的眉…越看越好看,真怀疑老天就是一时失手把全天下最完美的东西都送给了他。

     这应该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个男人。

     不过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却藏着一丝无法掩盖的诧异……

     “很!”

     “他这是在诧异自己会动手么?”

     依依心里疑惑着,可看着这个满是愤怒的男人,她却也不敢有半点的轻松。

     心脏一直在猛跳着,除了那一丝不请自来的害怕以外,甚至还有一丝凉。

     似乎,这一刻,她的脚尖已经踏上了阎王爷的门槛。

     虽然,在前一刻下手的时候她已经料想过再见到这个男人的脸会是何等的阴沉,何等的暴怒,可她却没想到这一刻来的这么快,竟然被他抓了个正着......。

     就这样紧张的望着,下巴上的力道显然是有增无减,此时不用那面破旧的铜镜,依依也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巴已经是一片青紫了。

     司徒夜才刚从皇宫回来,然而,刚一进了府门,就听到管家来报这个女人在后院兴风作浪。

     一路踏着轻功而来,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担心蕊儿以及那个还未足月的身孕…还是…就在担心那个女人遇到不测。

     映像中,她清冷无比,从来不争不夺,虽谈不上胆小懦弱,但她与整个王府格格不入他却是看在眼里的,而蕊儿的性子他也是清楚的,他不是没脑子的男人,他绝不会笨到以为这个女人会占到蕊儿的便宜,可事实......。

     他才刚一踏进门槛,或者才刚一踏进门槛,不是听到她怔怔有词的叫嚣,就是亲眼看到她把蕊儿推到在地。

     若不是亲眼所见,只怕……

     “看来自己是真的小看她了。”

     看着那双依然冷静如昔的眸子,看着那张依然倔强紧闭不吭一声因为自己的力道而慢慢变得有些发紫的红唇…。

     今天的她又一次让他感到诧异。

     诧异她的镇定从何而来,更诧异她到底要何时才会开口向自己求饶。

     手在不经意间再次加大了力道,他很厌恶这个女人总是这种清冷对待自己的表情,难道她不知道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么?

     难道,她还以为她可以和六弟不顾世俗么?

     随着,司徒夜手中力道的加强,依依的脸色也越发变得难看,狂乱的心跳似乎已经不单单是因为害怕才那般难以控制,她甚至都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障碍了,下巴想要脱臼一般的疼痛,那股强大的力道,不仅是让她的骨骼难受,甚至连她的喉咙都有些牵连的窒息感。

     尽管如此,可屈服永远不在她杨依依的字典。

     难受的感觉,迫使她的眼眶都充满了泪花,可庆幸的是,因为整个下巴上扬的关系,它没有机会掉下来。

     “王爷…求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家小!……饶了小姐吧……”小桃猛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慌张的跪爬上前几步,紧紧的抓着司徒夜的衣角求饶道。

     依依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地位卑微,求饶也不会有任何效果,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主子受苦,这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蕊侧妃慌乱起身,原本她还在为司徒夜会第一时间找大夫而担心,所以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生怕会露出马脚,一直被丫头搀扶的臂膀也因为害怕而轻微的颤抖着。

     不过,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司徒夜似乎已经察觉到她的不适,或者是愤怒的忘记了,她心里虽然也有那么一些失落,有那么一些愤恨,可这样的结果,总好过立马就有大夫上门。

     见司徒夜完全无暇顾及她的存在,索性心情也平静了不少,不露声色的在一旁丫鬟的手上特意的捏了一把,丫鬟

     立即心领神会的低了眼睑,表示明了,而后便趁着司徒夜无暇顾及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门。

     随着小丫头的离开,蕊侧妃的脸色也越加变的好转,心中虽在暗自得意,那个女人下一刻的惩罚,但脸上还是丝毫不带喜色,硬是在自己手心狠狠的掐上一把,强逼着泪眼连连,扑上司徒夜的肩头哭诉:

     “王爷,呜呜呜……您可得为臣妾做主啊,呜呜……”

     然而,暗中却也不忘递给依依一个挑衅的眼神……

     “做作的!”依依扬起下巴恶心的鄙夷一声,声音很低,只是惯性的不顺眼,根本没打算要骂出声,然而,却不想此时此刻捏着她下巴,屹立在她面前的强大身躯除了武功了得以外,听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不需要特意运起内力,司徒夜便将她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了耳里。

     不知为什么,听到她倔强鄙夷的骂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另一个女人,他不但没有和想象中的怒火丛生,反而,内心莫名升起一股喜悦,隐隐觉得舒心甜蜜。

     感觉自己情绪的异样,司徒夜猛的一惊,心下禁不住随之低咒一声,“!我这是在想!”

     脑海中也顿时一阵慌乱,他怎么能有那么可怕的想法呢?他怎么可以觉得她骂人是那样的舒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