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二八章 指定
最快更新半仙 !
    闻馨忽低声问身边二人,“紫龙不吵也不闹了,很乖,急着出来,不会就是想找他吧?”
     找他?扶着扫把的宋萍萍不解,快步而去,喊道:“喂,小胡子,你之前是不是接触过它?”指向小狗子。
     庾庆想说没见过,但小狗子这纠缠,说没见过怕说不过去,遂道:“就这两天扫地的时候见过两次,后见有人找,把它给抱走了。”
     宋萍萍狐疑,“真就这样?”
     庾庆能怎么回答?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宋萍萍转身,把扫把推给了小红,又扯了小红带的“狗粮”袋子到手,递给了庾庆,“拿着。”
     庾庆茫然接到手,顺手捏了捏,不知什么东西,也不知什么意思。
     宋萍萍:“里面是特制给它吃的食物,你喂它吃。”态度强硬。
     庾庆只好扯开袋子,摸出了一颗半透明的琥珀色的胶装球体,鹌鹑蛋大小,捏着还有弹性,也不知什么做的,慢慢蹲下了送到了小狗子的嘴边,碰了碰它嘴巴。
     小狗子一见这玩意,明显有些排斥,低声呜咽了一下,偏头,往后退了两步。
     庾庆又送上前,琥珀色的球体又碰碰它嘴巴。
     小狗子抬眼凝视着他,神情显得有些委屈,嘴巴被连碰几次后,终于不情不愿地张开了嘴,一口衔进嘴里,嚼了几下后昂首吞进了肚子。
     三个女人则已被这一幕震惊!
     吃了?这次不是灌进去的,是自己主动吃的!
     三个女人满脸的难以置信,真正是活见鬼般的神情。
     因为她们知道这小狗子断奶后给喂食有多难,整天整天的又哭又闹啊,如今竟然在一个外人跟前如此乖巧,而且还是个家丁,还是低级家丁。
     三个女人很想说,这怎么可能?
     小狗子吞掉了“狗粮”后,就蹭到了庾庆的脚下,咬住庾庆的裤脚,拉着他走,好像在说,我吃了,可以回去了吧?
     庾庆抬头看几位的反应,貌似在问可以了吗?
     然而三个女人的反应有点奇怪,他搞不懂这几位要干嘛,搞的他都没心思去悄悄关注闻馨了,慢慢站了起来,试着问道:“小的可以走了吗?”
     三个女人的目光还在盯着地上,只见小狗子咬住庾庆的裤脚使劲往后拖,无疑把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然而太弱小了,根本拖不动,停下对庾庆摇摇尾巴,见庾庆无动于衷,又咬着拖。
     庾庆当然知道这小狗子是想回他的院子,大可不必理会,问题是眼前三位什么意思,又试着说道:“小的还有活干。”
     “干活?”宋萍萍抬头问:“干什么活?”
     庾庆指了指七八丈外的院门,“小的管着一处杂物院。”
     宋萍萍偏头往内院方向一甩,“别干什么杂物院了,走吧,跟我们走。”
     她这话一出,闻馨和小红都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小狗子不吃食的办法有了,让这位帮助喂食不就行了。
     庾庆一愣,目光微闪,看向了闻馨,心头暗暗窃喜。
     小红却出声道:“萍萍姐,府里下人有府里下人的规矩,这里归西杂院的冯管事管,他的人我们不能随便领走的。”
     宋萍萍:“简单,你快去,喊那个冯管事过来呀。”
     小红当即看向闻馨,后者微微点头,也是这个意思。
     “好,等我一下,很快回来。”小红扔了扫把,拎着裙子就跑了。
     庾庆表面波澜不惊,想到要和闻馨呆一块了,内心里暗暗兴奋不已。
     “我说,咱们站路上干嘛。那个…”宋萍萍指了不远处的院门,看了眼庾庆的腰牌,“牛有庆,去你院子看看。”
     闻馨看了看地上还在拖裤脚的小狗子,也点了点头。
     庾庆当即弯腰捡了地上扫把,然后迈步走人,小狗子立刻松口,屁颠颠蹦跶在旁伴行,至于什么闻馨和宋萍萍是不带正眼看的。
     这一幕让两个女人好无语,感觉养了条白眼狼。
     爬院门台阶时,小狗子身躯圆鼓鼓,腿又短,台阶有点搁肚子,连蹦带爬拼了老命才上去的感觉。总之跟着推开了院门的庾庆一起进去了就很欢快,开始在院子里乱钻乱跑,到处找。
     到了门口台阶上的闻馨却有了顾虑,迟迟不敢进去。
     宋萍萍回头看,知道她的顾虑,“哎,没事,又不是孤男寡女,不是有我陪着嘛,你站门口让路过的人看到了多难看。”
     闻馨嘴角抿了抿,这才尝试着迈步进去了。
     二女入内一看,真的是一间很小的四合院,还真是个堆杂物的地方。
     此地的色调,在充满光鲜的闻府内,犹如另一个世界,院子外面的花草树木都是精细修剪过的。
     闻馨站在院子中间没乱动,只是慢慢四处打量,宋萍萍却是伸头伸脑到处逛了逛,看到庾庆休息的狭窄单间,撇了撇嘴,显然不屑。
     庾庆搬了两张椅子过来,闻馨见到后微笑摆手,表示不用,庾庆只好放了回去,之后束手站立在屋檐下。
     他想过去跟闻馨搭讪,然而又知道那不是自己这个下人该做的事。
     到处找了一圈的小狗子也坐地在庾庆对面,抬头看着庾庆,偶尔呜呜两声,很委屈的样子。
     一人站屋檐下,一狗坐地上,一人一狗对视,中间隔了条排水沟。
     没等太久,就有脚步声匆匆来到,先是小红从门口跑过,后面则跟着两个男人。
     “这里。”宋萍萍喊了声。
     很快,小红跑了进来,扫了眼院子里的情况,到了闻馨身边,“小姐,冯管事来了。”
     来的不止冯长典,还有刘贵,二人一进来,连忙对闻馨毕恭毕敬行礼,“三小姐。”
     免礼后,冯长典又对宋萍萍点头致意,“宋姑娘。”
     宋萍萍直接朝庾庆抬下巴,“这个牛有庆是你们西杂院的人?”
