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八章 秘密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第二天,两兄妹都起了一个大早,天还不亮,差不多五点就起床了。
     穷人家的孩子,可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两人一起做了早餐,吃饱以后,夏宁把她的画板支架和颜料纸张收到一个背包里背好,夏平安也背着一个厚厚的双肩包,双肩包里放着他出摊用的的油布,气球,打气筒之类的东西。
     然后两兄妹装起25000元的现金,把剩下的15000元在家里放好,随后就出了门。
     离开小区之后,两人先到了警局附近的一个银行的自动营业厅中,把25000元钱在柜员机上存好,然后又一起来到附近的一个车站,等了一会儿,就坐上一辆公交车,朝着城外驶去。
     今日是周末,在香河市南边城郊将军庙附近的空地上,每个周末都有市民们自发组织形成的庙会。
     在那样的集会上,不少商家都会把各种小吃和各种玩乐的设施搬到哪里,而到那里的市民,也可以自己卖一些自己的东西,旧唱片,旧家具,各种二手物品,还有一些手工制品等等。
     将军庙的庙会,是一个热闹所在,都是来到炎国的华夏移民们带来的,听说已经有几百年的传统了。
     到了八点多,太阳已经出来了,两兄妹转了两趟公交车,终于来到了将军庙附近的空地。
     已经有不少人先来到了,许多来到这里的人都开着私家车和皮卡,把私家车和皮卡找个地方一停,车尾一打开,就可以卖东西。
     夏平安和夏宁找了一块五六平米的空地,就开始摆起摊来。
     夏宁拿出她的画板,支架,染料和纸张,挂起两幅已经画好的人物肖像画,就等着人上门画画。
     夏宁画一幅画30块钱,不算贵,而且她画得已经非常好,许多人看到这么一个漂亮又有才艺的小姑娘在卖画,都会忍不住来画上一副。
     而夏平安从自己的双肩包里拿出油布和一个折叠架子,再给自己头上戴上了假发和笑容可掬的小丑面具,就开始拿出一堆长条形的气球和打气筒,开始给气球打气。
     打好气的气球在夏平安手上变成黄瓜一样的长条状,然后夏平安就用打好气的这些气球,在手上麻利的折来拧去,把气球拧成小狗,花朵,刀剑之类的小玩意,卖2块钱一个。
     来到这里的小朋友很多,只要有一个小朋友买了一个,其他的小朋友看到,就都会想要。
     这出摊的生意是夏平安已经干了好几年,这生意投资少,见效快,不怕亏损,技术要求也不高,也不引人注目,只要买点气球和气筒,再来一个折叠桌和一张油布就能开张。
     小丑面具和假发是用来吸引小朋友的,真算起来,几百块钱的成本就够了,生意薄利多销,也不惹眼,干得好的话,在这里出摊一天可以赚上个三四百块钱,少的话也有一两百块。
     主要是会场这边还有其他两个拧气球的摊位在和夏平安竞争,所以大家挣得也不算多。
     “哥,咱们攒钱,也买一辆皮卡吧,以后你开车来,咱们想去哪就去哪儿,除了可以摆摊,还可以去旅游!”夏宁看着旁边那些开皮卡来卖东西的特别方便,不由羡慕的说道。
     占据了整个北光洲的大炎国地广人稀,皮卡这类的农用商用兼顾又能载人的车就特别受普通家庭欢迎,此刻庙会的集市上,开皮卡来的占了七成以上。
     “好啊,你什么时候去学个驾照,等你学好了,我们买一辆二手的,可以一起开!”
     听夏平安这么一说,夏宁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一下子充满了干劲,“那咱们现在就成立家里的第二个家庭基金,名字就叫做二手皮卡基金,对了,一辆二手皮卡大概要多少钱?”
     “一般的两三万,车况稍微好点的的大概要七八万吧!”
