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七十一章 风波起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没想到颜夺那个家伙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夏平安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说他是雪中送炭还是趁火打劫。
     “那个家伙的身体战力马上就要到一元境了,你打得过么?“
     “我的身体战力早就是一元境了,只是我这个人一直低调,不想到处宣扬,你说我打不打得过他?”颜夺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得意,“要是我没两把刷子,老爷子怎么可能让我组建颜字营?”
     夏平安一直没有看到过颜夺出手,没想到颜夺那个家伙的身体战力居然已经达到一元境,这倒让夏平安有些意外。
     “你就不怕得罪高家和牧青晨?”
     “我早就看那个垃圾不顺眼了,至于高家,得罪就得罪了,高家虽然有势力,但益州省还不是高家的一言堂,高家也要想想得罪我颜夺有什么后果,我怕他个鸟!”颜夺的语气倒很自信。
     “谢了,这事我自己搞定吧,对了,上面的格斗场里应该有监控录像吧?”
     “当然有!”
     “把牧青晨和李云舟较量时的监控录像发来我看一下!”
     “行,我过一会儿送来给你!”
     “还拜托你一件事,上次我们去脸谱俱乐部不是看到过一颗神力界珠么,580万,融合之后可以灌顶伐体,增加一些实力……”
     “啊,我可没钱,你可别惦记着我……”颜夺立刻在电话里警惕的叫了起来。
     “就580万,你不是还有1000万么……”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我要进隧道了,这里信号不太好……”
     夏平安不管颜夺在电话里怎么叫,继续说道,“就当你借我580万,帮我去把那颗神力界珠买来,下次任务赚了钱我再还给你,要不然,以后再有寻找魔灵的赚钱任务,你可别来找我!”
     夏平安随即挂断了电话。
     ……
     “嘟嘟嘟嘟……“房间之内,颜夺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盲音,眼神抽抽了两下,直接骂了起来,”你这个混蛋,当我颜夺是你的助手么,这么拽,你赚的钱给了你妹,老子的钱要却要借给你买界珠,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又要给老子借钱又要老子帮你干活,还这个态度,不就是仗着你有一条好狗么,人仗狗势的混蛋,老子才不稀罕呢,没你我也照样可以接赚钱的任务,你还等着老子借580万给你买界珠,老子给你买坨屎……“
     ……
     等夏平安离开医院,路上遇到不少镇魔卫的召唤师,那些召唤师看夏平安的眼神已经和之前不同了。
     牧青晨已经宣布明天接受夏平安在擂台上的比武较量,镇魔卫就那么几个人,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
     牧青晨这么一弄,就是要故意让夏平安骑虎难下,进退不得。
     牧青晨在益州的召唤师圈子里炙手可热,而夏平安一直到现在,成为召唤师的时间还不长,在益州镇魔卫的召唤师中都属于不太引人注目的那种,之前他和颜夺干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多。
     在许多人看来,明天无论夏平安上不上台,牧青晨这次都是铁了心要打他们的脸了。
     ……
     老爷子的办公室内。
     “牧青晨今天在擂台上打断了李云舟的胳膊,而且已经放出话要在明天接受夏平安的擂台挑战?”老爷子从办公桌后抬起眼,看着给他汇报此事的助手潘林,眉头微皱。
     潘林留着寸头,皮肤黝黑,身体挺拔如标枪,长得极为精干,也是益州省部的召唤师之一,同时还是老爷子的助手兼司机。
     “高家的人,的确太跋扈了些,牧青晨是故意激怒李云舟,逼得李云舟不得不下场和他较量,然后把李云舟的手踢断,现在又要逼夏平安上场,他这是有恃无恐啊,牧青晨和香河市那边的恩怨,当年弄得沸沸扬扬,都在互相指责,
     漠言少他们指责牧青晨想在任务中害死他们的同事安晴,而牧青晨则指责安晴背叛了他,和身边的召唤师乱搞男女关系,还约着其他男人揍了他一顿,由此,牧青晨和香河市那边势同水火,老爷子你应该也知道的,这事已经传开了,我们出面阻止的话,有些不好办,
     要是不阻止的话,牧青晨经受过180点以上的神力的灌顶伐体的洗礼,很快就要一元境,夏平安恐怕还是要进医院,到时候,香河市秩序委员会来的两个召唤师就都住医院了,这就不好办了……”
     老爷子沉吟片刻,“没什么不好办的,召唤师可不是在温室里成长的花朵,两个召唤师在擂台上公平徒手搏击,见血受伤在所难免,只要别死人就行,这是镇魔卫的传统,就算知道要输,但一个召唤师要连上擂台的这点胆量血气都没有,也是废物一个……“
     “我明白了!”潘林点了点头,“嗯,对了,还有一件事,颜夺刚刚去监控室,拷贝了一份格斗场的录像……”
     “哦,是吗!”老爷子眉头动了动,“那明天的较量,我去看看,是龙是蛇,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您认为明天夏平安和牧青晨的较量难道还有悬念么,牧青晨的身体素质应该已经完全超过了夏平安?”
