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四十八章 豢养小鬼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第四十八章 豢养小鬼

     因为迷信而发生的罪案数不胜数,除了贫穷,愚昧和无知也是犯罪的根源。

     川南彩民周远德迷信“杀人中奖”,砍死了母亲、哥哥和嫂子。

     东北妇女宋玲听信“喝血治病”,残杀九岁儿童喝血,潜逃十四年后被抓。

     瘸腿道士家里有一本线装的茅山古书,他说是一个背着包、戴着帽子的陌生男人送给他的。上面记载着养鬼、降头、下蛊等邪术。这本用毛笔手抄的线装书上说,养小鬼是控灵术的一种,因为过于阴损,有伤功德,所以很少有人修炼。养小鬼必须拘提一个冤死的童魂才能驱使,童魂一经拘提,无法轮回。小鬼的来源有两个,一个是夭折的幼童,另一个是被凶杀的小孩。其中能力最强的是凶死时穿红衣的男孩,可炼做厉鬼。各派都有自己的炼鬼法术,有的到凶杀现场或灾难现场,用冥纸蘸童血,然后作法聚魂,七七四十九天成凶煞;有的开棺从难产死的孕妇肚子里取童尸修炼,或者盗墓挖取凶死的童尸,以木头刻成小棺材,用蜡烛烧烤童尸的下巴,小棺材接尸油,然后炼制小鬼。

     苏眉在网上搜索了“养鬼”,可以看到不少明星养小鬼的传闻,荒唐可笑,难辨真假。

     瘸腿道士对盗窃童尸炼鬼一事供认不讳,但是拒不承认杀人。

     他说孩子父亲请他去做法事,得知孩子的生辰八字后,觉得这个穿红衣吊死的男孩非常适合炼鬼,就画了一张勾魂符箓贴在墙上,在夜间刨坟挖尸,按照那线装书上的方法养小鬼。说来也怪,自从养了小鬼后,瘸腿道士逢赌必赢,索性也不去庙会摆摊算卦了,以赌为生。很多赌徒怀疑他出千,但是找不到证据。

     警方使用了一些特别的手段,包括测谎仪,但瘸腿道士的口供中没有出现矛盾和漏洞,顺利地通过了测谎。他声称对蔡明亮和蔡小溪的死亡概不知晓,这两个孩子的尸体失踪和他无关。因为找不到第三者作证,又找不到其他充足证据,警方只好将他关押收监。

     案情走进了死胡同,包斩私下里去请教赤脚道士,希望他能指点方向,但是遭到了拒绝。

     赤脚道士说: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人死,因为人人都会死。

     包斩说:那你呢?

     赤脚道士说:像我们这种修炼之人,早已不在这个世界,换句话说,我早已死了。

     所有的侦查线索都中断了,案情走进了死胡同。蔡明亮和蔡小溪的尸体失踪,警方也只能以盗尸来立案侦查。尽管特案组每个成员都凭借自己丰富的办案经验,认为两个孩子死于凶杀,但是没有尸体,无论是警察还是法官都束手无策。

     对于红衣男孩的死亡,一位法医坚持自杀的观点,他在案情分析会议上说:这就是一起简单的自杀案,这和我遇到的一些有异装癖的性变态者性窒息死亡现场差不多。有的人在悬空吊着或者窒息时也会产生快感。红裙子应该是小孩自己收集的,异装癖患者大都收藏有几件异性服装。另外,农村的小孩有几个不会打拴牛结的?绳结打得很专业以及捆绑的圈数并不一定代表深刻的含义。木质横梁在农房也很常见,至于秤砣可能是为了增强快感。我觉得小孩这么自慰至少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父母忙于打工并不知晓。

     特案组不可能总是耗在这一个案子上,因为有的案子历经几年甚至十几年都无法破获,每个公安局都有大量积案。特案组四位成员商议决定,三天后离开山城,撤出此案。

     这意味着特案组自成立以来,第一次失败而归。

     然而,梁教授宣布了一条假消息:特案组将长期入驻山城,不破此案,誓不罢休!

     苏眉不解其意,她问道:梁叔,咱们为什么要撒谎呢?

