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二七章 神之迷惑
最快更新半仙 !

    “唔…”宋萍萍凝噎,面有遐思神色,慢慢点头,显然也觉得有道理,突然一个转身就走,“我先洗洗。”

     这是同意了,让等她。

     先任由了小狗子在笼子里哀嚎,三个女人都跑去洗漱了。

     等到三人再集中,小红打开了笼子。

     开笼子的咔嚓声一响,小狗子嗷嗷叫的声音戛然而止,模糊紧闭的泪眼也马上睁开了,迅速扭头看去。

     见到门开了,小狗子立马挺身跳了起来,直接就跑了出去。

     回头再看一眼笼子,果然得了自由,立马跳脚撒欢,吭哧吭哧地就跑了,冲下了台阶,甩着毛绒绒的屁股,冲进了院子里的草丛,披荆斩棘般而去。

     三个女人相视一眼,旋即都拎着裙子跑下了台阶,追去。

     临走前,小红还不忘扯上了一小袋从青莲山带来的“狗粮”,毕竟大早上的也算是到了进食的时间。

     三个女人追到一排花草丛前就停了,小狗子不走正路,哪里隐蔽哪里钻的感觉,她们没办法跟。

     “我来。”宋萍萍飞身而起,在花草树木上方点踏飞掠,一路追踪着小狗子的动向。

     闻馨和小红可没这本事,只能是老老实实走正道,先跑出院子,然后找路绕行。

     一出玉园,闻馨不好意思再拎着裙子跑了,家教如此,也觉得不雅观。

     小红知道,喊道:“小姐,我去追萍萍姐。”

     然没一会儿就不见了宋萍萍的人影,她也不知该往哪去了。

     好在宋萍萍很快又在远处现身了,挥手示意主仆二人往这边来,她给出示意后又闪身消失了。

     哪怕是宋萍萍能高来高去,这一路追踪下去也不容易。

     小狗子老是不走人的道,也不知它是怎么找出的一条路,会从不少人家的地盘上过,譬如有些人的庭院也由不得谁想擅闯就擅闯的,也有护卫的。

     好在都是熟人,宋萍萍解释一下就过去了。

     一路那叫一个折腾。

     几人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小狗子在闻府自己家里也老是会跑丢了……

     大清早的,庾庆扛了个扫把,院子外面那条路的一半清洁责任是他的,例行清扫。

     扫着扫着,一个小胖墩身影出现了,庾庆偏头,眼睁睁看着它跑到了自己的跟前,正是小狗子。

     庾庆左右看了看,没见其他人,也依然装作不认识,低声奉劝,“来晚了,吃的刚倒掉了,一边去。”

     昨晚这小狗子嚎叫的那叫一个凄惨,他怀疑是不是从他这边吃了过夜发馊的食物,导致把肚子给吃坏了,因而想和小狗子撇清关系,免得被连累。

     嘴上低声警告,继续扫地,当做不认识。

     小狗子却不这样想,居然扑棱一个跳起,扑在了他那唰唰的扫把叶上,那样子似乎把庾庆的扫地当做了跟它玩。

     这臭不要脸的,还赖上了,庾庆面无表情,扫把一撇,直接将小狗子给掀出个半丈远。

     胖嘟嘟一个翻滚爬了起来,摇头摆尾,兴奋哈哈的样子,一个扑棱接一个扑棱蹿了过来,又扑上去咬住了扫把叶子,口中发出低沉而欢快的嗷呜,紫水晶般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庾庆,尾巴摇的更欢快了,那意思好像在说,再来!

     看情形真把庾庆撇清关系的举动当做了逗它玩。

     咦,庾庆发现这小狗子还真有点死皮赖脸了,当即一脚将小狗子给踢飞了出去。

     也就是一脚撩远了点,小狗子的身份背景在哪,打狗要看主人的,哪敢真踢,真踢出事了怕担不起责任。

     “嘿,那小胡子,你干什么?”

     一个女人厉喝的声音突然传来。

     庾庆回头一看,只见内院侧门出来了一个面容姣好的蓝裙女子,明显在指着自己发出警告。

     他见过,正是昨晚在假山中偷窥时见的,心头一凛,顿暗暗叫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踢一脚时窜出来,顿感麻烦了。

     扶着扫把的他,有点坐蜡。

     想也能想到,在这些人的眼里,他一个下人的命怕是还不如这小狗子的一个脚指头值钱。

     听到喝斥声,小红第一个跑了出来看怎么回事。

     后面的闻馨也加快了步伐,出来跟着看去,问:“萍萍姐,怎么了?”

