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二十章 百合之吻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第二十章 百合之吻

     特案组曾经勘察过实验室,包斩记得,实验室的所有门都向外开,兰心蕙却声称自己“推门进去”,很明显是在撒谎。更何况,包斩闻到了一丝香水味,这种味道和放置月光炸弹纸箱上的味道一样。包斩立刻判断出,兰心蕙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炸弹是她自己绑到身上的。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一切即将真相大白,凶手有可能以畏罪自杀的方式作为结束。

     兰心蕙情绪崩溃,她双手攥着拳头,歇斯底里地喊道:都去死吧,你们!

     防爆警察以为兰心蕙要引爆炸弹,他立即卧倒,匍匐前进,躲避到一棵树后面。

     警方负责人用喇叭大喊,试图让情绪极度失控的兰心蕙冷静下来,同时命令大家迅速向后撤退;梁教授要求狙击手悄悄埋伏就位。现场乱作一团,围观的学生意识到危险,纷纷溃散逃离,只有一个女孩摇动轮椅走向孤零零站在场地中间的兰心蕙。

     兰心蕙热泪盈眶,摇头说:不要过来,我身上有炸弹。

     那个女孩就是许念,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众人的目光中,她一点点接近兰心蕙,她的身影看上去是那么孤单无助。

     苏眉说:兰心蕙和许念可能是拉拉,或者是,百合。

     包斩问:什么是拉拉和百合?

     拉拉,简称LES,拉拉和百合都是女同性恋者的别称。拉拉一般包含有性欲。百合不同于拉拉,百合是少女间没有性的爱恋。百合是完全建立在精神上的,不带任何性欲的、极为纯洁的一种感情,也可以视为拉拉的懵懂初级阶段,最终可能会发展成拉拉,但大多数都无疾而终。拉拉的一生,约等同于我们的一日,从日出到日落,很快就结束了。女同性恋者不被主流社会承认和理解,她们的骨头并不是很硬,尽管从心里能飞出小鸟,展望美好的未来,随即她们又杀死那些小鸟,然后告诉自己——没有未来。即使有的能在一起双宿双飞,但是面对世俗的社会,说的也全是顺服和屈从的话。

     我们看到——

     两年后吞药自杀的女孩,此刻正站在候车室的门口,等着另一个离家出走的女伴。三年后走进民政局登记的新娘,此刻正荡着秋千,对另一个女孩说:我不会和男人结婚。

     兰心蕙和许念曾经坐在宿舍走廊的屋檐下,外面天空阴霾,校园里的同学打着伞走过,雨水顺着屋檐流过一串雨铃铛,大雨的冲刷使雨铃铛发出悦耳略带忧伤的声响,水花溅到两个女孩裙子下的脚踝上,闪着光。

     兰心蕙:昨晚,我听到你在梦里哭。

     许念:不是在梦里,我没有睡着,我一直在哭。

     兰心蕙:毕业了,咱们就要分开了吧?

     许念:我不要,不要分开,我会一直哭,一直哭,我还要打自己。

     兰心蕙:你真傻,傻到让我心疼,我们怎么能够在一起呢?我们都是女孩。

     许念的泪水涌出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她举起手,想要打自己耳光,兰心蕙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每次犯错,这个倔犟的小女孩就打自己耳光,一边打一边哭。她不会察言观色,不会谨言慎行,不会左右逢源,从小到大经历了很多令她难过伤心的事情。她很少向人哭诉,也从来没有朋友,她有时会问自己,为什么我那么傻,为什么真心换不来真心,为什么交不到真正的朋友。许念觉得自己一直傻着,所以难过着,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兰心蕙。大一那年的冬天,她摇着轮椅,艰难地行进在冰天雪地中。老鹅突然出现,笑嘻嘻地在后面帮忙推她。许念回头一笑说:谢谢你。到了下坡处,老鹅猛地把轮椅往前一推,大声说道:我送你一程吧,这样比较快。许念尖叫着滚下去,轮椅碾到一块冰,许念摔了下来。老鹅一看大事不妙,转身跑了。可怜的小女孩,一个人在地上挣扎着,轮椅倒在几米外,她艰难无比地想要爬过去,一个正好路过的女孩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

     这是她们的第一次拥抱!

     许念对这场恶作剧毫不在意,她早就养成了坚强能忍耐的性格。后来,老鹅想起这件事,特意向许念说了一句:对不起。许念早已忘记了老鹅,但记住了兰心蕙。这个天真无邪对着取款机说“谢谢”的小女孩,这个救助受伤鸽子的小女孩,因为一个拥抱,就倾注了所有的爱。

     许念能书善画,多才多艺。她想起玫瑰却画下百合。她想在黄昏弹吉他却在月夜里吹起了口琴。她的忧伤和隐喻,风雨飘摇,只有一个人知晓。研究一场爱情的发生简直和探究宇宙的起源同样困难,她们是如何相爱的呢?

