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零七章 田光论勇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夏平安付了车资,就朝着巷子里走去,巷子里的路灯,把他的背影拉得很长,他租的房子,就在这长乐巷中。
     独自一人穿过巷子,打开门锁回到那幽静的小院内,守着家的黑龙就扑了过来,不断的在舔着夏平安的手。
     夏平安摸了摸黑龙的脑袋,自己回到客厅之中,也没有点灯,就坐在客厅靠院子的窗前,看着外面稀疏的月光和树影,把自己埋在房间的阴影之中,微微眯起了眼睛。
     今晚得到的那些信息,让夏平安一下子明白了上京城隐藏的凶险,必须好好梳理一下。
     福神童子传回来的那些信息太关键了,要不是福神童子,夏平安感觉自己以后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亏他之前还想着打入血魔教内部,却没想到血魔教已经在磨刀霍霍对他发出了绝杀令。他要敢和血魔教的那些人接触,就是自投罗网,飞蛾扑火。
     渡空者?这三个字让夏平安心中发紧。
     血魔教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和来历,这让夏平安感到了巨大的危机,自己不是第一批来到这个世界的渡空者,之前有很多渡空者都来到这个世界,所以这个世界才有“渡空者”这样的专有名词。
     而且,从刚才那几个血魔教成员的谈话中,夏平安还敏锐的发现了两点关键的信息,黑暗之塔是主宰魔神镇压次位面的工具,同时,被主宰魔神用黑暗之塔镇压的次位面,绝不仅仅只有自己来的那一个,有可能还有其他的世界,因为那些人在说到次位面的时候用了一个复数词——“那些”……
     渡空者就是从次位面偷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
     除了自己之外,颜夺,巫战风他们也有可能在空间通道之中发生了意外,来到了金月洲。
     但血魔教的人是如何知道自己几个人来到了金月洲,而且连自己几个人长成什么模样都知道?就算有自己的同伴落在血魔教的手上被逼问,自己的同伴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来到金月洲啊?莫非血魔教的高层掌握着什么匪夷所思的强悍秘法,能锁定渡空者的行踪?
     这些信息,都让夏平安对血魔教有了新的认识,感到惊惧,这个世界的血魔教,绝不是之前的恶魔之眼能比拟的,在这个世界,自己和血魔教的关系,就像之前地球上点灯人和恶魔之眼的关系一样,已经完全颠倒过来了,自己成了被血魔教狩猎追杀的目标,身份一旦暴露就是死。
     血魔教既然有能力刺杀大商国的皇太子,血魔教在大商国的实力,绝对恐怖,他们想要自己的命,那更简单。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决不能再以公开面目活动了,那就是在让自己当靶子,太危险了。
     血魔教和自己已经是死敌,那大商国和裁决军这边对自己来说会不会有变数?
     自己之前加入裁决军中用的就是本来面目,如果大商国和裁决军这边知道自己是渡空者,他们对渡空者的态度是什么?自己会不会有危险?
     坐在黑暗中的夏平安闭起了眼睛,开始在脑袋里“神演”起来。
     只是片刻之后,夏平安的额头上就出现了冷汗,夏平安重新睁开了眼睛,目光之中还有一丝惊色。
     刚刚他“神演”了一下大商国和裁决军的高层知道他渡空者身份后的结果,各种可能性最后汇聚起来指向的最后的那个结果,还是一个死。
     他的身份一旦暴露,裁决军和大商国不会杀他,而是会一边提防他限制他一边利用他,会把他的所有价值和知道的东西压榨出来之后,然后把他当成诱饵,一次次的引诱血魔教的人上钩,好方便大商国和裁决军清除大商国境内隐藏的血魔教的人。
     在两个庞然大物的碰撞中,自己这种夹在中间的渡空者,太微不足道,自己最后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裁决军那边现在还暂时不知道自己渡空者的身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身份在裁决军那边暴露是必然的事情,根本无法隐瞒,无论是裁决军中有人打入到血魔教内部,或者是裁决军与血魔教战斗接触,自己的身份,都有可能泄露。
     而最大的可能,是血魔教那边一定会通过某种渠道主动泄露自己渡空者的身份,然后利用血魔教之外的力量把自己找出来,先打草惊蛇,再借刀杀人,这是血魔教找到自己等人的最快方法,血魔教一旦这么做,自己的身份会瞬间暴露。
