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一十章 欲擒故纵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刚刚提出的那个条件,是夏平安思考了一晚上想出来的裁决军有可能会接受的条件。
     要是他一开始就报一阳境到九阳境的所有神泉再加上几十万金币,让裁决军都感到肉疼的话,那是这笔买卖就做不成了。
     报得太少,也不符合这个情报的价值。
     一个隐藏在上京城中的血魔教的成员,换几个神泉和两万金币,这个价格,夏平安认为上面的人知道后是应该会想尝试一下的,就算最终证明被骗,那损失也不大。
     蓝无畏也不是白痴,他能在暗影卫中负责与夏平安联络,也证明了他的能力。
     刚刚夏平安提到千幻童子,然后有说到后面和皇太子殿下与血魔教有关的情报的时候,蓝无畏的脑袋里也电光石火的闪过一个想法,会不会是夏平安融合了千幻童子的界珠,然后……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脑袋里一闪而已,随即就被蓝无畏否决了。
     就算夏平安融合了千幻童子的界珠,但皇太子身边有高人,千幻童子是近不了身的,而且皇太子殿下到地下城应该是前些天,那个时间点,夏平安还没有获得千幻童子的界珠,所以,这个情报不可能是夏平安发现的……
     还有就是,就算退一万步,假设夏平安能够召唤千幻童子,但千幻童子也没有主动识别血魔教成员身份的能力,夏平安不可能一融合界珠就马上找到了血魔教的成员。
     要是血魔教的成员有这么容易被找到的话,整个上京城,绝对没有血魔教成员的立足之地。
     综上所述,夏平安带来的情报价值巨大,必须重视。
     “你刚刚提到的那个条件所需的资源,已经超出了我的职权能调动的资源上限,那几种神泉,我这当铺里也没有,我必须向上面请教一下!”蓝无畏立刻说道。
     “好!”夏平安点了点头。
     “要是上面同意了,具体怎么交换?”
     “你们把东西给我,我把东西给那个人,那个人告诉我信息,我再把信息传回来!”
     “你当中间人?”
     “是的,那个人似乎不想和裁决军直接接触,我估计是我实力低微,他比较放心我一点!”
     “你怎么找那个人?”
     “我找不到他,只要我离开这里,他会来找我!”
     “你在这里等一下……”蓝无畏说完,就直接从密道离开了房间,把夏平安留在了房间内。
     夏平安就在房间里耐心等着。
     ……
     离开祥字号房的蓝无畏从密道来到了自己的书房,他在书房里拿出笔墨,奋笔疾书,很快就写了一张纸条,把纸条卷起来,装在一个小竹筒内。
     做完这些,蓝无畏推开书房的窗户,手上雾气一闪,一颗墨绿色的蛋就被他召唤了出来,眨眼的功夫,那蛋破开,一只墨绿色的小鸟从蛋里钻出来,站在他的手掌上跳来跳去,墨绿色的小鸟吃掉那些蛋壳,整个鸟身迎风一长,就变得有麻雀大小,全身墨绿,异常灵动。
     蓝无畏把手上的小竹筒拿起,那只墨绿色的小鸟一口把那小竹筒吞到肚子里,翅膀一震,发出一声轻微的蜂鸣声,嗡的一下,就直接从书房的窗户里一下子飞了出去,速度如电,眨眼就消失不见。
     蓝无畏离开书房,然后就继续来到了当铺的前厅。
     四十多分钟后,无畏斋的里来了一个客人,那个客人说要典当传家宝,蓝无畏就把客人迎到了另外一间密室,等那个客人离开不到一分钟后,蓝无畏就再次出现在了祥字号房里,见到了夏平安。
     蓝无畏手上一动,一个小小的木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把箱子放在夏平安面前的桌子上。
     “东西都在这里了!”
     夏平安打开箱子看了一眼,箱子里放着四支光芒各异的瓶子,那四个瓶子里面的东西,就是一阳境到四阳境的神泉,除了这四个瓶子之外,巷子里还有二十张面值各一千的金票。
     夏平安点了点头,直接把箱子收到了自己的空间仓库里。
     “等那个人取了东西,完成交易,我再来找你……”
     “你可以告诉那个人,血魔教是我们的死敌,我们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是怎么获得的情报,只要他提供的信息准确,能让我们清除隐藏在上京城和大商国的血魔教成员,这样的交易以后还可以继续!”
     “好!”夏平安点了点头,重新戴上假发,粘好胡须,随后就离开了密室。
     两万金币和四支神泉到手!