     梁教授说:小眉,这可不是撒谎,这是我的最后一条计策了。

     画龙说:要是案子不破,咱们真的要在这里待上几个月,甚至几年?

     梁教授说:三天后,咱们就离开。

     苏眉说:我还是不懂,这么撒谎有什么用。

     包斩说:也许有可能逼迫凶手进一步行动。

     画龙说:那要是没用呢?

     梁教授反问道:即使没用,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损失吗?

     苏眉说:特案组的名誉。

     梁教授说:我们的名誉重要还是两个孩子的生命重要?这是最后一线希望了。

     第二天,梁教授高调宣布了特案组将长期入驻山城的消息。当天晚上,东阳小学教职工宿舍发生了一起火灾,那个茅老师被烧死了,他也是蔡明亮和蔡小溪的班主任。

     警方经过火灾现场勘察及相关技术鉴定,获得了燃烧残留物中存在助燃剂等线索,还发现了其他故意纵火的蛛丝马迹。尽管火灾现场作了一些伪装,但是结合调查情况,确定这是一起系他人故意纵火的刑事案件。

     警方在茅老师家的衣柜里发现了一具密封在塑料袋中的腐败童尸,正是死者蔡明亮。因为火灾及时扑灭,童尸没有被焚毁。警方打开塑料袋,发现童尸少了一只手。

     梁教授听到这个消息后,眼睛一亮,他说道:看来,这个茅老师就是此案的突破口。

     画龙说:我们调查时和这个茅老师有过接触,但是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苏眉说:凶手果然沉不住气了。

     包斩说:茅老师要么是知情者,要么是帮凶,绝对不会是真正的凶手。

     梁教授说:很明显,这是有人栽赃陷害他!

     包斩说:我本来有点怀疑那个唐助理,但现在可以将他的嫌疑排除了。

     梁教授说:是啊,如果警察是凶手,不会使出这么拙劣的陷害手法。

     特案组在森林公安派出所入驻的当天晚上,一个神秘人曾经用腐尸小手在门上留下掌印恐吓他们,这说明此人了解特案组的行踪。市公安局、当地政府、教委的领导都曾经给唐助理打电话询问案情,他们知道特案组的落脚点。特案组一直怀疑凶手就隐藏在其中,然而这些人都位高权重,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无法展开调查,只能让此案搁浅。

     梁教授虚张声势,化被动为主动,逼迫凶手狗急跳墙进一步行动。

     包斩进行了现场模拟,纵火者应为两人或者两人以上,应该和茅老师认识。

     包斩分析认为:茅老师刚从师范大学毕业,还未结婚,单身居住,凶手抬着一个纸箱敲门进入他的住所,谎称送他一台电视机,或者找了其他借口,茅老师不知道纸箱里装着个死孩子。凶手使用某种方式将茅老师制伏,将纸箱里的童尸取出,放置在衣柜中,然后在茅老师身上浇上汽油焚烧,纸箱也被焚毁,警方在现场找到了一些残片。

     社会上开始流传一名老师杀死两名小学生的恐怖说法,一时间,满城风雨,沸沸扬扬。

     特案组严守案情,不动声色,对茅老师的社会背景和人际关系展开了详细调查。茅老师是当地人,父母都是退休教师。他的人际关系很简单,每天的生活范围就是宿舍和学校,两点一线,业余时间喜欢打篮球。

     包斩和苏眉到茅老师所在的东阳小学进行调查,他办公桌上有个上锁的抽屉,打开后发现里面放着一个存折,账户上有整整十万元。存折下面还压着一张白纸,纸上有一行手写的怪异数字。

     十万元,对于一个刚从师范学校毕业没几年的青年教师来说,也算是一大笔钱。

     茅老师的父母不知道这笔钱是哪里来的,无法说明来源。

     特案组分析认为,茅老师是帮凶,这笔钱是酬金,纸上的怪异数字应该是一串密码,肯定含有深意。茅老师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被杀害,但是自己又不太确定,只是有一种隐隐的担心,所以他留下了一行数字提示给警方,以防不测。如果自己死了,就能通过这种方式暗示警方谁是杀害他的凶手。

     茅老师写下的这行怪异数字是:

     [23/1/14/7][10/21][26/8/1/14/7][19/8/1][2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