     要是没有融合那颗福神界珠,没有福神童子,自己此刻就像盲人行走在万丈悬崖边而不自知,但是,既然现在自己知道了,那么,主动权就重新回到自己手上了。
     夏平安的目光逐渐平静下来,慢慢变得坚定深邃,最后,夏平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起身,通过暗门,进入到了地下密室,来到修炼的石床上,盘腿在蒲团上坐好,然后把今天晚上买到的那五颗界珠拿了出来。
     五颗界珠,颜色光芒各异,摸着手上的这五颗可爱的界珠,夏平安的心重新踏实起来。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一切都靠实力说话,只要自己的实力越来越强,早晚有一天,挡在自己面前的所有障碍敌人,都要灰飞烟灭。
     目光在五颗界珠之中溜了一圈,夏平安拿起那颗最贵的“田光论勇”的界珠,把其他四颗界珠收起,然后拿出银针刺破手指,滴血在那颗界珠上,开始融合。
     这颗界珠可以召唤强大的刺客,这正是夏平安现在最需要的。
     同时,夏平安也想看看大名鼎鼎的荆轲长什么模样。
     界珠吸收鲜血,只是很快的功夫,夏平安整个人就被一团光茧包住了。
     再次睁开眼睛,夏平安就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案桌之前,案桌上堆满了美酒美食,自己身处一个华丽的大殿之中,大殿之中有舞女正翩翩起舞,除了自己之外,大殿中还坐着五个人,一个穿着华服的青年男子正坐在自己的旁边的桌案之上,而在大殿的两边,还有四张桌案,坐着四个人,大家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欣赏歌舞。
     “先生一辈子行侠仗义,智深而勇沈,年轻时又游历各国,一定见过不少豪强和勇武之士,现在这大殿之中,先生觉得夏扶,宋意,秦舞阳和荆轲,他们四人谁最勇猛,可担大事?”旁边的那个华服青年开口问道。
     夏平安偏过头,看向燕太子丹,说实话,燕太子丹长得很英俊,身材高大皮肤白皙脸上棱角分明,又有英武之气,只看卖相,这燕太子丹比很多所谓的小鲜肉何止强出百倍,敢刺杀秦王的人,胆色魄力是不缺的,但唯一有一点,就是燕太子丹双眼斜长,嘴唇略薄,说话的态度虽然和蔼,但夏平安一看就知道这个家伙工于心计,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
     说实话,夏平安不喜欢燕太子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燕太子丹只是一个不甘心被历史的洪流冲走自己的所有权势富贵然后又喜欢投机取巧拼死一搏玩弄手段的燕国权贵而已。
     为燕太子丹出谋划策尽心竭力的田光,一代豪侠,最后也被燕太子丹逼得自刎而死,令人唏嘘,被燕太子丹看中的秦舞阳,真到了秦始皇面前,都吓呆了,动都不敢动,为了笼络荆轲,燕太子丹也是用尽了各种手段,就是要让荆轲感觉欠了他,只能给他卖命。
     不知道自己现在把燕太子丹的脑袋砍下来,算不算改变历史,融合这颗界珠又会有什么结果?
     夏平安看了看自己手边的长剑,又看了看燕太子丹的脖子,脑袋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闪了一下而已,这颗界珠太贵了,既然可以稳稳成功融合的,夏平安也就不想去为了未知的结果去冒无谓的风险,要是自己干掉燕太子丹,然后在在大殿里被那些武士砍成肉泥,界珠融合失败,那就太划不来了。
     各种念头在夏平安脑袋里一闪而过,然后夏平安还是决定按“规矩”来。
     燕太子丹一问完这个问题,夏平安就故意大声说道,“我听闻秦国将士勇武,秦军弓弩为天下一绝,天下无敌,我们燕国和太子的手下恐怕没有敢与秦军一较勇武的勇士啊!”
     夏平安这话,整个大殿之中的人都听见了,燕太子丹一脸愕然,而坐在大殿之中的另外四个人同时向夏平安看过来,目光之中充满了愤怒。
     “先生何出此言?”燕太子丹也愣住了。
     夏平安哈哈大笑,指着大殿中面色各有不同的另外四人,“殿下勿怪,刚刚田光所言,只是在回答殿下刚才的那个问题,让殿下明白他们四人谁最勇武而已,请殿下观之,刚才我说了那句话之后,夏扶怒而面赤,乃血勇之人;宋意怒而面青,乃脉勇之人;秦舞阳怒而面白,乃骨勇之人,只有荆轲,怒而面色不变,乃神勇之人,神勇之人,可担大事!”
     燕太子丹一下子恍然大悟。
     整个界珠的世界,也一下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