     只要掌握了关键信息,再能合理利用局势,一切就这么简单,普通人奋斗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财富和资源,就这么来了。
     夏平安走出无畏斋,来到外面的巷子里,巷子里一切如常,没有几个人影,只有远处挂着红灯笼的妓院门口,还显得一片热闹。
     这不是什么神秘人和裁决军的交易,而是夏平安和裁决军的交易。
     裁决军成了夏平安的信息变现渠道而已。
     交易完成了吗?
     当然不!
     要是一切这么容易,交易就这么完成,那就是在侮辱裁决军的能力和上面大人物的智商了。
     一个能知道皇太子殿下行踪和大商国机密,同时又知道血魔教在上京城中隐藏成员的神秘人物,上面的人要不想把那个人挖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东西虽然在自己手上,但自己现在还用不了。
     虽然周围一切如常,夏平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夏平安却知道,自己此刻,一定是被裁决军中的高手盯上了。
     夏平安就像来时一样,朝着箱子的另外一边走去,只是他心念一动,那鲜活可爱穿着红肚兜的福神童子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福神童子先是跳到了夏平安的肩上,对着周围看了看,下一秒,福神童子身形一闪,就从夏平安的肩上消失了,福神童子跳到了巷子靠近不远处的公园的一片阴影中,用坐在人脑袋上的姿势坐在那片阴影的虚空中,朝着自己的屁股下面指了指。
     福神童子的屁股下面空空如也,完全没有任何人,但夏平安却心中微微一跳,知道福神童子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全身可以隐形的人。
     隐形,没有任何气息,这能力实在太变态了。
     夏平安继续朝着外面走去。
     下一秒,福神童子从地上跳起,已经来到了天空之中,夏平安的视角,也一下子出现在天上。
     一只灰色的苍鹰就在距离地面数千米的天空之中盘旋着,那锐利的目光俯视这下面的城市,福神童子就骑在那只灰色苍鹰的背上,再次指了指那只灰色苍鹰的脑袋,这也是跟着自己的。
     这样的苍鹰,在上京城的天空之中随时可见,而且数量不少,根本不会引起人注意。
     等到夏平安走出百灵巷,福神童子又跳到了大街上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落魄武士的身上,那个落魄武士,距离夏平安大概三百多米,正在街上晃荡着,远远吊着夏平安。
     夏平安走到哪里,那个落魄的武士就跟到哪里,那个全身透明没有任何气息的人也就跟到哪里,苍穹之上的那只灰色苍鹰也高高在上的飞到哪里。
     如果不是福神童子,夏平安根本发现不了自己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
     在夜色中,夏平安就像一个流浪汉一样,靠着双脚穿过了大半个上京城,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最后来到了上京城南郊人烟不多的滴地方,钻到一个大桥的桥洞下面,熟练的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拿起放在地上的一床脏兮兮的,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倒头就睡。
     一个不能暴露身份的通缉犯变成流浪汉睡桥洞,那再正常不过了。
     至于那几双盯着自己的眼睛,就让他们盯着好了。
     夏平安在桥洞下面当了两天流浪汉,到了第三天早上,夏平安再次来到了无畏斋。
     同样的密室之内,夏平安砰的一声,就把两天前蓝无畏给他的那个木盒拿了出来,放在蓝无畏的面前。
     “东西都在里面,没动过!”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没有完成交易么?”蓝无畏皱着眉头问道。
     “我之前就说过,那个人估计是不想和裁决军打交道才选择通过我与裁决军做交易,因为我实力低微让人放心,已经两天了,那个人没有再出现,只是今天早上我耳中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那个人说他不喜欢盯着我的那三双眼睛,这次交易作罢,看来是上面不太放心我,让人跟着我想把那个人揪出来,上面派出的人估计被那个人发现了,这交易我实在无法完成,要是那个人觉得我在设计他,我岂不是自寻死路,请上面的人另请高明好了!”夏平安面色冷漠,说完这话,转身就走。
     蓝无畏明显慌了,连忙把夏平安拦住,“别激动,别激动,我真不知道有人跟着你,估计是上面担心你的安危做出的安排,你在这里稍等,我去确认一下!”
     夏平安等在房间里,过了半个多小时后,蓝无畏才再次进来,脸色有些愧疚,“咳咳,上面已经把保护你的人全部撤走了,不会再派人盯着你,这次那个人应该可以放心和你交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