     “那咱们二手皮卡基金的小目标就先攒七万,加油……“夏宁开始给自己鼓劲儿。
     夏平安刚刚拧出了两条小狗,马上就开张了,一个来到这里的小男孩,拉着他的妈妈,在夏平安这里买了一个紫色的气球小狗。
     在夏平安卖出五只气球的时候,夏宁也迎来了她的第一个顾客,一个七八岁的粉嘟嘟穿着连衣裙的小姑娘,来到这里的时候,被夏宁画的人物肖像吸引,忍不住要让夏宁帮她画一幅。
     今天来庙会赶集的人比往日少了很多,生意也不算好,看来空间入侵的影响还未彻底过去,在这里出摊一日,夏平安卖出了106个气球,营业额212块。
     夏宁给人画了6张画,营业额180块。
     两兄妹在这里吃了两碗米粉,两份春卷,两瓶汽水,一份果盘,夏宁还去玩了木马,小过山车和射击游戏,支出86元,到了傍晚时分,两人收拾东西回家,忙活一天,就赚了306块钱。
     夏宁却极为高兴,从她初中开始,夏平安周末的时候就经常带她来这里,每次来这里,对她来说就是一件快乐无比的事情,又能玩,又能画画,还能吃好吃的东西。
     第二天,两人宅家休息,看电视,打扫卫生,晾洗衣服,做好吃的,读书,发呆。
     夏平安早上就给修理厂的老板打了电话,告诉老板自己辞职,干不动了,准备换一份轻松的工作。
     “平安啊,你还年轻,我也不拦着你出去闯闯,年轻人嘛,都想出去见见世面,很正常,你在修车这行当非常有天赋啊,要是你还想修车的话,尽管回来我这里,我每个月再给你加两千块的工资,你到其他修理厂,薪水也不会比这个更高了……”
     修理厂的老板在电话里挽留着,对夏平安的离开,很是惋惜,因为整个修理厂,像夏平安修理技术这么好,这么踏实肯干的年轻人,真是太不好找了。
     夏平安婉言谢绝了。
     明天他就要到秩序委员会报道,他还不知道那边有什么事在等着他,但以他的遥视能力,那边估计是不可能再放他出来了。
     ……
     在夏平安和修理厂的老板通着电话的时候,就在香河市国家秩序委员会的驻地,一个戴着厚厚的近视眼镜,胡须拉茬,不修边幅,穿着拖鞋,身上还骚包的穿着一件油腻大叔才穿的花衬衣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插着裤兜,吹着口哨,穿过了悠长的走道,来到了漠言少的办公室外面。
     漠言少办公室的门打开,和夏平安出过一次任务的那个短发美女和光头男一起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看到那个短发美女,穿着骚包花衬衣的男人眼睛一亮,哈喇子都差点流了出来,在吸了一口口水之后,立刻就凑了上去,”珊珊,又要去出任务么,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到我那里去听HIFI,我400多万刚买的一套音响,效果棒极了,我家又大又舒服……“
     短发美女眼皮都不撩一下,只是扫了一眼穿着骚包花衬衣的男人,嘴里冷冷的吐出一句话,“滚!”
     骚包男一脸懊恼,却并不败退,“哎,早知道我应该直接点,问你愿不愿意和我滚床单!”
     在那黑色长靴踢到他屁股之前,骚包男怪笑一声,身形像猴子一样灵活往前一窜,直接避过短发美女的一脚,一下子推开漠言少办公室的大门冲了进去。
     漠言少正在办公桌后,刚刚收起一份文件。
     “头,你要的夏平安的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骚包男收起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得正经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U盘递了过去,“那个家伙不简单啊,很有意思……”
     不简单?很有意思?
     漠言少有些惊讶的抬起眼,先看了一眼那个黑色的U盘,心里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把那个U盘接过来,那个U盘上似乎沾着一些不明物质,看起来脏兮兮的。
     最后,漠言少洁癖战胜了好奇,在犹豫了几秒钟后,漠言少没有接过U盘,而是直接开口,“你说吧,我听……”
     “在他父母去世之后,他拒绝了政府社会工作署为他和他妹妹安排的领养家庭,直接就辍学去打工了,自己供养妹妹上学!”
     “嗯,这我知道!”漠言少点了点头。
     “还有几件事头你一定不知道,他的第一份生意是去学校附近卖气球,卖了一段时间气球之后,因为这份收入不太稳定,等到十六岁,他就去一个修理厂当了汽车修理工!”
     “16岁已经不算童工了,这有什么问题么?”漠言少问道。
     “嘿嘿,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根据我搜集到的资料分析看来,在他从事汽车修理工之前,他从未修理过汽车,只有初中学历,也没有经历过相关的汽修技术的培训,但是他到了那个汽车修理厂后,头你猜怎么着,只是不到两个月时间,他就成了那个修理厂的主要修车技师,已经可以熟练的修理各种车辆,解决各种车辆的问题,而一般没有接触过汽修的年轻人,成为熟练的修车技师,也至少要培训三年左右,他给修理厂的解释是他在家自己学的!”