     老爷子微微一笑,“比武较量,在双方身体素质没有拉开决定性的差距之前,悬殊不大的情况下,如果只是比身体素质,那还用上什么擂台,大家把身体的测试成绩拿出来,输赢就能决定了。”
     ……
     夏平安还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接到了漠言少打来的电话。
     “李云舟被牧青晨在擂台上打断手住院了?”漠言少一开口就问道。
     “消息传得挺快啊,我刚刚从医院里出来,李云舟没有大碍,就是要吊几天胳膊!”夏平安回答道,这事看来动静有点大。
     “你现在还不是牧青晨的对手,他经历过的神力灌顶伐体的点数比你多太多,身体素质远在你之上,明天你可以不用上去,很抱歉,没想到当年的事把你牵进来了……”
     漠言少的声音有些抱歉,只是在他的声音背后,夏平安却听到了屠破虏在旁边的骂声,“那个杂碎,老子当初就应该把他直接给阉了,没想到那个杂碎现在还抖起来了,居然敢找我们的麻烦……”
     “我也是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一员啊,明天我要不上去,丢的就不是我一个人的脸了,放心吧,大不了就被他打得断胳膊断腿而已,这是在镇魔卫,他不敢要我的命,要受伤了,我刚好去医院和李云舟作伴!”夏平安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漠言少沉默了一会儿,“你现在被抽调到镇魔卫,我们这边暂时插不上手,无论你上或不上,我们都支持你!”
     “放心,我会处理的!”
     ……
     电话挂断,漠言少看向办公室里的其他人,“明天夏平安会上台!”
     “抱歉,这事给大家添麻烦了!”安晴也在办公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小晴晴,这不是你的问题,是牧青晨那个渣男欺人太甚!”吕娜吐着烟圈,把手上的烟头狠狠碾灭,“要不,咱们干脆找机会设个局把牧青晨那个垃圾给干掉算了!”
     “我同意!”屠破虏直接说道。
     “为了一个人渣,把我们所有人都搭上,让大家都成为秩序委员会的通缉犯,一个个变成堕落召唤师,你这是什么馊主意,我先申明,你可别算上我!“陈一生在旁边擦着眼镜说道。
     吕娜瞪了陈一生一眼,“大叔,你越来越胆小了!”
     “不是胆小,是我觉得那个人渣的命不比我的值钱,我还想安安稳稳的活到拿退休工资的时候呢!“
     “娜娜说的是气话,这事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插手,现在的牧青晨已经不是以前的牧青晨,他融合了宝藏界珠之后,已经能铸造法器,有高家撑腰,自己身边也聚集了不少捧他臭脚的人,想要动他没有那么容易了!”
     “我知道香河市有一个召唤师最近在出售一颗罗网界珠,罗网界珠融合的成功率虽然不高,但就算失败也没有死亡的……”一直没开口的方灵珊突然说道,“要不我们买下那颗界珠,给夏平安送去,要是他融合了,多一次神力灌顶伐体的机会,应该会有点帮助!”
     “灵珊的这个主意不错,这才是帮忙,牧青晨那个垃圾这次是准备连我的脸都要打了,买界珠的钱我算我一份……”
     “这事最初还是因我而起,把大家牵扯进来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这事就不麻烦大家了,这钱我出吧!”安晴说道。
     “安晴,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特别行动处的事情,牧青晨这次是要打我们整个特别行动处的脸,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漠言少说道,然后看向方灵珊,“灵珊,你和那个召唤师联系一下,我们尽快把界珠买到,用直升机给夏平安送去,争取今天天黑之前送到!”
     夏平安和牧青晨的一场较量,不知道把多少人都牵动了起来。
     ……
     两个小时后,颜夺臭着脸,骂骂咧咧的给夏平安送来了一个U盘和一个装着界珠的盒子。
     “谢了!”夏平安笑着说道。
     “谢个屁,记着,这580万的界珠,可是老子的血汗钱,要给老子算利息,融合这颗界珠比较容易挂掉,你要是敢融合这颗界珠挂了,我找你妹去要钱去!”
     颜夺这个家伙,关键时刻倒没掉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