     旭日东升的清晨,两只可爱的小黄鸟是如何从碧草间飞向彩云间的呢?

     阳光明媚的午后,一个盛放咖啡的杯子是如何向另一个同样的杯子慢慢靠拢的呢?

     细雨霏霏的黄昏,一把伞下的两个女孩,手是如何相握,两滴雨珠是怎样融为一滴的呢?

     冬雪纷飞的夜里,没有电暖器和空调的小屋,冷冷的小屋,她们是如何取暖的呢?……我们知道,爱情花朵总是静悄悄地盛开。没有爱情,这世间的花朵也就不再美丽。一株百合就是一个小小的天堂,一株百合就是长长的一生。兰心蕙说:我们是刺猬,不能长久地拥抱,否则就会伤害自己和对方。许念说: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们互相喜欢,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在乎别人怎么说,从小到大,那么多人嘲笑我、欺负我,我都不在乎。两个女孩沉默着,兰心蕙拿出一个MP3,两个女孩塞上耳机一人一边,兰心蕙开始轻轻地唱歌,许念也跟着唱,据说这是一首拉拉歌曲:终于作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飞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那天晚上,新闻里说半夜一点会有流星雨,许念专门跑出来等着,天很冷,她把自己都冻感冒了。这个小女孩咬着嘴唇,仰望着夜空,等到两点也没有看到一颗流星,但是她并不打算放弃。女校长正好路过,她们有过一段对话:女校长:这位同学,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许念:校长好,我要许愿,等流星出现的时候。

     女校长:都两点了,快去睡觉吧,你真傻,许什么愿望呢?

     许念:我想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永不分开。

     女校长:毕业并不是大学恋人的末日,只要你们真心相爱,你们可以结婚啊。

     许念:可是,我们永远也结不了婚,她也是一个女孩。

     女校长:哦……是这样,我懂了。

     许念:我要等一夜,总会看到流星的,流星能帮我实现愿望。

     女校长:你真是个天真的小女孩。

     许念:我已经长大了。

     女校长:那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许念:不知道。

     女校长:爱,不是一天、一个月、一年,而是一生、一世、一辈子,从相爱的那一天,直到死亡,只有死亡才能让两个人分开,少一天少一分钟,都不是爱。只有白头偕老的爱情、至死不渝的爱情、一辈子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

     特案组事后调查分析,许念制造的炸弹,兰心蕙放置的炸弹,两个女孩苦守着不被世人理解的爱情,迫于无奈炸死了辅导员。案情非常简单,辅导员暗中调查学校里的同性恋者,想要公开名单。在一次调查中,冲动的兰心蕙打了辅导员,这起矛盾纠纷成为导火线。辅导员威胁,不仅要公开她们的同性恋身份,还要开除兰心蕙,两个女孩杀人灭口。特案组以奖学金为诱饵,单纯的许念随之上钩,进入警方视线,兰心蕙想用自己的死嫁祸给曾经欺负过许念的老鹅,以此来保护许念!

     那个月光炸弹说明,她们并不想伤害更多的人。

     兰心蕙要用自己的死亡洗清许念的嫌疑,她要用死亡来证明一种爱!

     然而,许念没有选择退缩,众目睽睽之下,她毅然地走向兰心蕙,走向心爱的人。

     最后的时刻,许念摇动轮椅在兰心蕙面前停下,所有的人都呆若木鸡。时间仿佛停止了,周围很安静,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夜空,大家都注视着场地中间的两个女孩。许念很累,喘着气,似乎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她们互相看着对方,没有说话。许念哭了,她伸出双手。兰心蕙俯下身,轻轻地拥抱住了她,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唇。指南针炸弹随之引爆,两个女孩当场炸死,虽然惨不忍睹,支离破碎,但再也无人可以将她们分开,她们合在了一起。不用说出爱,只需要这天地间的最后一吻,众目睽睽之下就表明了心迹,用这最后的一个吻作为惊世骇俗的最后一幕,随即香消玉殒,灰飞烟灭,从此就埋在了泥土和青草中,从此就是永远的地老天荒!

     与其说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爆炸,不如说这是一个绚丽多彩的烟花盛开。

     几天后,女校长的家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桌子上放着一个大蛋糕,烛光摇曳,旁边还准备了红酒和礼物。特案组四人站在窗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和女校长告别。

     一个女人说:你是谁?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女校长笑笑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那女人疑惑地说:真抱歉,我还是不记得你。

     女校长说:每年的今天,我都要为你过生日的。

     那女人有些感动,但是又指着蜡烛问道:为什么要插这么多蜡烛,我又不是五六十岁。

     女校长说:你永远都是十八岁。

     那女人说:是啊,我还是少女。

     少女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开始许愿,女校长笑着拍手唱起生日祝福歌。蜡烛熄灭,冒着青烟,月光从窗外照进来,许愿的那个女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