     “是。”冯长典应下,有些惊疑不定,不知怎么回事,小红找到他时只让快点过来,说三小姐在等。
     宋萍萍:“跟你打个招呼,这个人,三小姐有用,我们带走了。”
     “这…”冯长典迟疑了一下,拱手道:“三小姐,老奴冒昧问一声,您要他干什么?”
     宋萍萍代为答话,指了与庾庆对视的小狗子,“他适合给三小姐养灵宠,我们要带走,有问题吗?”
     这还真有问题,冯长典苦笑,看了眼庾庆,伸手请道:“三小姐,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闻馨意外,按理说不应该拒绝自己才是,正要点头,谁知宋萍萍嚷道:“冯管事,你哪来这么多事,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吗?就问你一句给还是不给。”
     冯长典无奈,只好实在告知道:“宋姑娘,府里有府里的规矩,我也是照规矩行事。是这样的,牛有庆是刚招进来的家丁,暂时只能在外院当差。进内院的家丁每一个都要详查出身来历,在不能确定没问题前,是不能放进内院当差的。
     这是府里很久以前就定下的规矩,若要破例的话,老奴是没有权限的,至少要管家亲自准允才行。
     不过恕老奴直言,就算找管家,想让管家答应,那也得分是什么事,让牛有庆直接去三小姐您身边去当差,那可真不是小事。在没有把牛有庆进府前的来龙去脉甄别清楚前,恐怕管家也不会直接答应,可能连族长都不会轻易点头,肯定得有个过程才行。”
     宋萍萍、闻馨、小红面面相觑,都听懂了意思,如此说来,恐怕还真不行,是她们把问题想简单了。
     庾庆也有美梦破灭感,心里暗暗咒骂,大户人家规矩真多。
     冯长典观察了一下众人的反应,又拱手道:“三小姐,依老奴看不如这样,您要是放心的话,不如就把灵宠放在西杂院养,我们一定帮您照看好,怎么样?”
     宋萍萍摆手,“这也不是谁想养就能养好的,你们没用,就得他来养。”手指庾庆。
     一旁低眉顺眼的刘贵当即一脸的惊疑不定,有点羡慕地看向庾庆,不知这位怎么就入了三小姐那边的法眼,这要是通过了闻府的甄别在三个月后留下了,一旦进了内院,怕是要成为连他都得巴结的人物。
     冯长典一愣,旋即道:“那也简单,那就放这里给他养好了。”
     “这里?”宋萍萍翻了个白眼,反问:“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吗?”
     她的意思是,连人都不好住的地方,这环境怎么养灵宠?
     但旁人听来就有点刺耳了,庾庆无语,冯长典亦无语,都无语了,让人怎么回?
     闻馨看了眼庾庆,心生歉意,忙道:“没事,可以的,就放这里养好了。”
     宋萍萍话毕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哼了声,没再多言了。
     “好。”冯长典挤笑应下,转而对庾庆道:“牛有庆,三小姐器重你,委以你重任,你可得好好做,可不能疏忽,能做好吗?”
     庾庆纳闷了,他还真没养过这玩意,鬼知道怎么养,然想到这样一来就有可能经常与闻馨见面了,遂恭敬道:“小的一定尽力而为。”
     冯长典颔首:“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刘贵,也可以直接来找我。”
     庾庆:“是。”
     事情算是就这么敲定了。
     门外,南竹来到,本想进院子的,想打探一下昨晚有没有进地道,结果听到杂物院里有人说话,留了一手,继续往前走,见到院子里的一群人后,当即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