     漠言少的眼睛亮了一下,微微眯着,“还有什么,说下去……”
     “还有就是他父母……”骚包男舔了舔嘴唇,“他的父母,是五年前香河市819重大交通事故的遇难者!“
     “哦……”漠言少眉头动了动。
     819重大交通事故死亡11人,受伤几十人,是当年轰动香河市的新闻,一辆跑车以时速150公里在市中心狂奔,然后撞向街边人行道上正在等待红绿灯的人群中,碾出一条血路……
     漠言少对这件事还有印象,当年最早接手819事件调查的就是秩序委员会,后来发现这事就是一般的大型交通事故,和空间入侵与超自然能力无关,秩序委员会也就没有再关注了,而把这件案子转移到其他的部门按程序处理。
     “819重大交通事故已经过去了五年,要不是头你叫我查一下夏平安,我都要忘记这事了,然后我手痒,好奇的查了一下819重大交通事故几名当事人的情况,头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骚包男还想卖个关子,但看到漠言少用不善的眼神瞪着他,他干笑了两声,直接说了下去,“那个大商集团的少公子赵袁四年前已经在德国死了,赵袁的尸体在他的别墅里被发现,德国那边的报道和尸检结果是赵袁长期吸毒,因为吸毒过量死亡,排除他杀,赵袁的父亲大商集团的总裁赵金成在儿子死后三个月突发心肌梗塞,也死了!”
     “从两人的死因上看,没有问题吧!”漠言少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
     “单独看这两个人的死因的确没有问题,只是,给赵袁做精神鉴定让赵袁逃脱法律制裁的那个医生,在赵袁死后的第4个月,在家里洗澡的时候,躺在浴盆里,意外触电身亡,819案件的主审法官,在赵袁死后7个月,开车的时候车在高速路上失控,翻下山崖死亡,819案件的主检查官,在赵袁死后第9个月,偷情的时候被女方的老公发现,直接被捅死了,如果这些都是巧合的话,这概率不到千万分之一……“
     漠言少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还有呢?”
     “最巧的就是夏平安唯一的出国记录,就是在赵袁死前一周,用旅游签证,买机票去过法国,他在法国那边的信息我无法查到,他没坐飞机,没用手机,没用信用卡,只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留下过一个酒店入住记录……“
     “我记得斯特拉斯堡距离德国很近,就在边境附近!”漠言少皱着眉头说道。
     “是的,从斯特拉斯堡开车到德国的奥芬堡,只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在两国来往很方便,赵袁死亡的地方曼海姆距离奥芬堡也不远,开车几个小时就到了,在赵袁死后的第四天,他从法国回来了……”骚包男砸了砸嘴,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尼玛,那个时候夏平安才17岁,真难以想象……”
     “没有证据,不要瞎说,也不要暗示我,我自己会判断!”漠言少一脸严肃的说道。
     “嘿嘿,当然,我什么都没说啊,只是在陈述一些事实,都是一堆人渣,死就死了,少点祸害,关我屁事!”骚包男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还有么?”
     “819案件的主检查官死后的第二天,夏平安带着妹妹去给父母扫过一次墓,头你绝对想不到,而且这次扫墓后半个月后,夏平安独自一人去过千龙寺,在千龙寺呆了三天,千龙寺的云谷法师在夏平安离寺之后就宣布封针了,不再给人刺纹身!“
     “云谷法师封针也和夏平安有关?”漠言少是真的惊讶了,云谷法师漠言少认识,漠言少身上的火狮纹身,就出自云谷法师之手,在整个益州省,云谷法师都是刺青界第一人。
     “这是我根据数据和资料做的分析推测,夏平安的手机定位数据在千龙寺有三天时间是不动的,这个时间刚好云谷法师完成一个纹身的时间,而等夏平安离开千龙寺,刚好千龙寺就说云谷法师闭关,
     从那之后,到千龙寺求刺纹身的都由云谷法师的弟子接待,老屠去千龙寺求刺纹身的时候就没有见过云谷法师,是由云谷法师的弟子代劳的,云谷法师其实就在夏平安离寺之后就已经封针了,只是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两者之间有关联的可能性很大!”
     “好的,我知道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今天没有来过我这里!”漠言少沉默片刻,默默拿起那个U盘,那个U盘在他手上眨眼就化成了轻烟,熔成了一团。
     骚包男的眼皮跳了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脸茫然,”头,你叫我来干什么,你看我这记性,又忘记了……“
     “是啊,你又梦游了,回去好好休息!”漠言少笑了笑。
     “看来我要回去补补瞌睡了,梦里的那些妖精太害人了,真是的……”骚包男打着哈欠,转身就走了,一直走到门口,骚包男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转过头来,“头,还有一件事,赵金成还有一个儿子,赵袁还有一个弟弟叫赵简,赵简一直在法国的一个贵族学校,听说两年前已经成为了一个召唤师……”
     漠言少眉毛动了一下,“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