     宋萍萍冷着一张脸走去,“这狗家丁,竟敢用脚踢紫龙。”

     “……”闻馨和小红一愣,旋即也快步过去。

     看向这边的庾庆也愣住了,见到闻馨也来了,顿时心跳加速,向来还算冷静的他,竟有些莫名的紧张,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要和闻馨直接见面了。

     当然,他现在更担心的是踢狗子的事,被人亲眼看到了,麻烦了,还不知闻馨要怎么看他。

     不过见到又再次扑棱来咬住扫把的小狗子,心念一闪,有了。

     三个女人先后来到,宋萍萍一脸寒霜,小红已是指着庾庆鼻子质问:“你踢了紫龙?”

     庾庆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小的哪敢,小的在跟它玩。”

     宋萍萍瞪眼喝斥:“放屁,我亲眼看到你用脚踢的。

     “小的真没有,刚才就这样…”庾庆说着又伸脚演示了一下,又一脚将狗子给撩飞了,这次爆发力的力度上含蓄了很多。

     撩飞了狗子,立刻摆动扫把逗弄。

     呱唧砸落在地的小狗子又翻身而起了,见到果然在逗它,又兴奋哈哈地蹦蹦跳跳来了,又扑上来咬住了扫把叶子,摇动着尾巴等着再来,那叫一个满眼期待。

     “……”宋萍萍凝噎无语,撇了撇嘴角不说话了。

     三个女人都看出来了,是在逗小狗子玩,小狗子自己的反应就是最真实的说明。

     想想也是,这闻府,谁敢脚踢青莲山掌门送来的灵宠,何况还是个下人。

     闻馨看了眼庾庆腰上牌子上的名字,微笑点头,“牛有庆,没事了,她们误会了,你忙你的去吧。”

     庾庆是第一次近距离将她的面容看了个清清楚楚,目光与之交碰,莫名情愫映入心田,略欠身行礼避开了她的眼神,应了声,“是。”

     小红已经快速蹲下了,一把将小狗子抢抱了起来,“不要咬了,紫龙,那是扫地的扫把,脏死了。”

     庾庆也不扫地了,拿着扫把转身走了。

     小狗子顿时不干了,又在小红怀里拼命挣扎了起来,“嗷嗷”叫唤个不停,明显在朝着庾庆离去的背影叫唤。

     宋萍萍:“放下吧,让它继续找,看它要去哪。”

     小红只好将它放回了地上。

     小狗子一得自由,立马撒开小短腿朝庾庆冲了去,又扑去咬扫把。

     庾庆赶紧将扫把扛在了肩头,顺便回头看了眼闻馨三人,人家嫌他扫把脏,他自然要识相点。

     没了扫把,小狗子立马冲到了庾庆的脚下钻来钻去缭绕。

     这就不好了,搞的庾庆都不会走路了,生怕踩到了它,尤其是当着闻馨等人的面又不好有任何排斥的举动。

     又不好显示出自己习武的躲避反应能力,他只好停下了,小狗子立刻跑到他前面坐地,抬头眼巴巴看着庾庆,尾巴摇的欢,讨好的意味很明显。

     庾庆当即快步绕开,小狗子回头又缠上了,又把庾庆给逼停了,人一停,它又坐地摇尾巴,眼巴巴的。

     就这狗德行,庾庆忍不住暗里嘀咕,这紫云犼跟土狗有区别吗?

     “……”

     闻馨三人已经看傻了眼,不知这是什么情况,这紫龙来到闻府后,对谁都无感,还从未见它对人这么友好过,尤其是这般依赖一个人的样子。

     “喜欢扫把?这喜好挺特别…”宋萍萍嘀咕一声,忽快步过去,伸手道:“小胡子等等,扫把给我。”

     庾庆还能怎样,一个下人,除了无条件服从,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将扫把双手奉上。

     扫把到手的宋萍萍颇为兴奋,摆出了我要征服你的架势,嘴里“啾啾”发声,扫把叶在地上唰唰摆弄着,意图引诱小狗子注意。

     然交出扫把的庾庆迈腿一走,小狗子立马就起身跟上了。

     当然,扫把搞出的动静也确实引起了小狗子的注意,不过也只是回头看了眼,看了眼宋萍萍和她手上摇摆的扫把,那一瞥的眼神不知该什么形容。

     宋萍萍动作僵住,嘴角抽了抽,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有一种莫名羞辱感,也不知是不是看错了,她刚才好像从紫龙的眼神里读出了看白痴的意味,漠视了她。

     看着不管啥花样,老子只跟一人走的小狗子,闻馨和小红都给惊着了,惊奇万分的感觉!

     小狗子似乎也从再次相逢的喜悦中冷静了下来,不再在庾庆的步伐中间穿梭,开始伴行。

     迈着小短腿,甩着毛绒绒的屁股,摇着欢快的尾巴,伴随着庾庆的步伐一路并排前行,一起回家的感觉很明显呐。

     然而庾庆不可能带它回去,一看这德行,怎么弄?

     他又停下了,指着跟着停下的小狗子,问宋萍萍等人,“这…小的怕再出现误会,你们不带走吗?”

     三个女人已经是一脸懵,满脸的我是谁、我在哪、我看到了什么,满脸的神之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