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钢铁蒸汽与火焰 > 第一八一三章 黑暗中的守望者(二十九)
最快更新钢铁蒸汽与火焰 !
    每半个小时睁开一次眼睛,用数分钟时间观察四周,也在脑袋中对比声波脉冲探测到的图片,确定四下是否有敌人靠近。雨天、昏暗、充满背景声音的环境,与卡西亚有着奇妙的搭配,两者可以相互融合且适应,如同一体。这样的环境下,卡西亚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知道且明白如何利用环境。所以对于敌人会如何适应这种环境,他脑袋中也有大量的模板存在。高阶手术者不知道,但三阶段往下的手术者,卡西亚还未碰到能绕过这些模板的人。
     当第六次睁开眼睛,已是下午一时。卡西亚呼吸中已充满冻气,胸口的轻微起伏,使得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带上一片向下沉降的霜粉。不知不觉间,逐渐平静的心情使得冻气似乎满溢。卡西亚所在的那片古树枝干,已然在他的意识之外被完全冻结,覆盖上一层三四厘米厚的坚冰来。
     算得上是好消息,卡西亚因此感觉到心情上的高兴,可脸上无论如何,也在此刻以及往后的时间段里,不能很容易出现笑容了。没有活动身体的想法,按照惯例,几分钟的探查后,卡西亚在惊雷的亮光与声响中闭上眼睛。冻气的汇聚吸收不曾停止,精力在这之后,卡西亚分出一部分用以观察惊雷带来的声波震动。
     过后,面对敌人联合基地处数量庞大的敌人,卡西亚的计划之中,以卡西黑的躯体为源头,释放范围更广,能量更加庞大的低声波,便是方案之一。即便会受到阻碍,不能一直持续。但将自己的喉咙换做卡西黑的喉咙,简单的换算之后,卡西亚得到半分钟至一分钟之内,就能影响到大部分三阶段手术者行动的结果。若敌人想要恢复,也得以小时为单位计算时间。
     并且与卡西黑一起飞行的这段时间,卡西亚不是单纯地呆在它的脊背上,除了汇聚冻气,就是等待到达目的地。有做一些试验,简单来说,就是尝试在自己控制卡西黑身体的时候,是否能将自己迄今为止完成了的手术开发项目,或是知道但未去进行开发的手术项目,转接到卡西黑的身体上。
     手术项目能力的开发应用离不开身体中植入的龙类组织,将龙类组织增殖,逐渐同化并完全替代自身的肌体,就是同化融合的一种表象解释。那么在全是新鲜与纯正的龙类组织的龙类身上,去进行这些项目开发,是否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非常迅速,没有阻碍,不存在风险等等。
     而且卡西亚也发现一个关键点。进入三阶段,形成了术语上的“精神体”后,身体当中诸多“记忆”,其实并不是扎根于躯体,而是扎根在“精神体”上。就如同声波上的能力,卡西亚认为自己可以使用低声波与高频声波,全是因为自己的喉咙与听觉得到过长时间的不断改造。可他在卡西黑身上进行一次不经意的尝试时,才发现使用时虽然不如同自己的身体流畅,但也不是自己最开始所想的那样,完全不可行。
     几乎是在自己想要使用卡西黑的喉咙发出低声波时,卡西黑的身体里,尤其以胃部与胸膛部位为主,那些还未被它吸收完的固态红水银上就有热流散发,向其喉咙汇聚。经过不长时间,声波的发出与使用也就变得越发顺畅了。
     卡西亚相信这就是存在于“精神体”中的印记的作用,亦是一种本能东西了,只要条件满足,就能很快完成。很多手术项目开发能被大部分手术者学习使用,也即是在时间下去满足各种条件的过程。
     过后还尝试过其他几种,诸如肌肉绞结化、骨骼硬化增强等项目。但没有声波这般迅速,短时间的尝试下也未在卡西黑身上见到明显效果。卡西亚猜测,这与龙类的基础躯体强度有关系。想要如同手术者那般去增强,满足的条件当中,完美进化物质的量或许会是关键点,当然也是最大的阻碍。第二类生物的体内,这种物质的量也不会很多。
     这也只是与卡西黑孤单在大暴雨下前行的一个小发现和消遣方式。卡西亚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只能等到此次事件结束后,再去慢慢发掘。
     “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啊。”卡西亚感叹到。各种猜测与信息的考证,还有过后去帝国各处走走,给自己一段悠闲点的时间休息。卡西亚感觉自己有一种当前事件结束后就退休回家享受生活的心情。
     的确是因为自己太累了,长时间下,精神上积蓄了太多的东西。它们需要时间去一一消融。
     下午四时,准时睁开眼睛的卡西亚发现周围光线又变得更加黯淡。接近傍晚,大暴雨似乎比之昨晚更加暴躁。从上午的通讯结束后,就再也没有震动至通讯器上传来。卡西亚只能继续和着卡西黑一起在森林当中等待。
     大概是无聊,进入下午不久后,卡西黑起了身,放下巨剑,就在一旁开始挖地洞。虽然很快就被雨水填满,但对卡西黑来说,此刻挖地洞不外乎也是它的一种放松与消遣模式。
     六时,依旧没有信息传来。卡西亚预感今晚也将以平静渡过了。不知道是哪支队伍、或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各个队伍与飞空艇舰队已逼近至当前位置,小心翼翼行事准没有任何错误。
     入夜后,闪电频繁,忽远忽近的惊雷声重叠着从四方传来。光亮多了很多,而持续数秒钟,雨夜被闪电照亮得如同白昼的情况也开始出现了。
     卡西亚依旧躺在枝干上,半小时睁一次眼,花去几分钟探测周围。只是呼吸变得更加绵长,喷吐间全是霜粉飘落,周围被冻结的范围再度扩大一圈。下方,卡西黑整个都被地洞中的雨水淹没。它不时会探出脑袋换气,看看卡西亚休息的地方。
     一人一龙就这般在雨夜的森林下渡过了一整晚时间。直到第二天早上十一时左右,通讯器传来震动。这次不是以密码语的形式,而是正常的联系了。
     骇的声音在另一端出现:“卡西亚先生,可以开始了。”