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九章 不动明王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两个小时后,漠言少就站在了千龙寺的门口,抬头看着眼前这座香火鼎盛的古寺。
     千龙寺古色古香,门口种着两排松柏,站在千龙寺的大门口,背后就看到白雪皑皑的千龙山脉,在千龙山脉的衬托下,千龙寺更显气象万千。
     今天是大周末,来千龙寺的香客比平时多了不少,不少人来上香,还有不少人是来求纹身的。
     香河市最好的刺青师傅,并不在城里的那些刺青店,而就在千龙寺,传说中,在寺里的纹身,可以消灾解难,受神佛保佑。
     寺里的纹身师傅给人纹身不收钱,但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纹的,纹身之前,寺里的师傅会看人,人不对,给寺里的师傅再多钱也不帮你纹。
     比如那些整天幺五幺六喊打喊杀的小混混,就只能去刺青店里纹,要是他们来到千龙寺,无论他们打扮成什么样的人,千龙寺的纹身师傅看他们一眼就不会给他们纹。
     还有那些作奸犯科的,心术不正的,也难以在这里祈求到纹身。
     在千龙寺可以纹身,就是最好的祈福和人在正道的证明。
     纹身是召唤师的传统,每个召唤师都有自己独特的纹身,召唤师纹身不是为了好看,不是为了耍酷,而是为了在融合界珠失败脑袋爆掉之后可以让人辨别你的尸体,这个传统已经在召唤师中流传了千百年,一直在召唤师中延续了下来。
     漠言少的纹身就是当年在千龙寺里找云谷法师纹的。
     哪怕当年云谷法师还给人纹身的时候,能让云谷法师出手的,也不是泛泛之辈。
     漠言少走进寺院,寺院里就有一个知客僧,漠言少找知客僧说明来意,那知客僧很快就把漠言少领到了千龙寺后面的寮房,来到了云谷法师起居小院。
     云谷法师已经超过一百岁,白眉白须,但面色还是很红润,正在院子的一颗银杏树下打坐,一动不动,一直到漠言少来到面前,云谷法师才睁开眼睛,露出那如宁静湖泊一样的双眼,微微一笑,“漠施主来了!”
     “云谷大师好,今天有事,特来请教!”漠言少直接说道。
     “今日打坐的时候心潮涌动,往事浮上心头,施主来意我已知道,请施主跟我来吧!”云谷法师散开盘腿直接起身,然后就带着漠言少朝着房间走去。
     来到房间里,两人在一张坐床上坐下,云谷法师给漠言少倒了一杯茶,漠言少喝完茶,云谷法师才又开口,“四年前,一个叫夏平安的少年来寺院找我,让我帮他纹一个纹身,我就纹了!”
     漠言少好奇问道,“一般人来寺院纹身,大师的几位高徒和弟子就已经可以胜任,不知大师当年为何会为那个少年亲自出手,而且出手之后就封针了?”
     “因为那个少年在寺院中画了一幅画,要把那副画纹在他背上,我的几个徒弟看了那副画,无人敢动针,就只有把我请出来了,我纹过那副画之后,心神技艺已经彻底圆满,所以就此封针!”云谷法师谈吐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不知是什么画,居然连大师的几位弟子都不敢动手!”漠言少已经满心好奇。
     “就是这副……”云谷法师拉了一下身边的绳索,之前挂在墙上的一面黄色的帘布打开,露出了帘布后面的一副画像,“这幅画像威风太重,所以贫僧将其放在帘后,免得吓到其他不明就里之人!”
     漠言少看向那副画卷,只是第一眼,就感觉自己的眼睛似乎被烧了一下一样,再看第二眼,漠言少感觉心神俱震,第三眼,漠言少的脸色有点发白……
     那画像上,是一个漠言少从未在任何寺院和任何宗教典籍之中见过的忿怒魔神形象,那魔神的身体是青黑色的,顶上有七髻,辫发垂于左肩,左眼细闭,下齿啮上唇,现忿怒相,一圈圈,一团团,一朵朵的火焰,从那个魔神的身后喷涌而出,遍布虚空。
     那魔神背后的火焰栩栩如生,炽盛威猛,似乎能焚烧一切。
     那忿怒魔神的安坐在磐石之上,右手向内垂当腰侧持一把巨大锋利的宝剑,宝剑上盘绕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苍龙,忿怒魔神左手屈臂开肘仰掌指端向左持索。
     如此威猛的魔神形象,漠言少从未见过。
     漠言少镇定了一下心神,吞了吞口水,“请问大师,此像中魔神我为何从未在其他地方见过,不知叫何名字?”
     “此画既那少年所作,当日我问那少年,此画中魔神为何名,那少年说,此画中魔神名为不动明王,乃他梦中所见!”
     漠言少思索片刻,脸色疑惑,“不动明王……这名字,好生奇怪,为何我从未在其他寺庙中见过,也未在其他典籍上见过!”
     “当日贫僧也如此问那少年,那少年回答,不动者,乃慈悲之心坚固无比,难以撼动,明者,乃指智慧之光明,王者,指驾驭一切现象者……”
     “不动明王……不动明王……原来如此!”漠言少喃喃自语,不知为何,只是听闻不动明王的这名号的意义,漠言少心中就生出一种震撼难言的感觉,“不知这不动明王有何说道,代表什么呢?”
     “那少年当日并未细说……“云谷法师看着那不动明王的法相,语气有些感慨,“只是贫僧为熄自己妄想之心修行百年,还是不够圆满,当日一见此不动明王之法相,却不知为何,贫僧一颗妄心瞬间自熄,几十年修行一下子圆满,再无遗憾,此不动明王秘意,常人难测难知,画中一切,各有深意,贫僧也不知,那少年梦中得见,应是天意!”
     “所以,大师当年就用三天时间为那少年在背上刺上这副不动明王?”
     “不错!”云谷法师微微一笑,“作为交换,贫僧让那少年把这幅不动明王的画像留在寺中供奉,那少年同意了!”
     “好了,我没有其他问题了,多谢大师相告!”
     在离开之前,漠言少再次看了一眼那副画像,感觉眼睛又被那无数的火焰烧灼了一下。
     那画中的不动明王形象,似乎有一种难言的震撼人心的力量。
     每个召唤师身上的刺青,那刺青,其实是每个召唤师的精神信仰与灵魂图腾,带着每个人的烙印和精神气质。
     在离开千龙寺的路上,每当想起那副不动明王的画卷,漠言少眼前就浮现出夏平安那平静的面容。
     之前和夏平安已经见过几面的漠言少都很难想象,夏平安的背上,居然有那样一副气势逼人的不动明王刺青。
     那不动明王就是夏平安的精神图腾么?不动明王到底又有什么样的故事,代表着什么?
     之前那个夏平安在自己面前的表现,有多少是伪装的呢?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完全无害的普通人?
     看来,那个夏平安身上的秘密有很多,不止有一个千里眼!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漠言少也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不涉及到秩序委员会的工作职责,漠言少对别人的秘密没有多少探究的兴趣。
     像夏平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应该加入秩序委员会的,把这样的人放在外面,太过危险了,还是放在自己眼皮底下好一点……
     不过好在,夏平安明天就来报道了。
     突然之间,漠言少对夏平安明天的到来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